加拿大寄宿學校內,挖出215具兒童遺骸,最小的僅3歲

本文無恐怖圖片。

「校園」經常被形容為一片淨土,應該是孩子們學習知識、健康成長的地方。

但最近人們在加拿大的一所學校裡發現驚人內幕,讓那裡變成「吃人」的墓地……..

坎盧普斯印第安寄宿學校位於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

周四晚上,學校所屬Tk’emlúps te Secwépemc社區的負責人Rosanne Casimir發表聲明,公佈了一項讓人震驚的調查結果。

曾經「人們一直念叨但從未被記錄的事」,終於得到證實——

「上周末,在一位探地雷達專家的協助下,初步調查讓赤裸裸的真相浮出水面,坎盧普斯印第安寄宿學校的校園內埋著215名兒童的骸骨。

據我們所知,這些失蹤兒童都是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死亡的。」

在學校的操場上,有一個亂葬坑,裡面是215具兒童遺骸,其中最小的孩子只有3歲,有的已經埋了好幾十年。

他們應該都是寄宿學校的學生,但因為什麼原因去世,又為什麼被埋在這裡,多年不為人知,這些問題都等著人們進一步探究。

可以說這件事疑點重重。

但從另一方面來說,貌似也早有預兆…….

一切都要先從這所學校說起。

坎盧普斯印第安寄宿學校是加拿大最大的學校之一,從19世紀後期一直經營到20世紀70年代,有130多年歷史,最高峰時大約有500名學生。

最初由羅馬天主教會建立和管理,直到上世紀60年代由政府接管,1978年關閉。

現在改建成博物館和社區中心,時不時舉辦文化和紀念活動。

那個時期在加拿大,這樣的學校不止一所。

1883年至1996年,近15萬名印第安兒童與家人分離,很多是以暴力形式,被送往由政府資助的教會寄宿學校。

表面上說是讓印第安人更好地融入加拿大社會,其實是試圖將他們同化。

很多印第安孩子在學校被虐待或忽視,生病或意外死亡,家人們卻無從得知真相。

而且幾十年來,在民間也一直都有這樣的說法。

大量土著印第安人孩子被迫送進寄宿學校,很多孩子再也沒能回家,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連墓碑都沒有。

他們的家人只得到含糊其辭的解釋,或者根本沒有解釋。

剛剛發現兒童遺骸的坎盧普斯,正是這樣一所寄宿學校。

學校操場的墓地始終沒有任何標記。

如果初步調查結果正確無誤,那這將是第一次在學校發現孩子的墓地。

(1937年的坎盧普斯寄宿學校)

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也在坎盧普斯發現了忽視和虐待兒童的證據,時間跨度幾十年。

包括1918年,一位視察學校的政府官員報告說,他「懷疑由於缺乏有營養的食物,孩子們無法維持充分的活力」;

還有1927年,一名醫療衛生官員應校長要求來學校探訪,但他發現孩子們的娛樂室「非常髒」,導致」去年冬天很多孩子得上感冒、感染、支氣管炎和肺炎」。

還有學生們的證詞——

比如1920年,一名叫George Manuel的學生回憶說,他被強迫說英語,並且因為祖父的身份被人稱為「異教徒」,」每個印第安學生都能聞到饑餓的味道」;

曾在坎盧普斯上過學的Geraldine Bob告訴該委員會,工作人員「會開始打你的頭,並漸漸失控,把你推到牆上,扔到地板上,對你又踢又打」。

Harvey McLeod先生是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一隻樂隊的負責人,上世紀60年代在坎盧普斯讀過兩年書。

McLeod先生說,寄宿學校給他家幾代人留下傷痕,他在坎盧普斯遭受的虐待,讓他、他的家人和同學感到恐懼。

「發生在我身上的,有身體上的虐待,有性虐待,1966年我是個不想再活下去的人,這改變了我。」

1966年,他和大多數堂兄妹們一樣入學坎盧普斯讀書。

他們7個孩子都去同一所學校上學,他的父母也曾在這裡上學,沒有其他選擇,因為這是法律,「他們記得自己在那所學校經歷過什麼,他們要把我們也送進那所學校,我能想象父母那時候的心情。」

