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吻中國女星、吸毒瀕死被罵?意大利千億家族貴公子作妖不斷

意大利阿涅利家族,可以說是「富可敵國」的家族。家族裡貴公子拉波·埃爾坎Lapo Elkann,是家族裡的最具話題性的人物之一。

他是阿涅利家族旗下的Exor控股公司,也就是擁有意甲豪門尤文圖斯足球俱樂部的掌門人約翰·埃爾坎的親弟弟。

(左約翰,右拉波)

哥哥約翰在1997年被上一任阿涅利家族的掌門人,外公賈尼·阿涅利欽點為繼承人。而拉波在00年代初步哥哥後塵,加入家族集團,成為旗下菲亞特公司的市場總監,握有大額股份。

(左起:拉波、約翰、賈尼)

不過,比起哥哥沉穩低調的做事性格,弟弟拉波這20年可沒少折騰。他因為時尚和設計眼光獨到,革新了菲亞特的品牌形象,也屢登全球最佳著裝男士的榜首,但嫖娼問題、吸毒瀕死、假裝被綁架等等醜聞也接連不斷。

ps.對於不少中國讀者來說,第一次聽到拉波的名字估計都是因為2012年至2013年間他和中國女星朱珠的戀愛新聞。

「意大利的肯尼迪家族」

在意大利,阿涅利家族就是財富與榮耀的象征,皇族般的人物。不過,這個家族也因為不少家族成員們命運多舛,被英語世界稱為「意大利的肯尼迪家族」。

1865年,商人愛德華多· 阿涅利一世娶了貴族小姐安妮西塔,兩人的大兒子喬瓦尼·阿涅利,1899年創立了菲亞特汽車公司。從汽車、火車,再到後來的船舶發動機、飛機發動機,還因為二戰時和墨索裡尼政府的緊密關係,阿涅利家族積累了龐大財富。

但喬瓦尼的兒子愛德華多二世,1935年因為空難去世,年僅43歲。接班的任務,只能落到第三代的頭上。

(早逝的愛德華多二世)

二戰後,阿涅利家族被新政府趕出菲亞特,但喬瓦尼的孫子賈尼,在1966年成功拿回菲亞特的控制權,並於在位的40餘年裡,將菲亞特發展成為意大利乃至歐洲最重要的汽車公司,掌握著法拉利、瑪莎拉蒂等知名汽車品牌的絕對控股權。

賈尼領導下的菲亞特,一度佔據意大利GDP的4.4%。除了汽車,他將阿涅利家族變成了一個集航空、電訊、保險、金融、傳媒等產業於一身的超級集團。

賈尼生前曾是意大利現代歷史上最富有的人,家族掌握著歐洲最大的投資公司之一Exor控股公司52.99%的股份。

(2019年,Exor的收入高達1438億歐元。2020年,在世界500強中排名第28位。)

賈尼年輕時顏值非常不錯,再加上多金又有藝術品位,是60、70年代最具話題性的花花公子。

除了1953年娶了意大利卡拉喬洛家族的公主瑪萊拉。

他還和肯尼迪夫人傑奎琳、美國女星麗塔·海華絲等許多名媛明星有染。

這樣一位天賦異稟的商業皇帝,卻還是沒逃過「家族詛咒」。他和公主妻子生育了一兒一女,最開始一心想把大兒子愛德華多三世培養成接班人。

誰能想到,這個和空難早逝的爺爺同名,生於1954年,終生未婚的第四代繼承人,生性敏感,熱衷靈修。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念書時修讀了現代文學和東方哲學,還在畢業後去印度和伊朗追逐宗教。

(最右,皈依伊斯蘭教後,1981年在德黑蘭參加禮拜活動的愛德華多三世。)

賈尼多年間一直想把兒子「撥亂反正」,父子之間矛盾重重。最後他只好放棄第四代,將注意力轉向了比哥哥小一歲的小女兒瑪格麗塔和她的兩個兒子身上。

阿涅利第五代

1975年,瑪格麗塔嫁給了擁有猶太和意大利血統的美國富商之子Alain Elkann,並在婚後生下三個孩子,分別是最前面提到的大兒子約翰,二兒子拉波,以及小女兒吉內夫拉。

(三兄妹和父親)

1981年,愛德華多三世皈依伊斯蘭教時,侄子約翰5歲,拉波4歲,吉內夫拉只有2歲,離成為第五代繼承人還有漫長的時間。賈尼繼續掌舵阿涅利家族,直到1997年,他欽點長外孫,當年剛滿31歲的約翰成為未來的接班人。

但賈尼也沒想到,放棄唯一的兒子,改定長外孫接班後的第三年,兒子出了事。2000年噩耗傳來,46歲的愛德華多三世在都靈開車跳橋自殺。因為他的死,阿涅利家族年輕的第五代提早走到台前。

(埃爾坎兄弟與公主外婆)

三兄妹在英國和巴西長大,後來被父母帶到巴黎念書,精通意法英葡四國語言。而接班人約翰也是三兄妹裡最早進入家族管理層的成員,21歲還在都靈大學修讀工程管理時,已經成為菲亞特的董事會成員。

比起早早涉獵家族事業的穩重哥哥約翰,1977年出生的拉波,直到2001年24歲的時候,才開始在家族旗下法拉利和瑪莎拉蒂的營銷部工作。

到了2003年,性格開朗活潑的拉波正式成為菲亞特的營銷總監,持有重要股份。他憑著設計周邊服飾、水杯、手錶、行李箱、巧克力等等營銷理念,革新了菲亞特的形象,也因為熱衷社交,把自己變成了行走的菲亞特招牌。

然而,或許「肯尼迪般的家族詛咒」又來到了第五代。自從00年代初進入公眾視野,圍繞著拉波私底下是可卡因癮君子的傳聞不斷。最終,媒體拿到了「實錘」。

吸毒瀕死屢陷泥潭

2005年10月,都靈紅燈區的某處賓館房間內,過量吸食毒品瀕死的拉波,被急救車送往醫院,撿回一條命。當時《名利場》報道,拉波是和一位53歲的變性妓女一起吸的毒。

嫖娼變性妓女+吸毒瀕死的消息傳開後,引爆意大利媒體,連阿涅利家族旗下的報紙也報道了拉波的事情。壓力之下,他辭去菲亞特的工作,暫時離開意大利去了美國。

但貴公子不會就此消失,2007年,拉波回到意大利,另起爐灶創立了自己的服飾品牌和傳媒公司。畢竟還有家族企業的大額股份,怎麼「玩兒」都有資本托底。

他設計墨鏡和衣服,請來大牌明星代言,還和Gucci跨界合作,利用家族資源擴大知名度,成功把名牌做了起來,甚至2013年還讓公司成功在米蘭證券交易所上市。

(和老佛爺)

如此看來,拉波的確是有點經商腦子的富五代。但他接受採訪時始終堅持自己是「窮人心態」、「公司從零開始,一無所有」,讓人無力吐槽。

Emmm…好一個一無所有。

大家對他又愛又恨,一邊時尚媒體評選他是意大利乃至全球最會穿的時髦公子,另一邊也看不慣他「何不食肉糜」的凡爾賽言論。

不過,2005年吸毒瀕死後,拉波倒是沒有再出現吸毒的大問題。可誰又能料到,2016年,本來已經重新獲得意大利民眾好感的貴公子,再一次出了事。

2016年11月27日,媒體突然爆出拉波在紐約被綁架的重磅消息。

據報道,拉波半夜向紐約警局報警,說自己被一名29歲的變性妓女囚禁在曼哈頓的一處公寓內,被對方勒索1萬美元的現金,希望警察可以幫忙找意大利的阿涅利家族要錢。

趕到現場的警察很快戳穿了拉波的謊言,並找到了他第二個手機裡假裝發短信告訴保鏢自己被綁架,教育對方如何把現金帶過來的「綁架」短信。

故事的真相很簡單,拉波根本不是被綁架,而是因為再次嫖娼吸毒,現金毒資不夠,為了讓家人趕緊送現金想出的「假綁架」謊言。警方以謊報綁架的罪名將他和現場的變性妓女一起逮捕,直到2017年1月25日,他才因為繳了罰款後被釋放。

「瘋癲」成這樣,阿涅利家族也救不了拉波的公關形象。他回到意大利不久後,宣佈自己停用所有的社交媒體賬號進入反省期。

同一年,因為醜聞纏身,拉波的上市公司股票價格從40歐元猛跌至4.4歐元,最後還是哥哥約翰雪中送炭,注資後給弟弟收拾了爛攤子。還是前面說的,再作再折騰,也有龐大的家族資本給托底。

反省的這四年間,拉波的折騰作度降低了不少。他重新把精力放回生意上,還增加了汽車定製設計等等的內容。去年疫情期間,也做了不少募捐和慈善活動。

吸毒嫖娼,險些嗑死,這個出身豪門,爭議滿滿,說著自己「白手起家self-made」,並且「我不追潮流,有自己風格」的貴公子,也真是一言難盡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