McLeod先生表示,幾十年來他和很多校友都想知道,當年的同學們在學校發生了什麼。

「有時他們沒回來,我們為他們高興,猜想他們逃跑了。」

「但我們也不確定他們是不是真的逃走了。」

「有人說發生了不好的事,他們可能已經去世了。」

「昨天,我意識到當年自己作為一個小男生是多麼頑強,現在也仍然頑強地活著,因為很多人都沒能回家。」

其實「寄宿學校迫害印第安兒童」這件事,在加拿大早不是什麼秘密。

過去幾年,一些機構甚至政府都已經承認了。

2015年,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發佈了一份報告,詳細說明寄宿學校系統存在嚴重問題。

幾千名印第安兒童跟家人失散,被迫進入寄宿學校。

數十年來在教會和政府的管理下,這些孩子遭受了身體和情感虐待、甚至性虐待。

該委員會表示,寄宿學校就是一項「文化種族滅絕計劃」。

因為學校裡禁止使用印第安語,禁止印第安文化習俗,有時會使用暴力。

而且根據該機構的記錄,寄宿學校的很多孩子都沒有得到足夠的醫療護理,因為生活的地方衛生條件差,疾病會迅速傳播,有些孩子得上結核等疾病早逝。

還有的孩子營養不良,有人自殺,有人死於火災,有人在勞動時發生事故死亡,有人在逃跑時被凍死。

據估計,在幾十年的時間裡,寄宿學校中死亡的印第安學生至少有3200名,比例遠高於加拿大其他學校的學生。

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著估計,有超過4000名兒童在寄宿學校死亡,但這個數字並不能確定。

之所以那麼多年很難找到印第安孩子死亡的證據,也是有原因的。

2015年的報告中說,學校的記錄經常被銷毀。

有時學校負責人不會記錄死亡學生的姓名和死亡原因,也不會向父母報告。

死去的孩子有時就被埋在學校裡,有一部分原因是,學校通常離印第安社區很遠,不易被發現。

2019年加拿大總理Trudeau表示,他和他的政府接受「對加拿大土著居民造成的傷害相當於組中滅絕」的說法,並承諾政府會繼續努力以結束這場持續的悲劇。

不過土著居民權利團體表示,印第安人很少得到保護。

包括在健康和教育的公平需求問題上,土著和非土著兒童之間存在著差異。

前兩天坎盧普斯印第安寄宿學校的調查結果,印證了報告的說法,一時間輿論嘩然。

得知調查結果後,曾在坎盧普斯上學的McLeod先生在周五接受媒體採訪時說。

「我的心都碎了,外界終於聽說了我們覺得那裡發生過的事,這太讓人傷心痛苦了。」

「這個故事聽起來很不真實,但昨天,對我們社區來說一切都成真了。」

(左:童年的McLeod先生)

現在,McLeod先生說他已經不想苛責誰了,只想做一些能治愈心理創傷的事。

「我已經決定原諒了,原諒我的父母,原諒曾經對我施虐的人。」

「我已經打破了學校束縛我的枷鎖,不想再住在那裡,但也會確保沒能回家的人得到承認和尊重,並以一種更好的方式被帶回家。」

加拿大總理Trudeau也發twitter表示。

「前坎盧普斯寄宿學校的發現讓我心碎- 這讓人痛苦地回想起我們國家歷史上那段陰暗而恥辱的內容。我掛念著每一位受到這令人痛心的消息影響的人。我們會為你們做些什麼。」

加拿大皇家土著居民關係部長Carolyn Bennett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

這一事實向所有加拿大人講述了一個「非常痛苦的真相」和「加拿大歷史上可怕的篇章」。

(溫哥華舉辦坎盧普斯寄宿學校事件的紀念活動)

不過,發現兒童遺骸只是第一步,下定論還為時尚早,需要等待進一步的調查結果。

原住民社區的負責人Rosanne表示,他們會與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驗屍官辦公室合作,繼續進行調查。

確保所有遺骸得到保護,身份得到確認。

首席驗屍官Lisa Lapointe發表聲明說,她的團隊還處於收集信息的初期階段。

「我們得知加拿大寄宿學校系統給那麼多人帶來悲劇和令人心碎的毀滅,我們的心與今日所有的哀悼者同在。」

希望這一次,真相不用等太久…….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