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巨富私生女嫁英國帥侯爵,卻被婆婆嫌糟蹋400年血脈?

自從哈利梅根結婚,關於梅根膚色種族的討論不斷。就連Netflix去年底推出的電視劇《布裡奇頓》,也進行了「黑白配」,打破了人們對王公貴族故事必須是全白人卡司的固有印象和偏見。

現實生活中,貴族圈裡和哈利梅根兩人有相似情況的情侶和夫妻,也因此成了熱議對象。

其中,就有英國歷史上第一位有黑人血統的侯爵夫人,巴斯侯爵夫人Emma Thynn艾瑪·錫恩。

艾瑪非裔混血的私生女身份,從小跟著名媛母親在倫敦貴族圈長大的個人歷史,嫁侯爵前被白人婆婆嫌棄「黑血」的糟糕經歷,都可以說是近年來除了梅根之外,英國最具話題度的貴族八卦。

1986年3月26日出生的侯爵夫人,她身後的故事,相當精彩。

西非巨富的風流債

艾瑪的生父,是尼日利亞的石油巨富Oladipo Jadesimi酋長。

他1966年畢業於牛津大學法學院,曾在倫敦金融界工作,回到尼日利亞後創立金融公司並投資石油,身價超10億美元,曾被媒體稱作「西非最富有的人」。

西非巨富生性風流,穿梭於尼日利亞與倫敦間,在社交場上認識了艾瑪的生母Suzanna McQuiston。

金髮碧眼的生母,是一位社交名媛,17歲嫁給第一任丈夫生育一兒一女,離婚後拿著贍養費,帶著兩娃在倫敦的富人區南肯辛頓生活。

當時已婚育有一女的西非巨富,對離異的名媛展開猛烈追求,但兩人的婚外情最終在艾瑪出生後結束。

儘管艾瑪的出身因為父母的不倫戀顯得不「光彩」,但因為巨富父親提供的經濟支持,再加上母親的名媛身份,艾瑪的成長經歷還算順遂。

她先是就讀南肯辛頓的Queen’s Gate School,這所女校的知名校友不少,比如蒂爾達·斯溫頓,還有主演《後翼棄兵》的安雅·泰勒-喬伊。

之後,艾瑪進入倫敦大學學院學習藝術史,並結交了更多的名媛和貴族人士,比如已故香港慈善家鄧永鏘爵士的兒子Ed Tang。

還有後來的好友,戴安娜王妃的侄女Kitty Spencer。

畢業後,艾瑪還在倫敦音樂與戲劇藝術學院學習了一陣表演,做過模特,也為英國版《VOGUE》工作過。

按照艾瑪2018年接受《名利場》採訪時的說法,2012年決定和侯爵結婚,並因此上了新聞成為名人前,她一直在媽媽的保護下快樂長大,從未因為混血身份遭遇過歧視和不公待遇。

除此之外,儘管從沒去過尼日利亞,父親和她的關係一直很好,也把她寫進了資產繼承人名單中。

按理說,艾瑪將會繼承億萬資產,學歷和工作能力都還不錯,怎麼都是top階層的女性了。但就在2012年11月,艾瑪和侯爵男友宣佈訂婚時,各種關於她的出身、膚色、種族的爭議四起。

也在這時,她的「惡公婆」正式登場。

「400年的血脈」

在英國,侯爵Marquess,是公爵Duke之下(比如現在的劍橋公爵威廉王子),伯爵Earl之上(比如戴安娜王妃的弟弟查爾斯·斯賓塞伯爵,)排在第二級的貴族爵位。

艾瑪的丈夫,1974年出生的Ceawlin Thynn查烏林·錫恩,便是爵位世襲製下的第八代巴斯侯爵8th Marquess of Bath。

(老侯爵與兒子查烏林)

查烏林的父母,第七代侯爵夫婦,亞歷山大·錫恩和安娜·錫恩,是英國貴族圈裡比較奇葩的存在。

老侯爵生性放蕩不羈愛自由,熱衷藝術和濫交,1969年結婚後到2020年4月因為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一生交往無數女伴。

他給多達74名情婦起名「wifelet小妻子」,常年都是英國八卦小報的邊角料主人翁。

不過,老侯爵因為繼承了前六代留下的豐厚家產和位於英國威爾特郡的朗利特Longleat莊園,生前的身家估值超過1.57億英鎊,就算幹了奇葩事也不會影響富貴生活。

雖然奇葩事很多,老侯爵不羈的性格還是收獲了一些粉絲。

他還在後院開了非洲之外,世界上第一個可開車進入的野生動物園。

這樣一位貴族娶的老婆,背景也有些驚世駭俗。

老侯爵夫人安娜出生在匈牙利,曾經是演員,出演過60年代比較「那個」的大膽片子。兩人1969年結婚,生了一兒一女,小兒子查烏林後來成為了第八代巴斯侯爵,也就是艾瑪的丈夫。

老侯爵夫婦的故事挺多,以後有機會給大家深扒,這次先講老侯爵夫人和艾瑪之間的事情。

2012年11月查烏林和艾瑪宣佈訂婚後,艾瑪的混血身份引發熱議,或者直接說,來自婆家的歧視。

老侯爵夫人對艾瑪的私生女身份非常不滿,更不滿的,還有她的黑人血統。

查烏林2015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憶,和父母說了想娶艾瑪後,母親直接問:

「你確定要對400年的血脈這麼做?」

言下之意,老侯爵夫人根本瞧不上艾瑪的「黑血」,覺得髒了貴族的血脈。

盛怒之下,查烏林直接將母親逐出2013年6月的婚禮儀式,不準她參加。

當時暴怒的還有艾瑪的母親,她在《每日郵報》的採訪裡說:

「艾瑪的成長過程裡,我們從沒遇到過歧視,直到遇見了她!我認識她很多年了,但只要我還活著,永遠不會再和她說話!」

說到激動處,艾瑪的母親直接飆髒話:「她不僅很討人厭,還是種族主義者,碧池!」

老侯爵夫人被親生兒子逐出婚禮,又被名媛出身的親家母公開這麼評價,她究竟做得多過分,可想而知。

但令所有人意外的是,2013年6月的婚禮上,老侯爵本人也沒去。原因倒不是他歧視艾瑪,而是因為和兒子撕了大逼。

趕走「小妻子」的新侯爵

不參加婚禮,老侯爵這是鬧哪出?這就要說到老侯爵和兒子關於朗利特Longleat莊園的管理分歧問題了。

2010年老侯爵退休,兒子繼承爵位後,莊園和動物園的管理權都交到了他手中。

新爵上任三把火,查烏林首先就把父親安頓在莊園裡的數名情婦趕出家門,並把父親掛在家裡的各種暴露的藝術畫移走。

多年間父子倆分歧不斷,最後互讓一步,老侯爵搬到莊園樓上的獨立套房居住,保留部分畫作,情婦可以偶爾來居住。

但到了2013年6月的婚禮前,老侯爵再次因為兒子不讓放畫生氣,竟然直接抵制婚禮,拉著嫌棄艾瑪「黑血」的夫人安娜,兒子大喜之日當天跑去其他地方參加另外朋友的婚禮。

只能一個字形容:絕!

被親生父母擺這麼一道,巴斯侯爵家的扯皮拉筋立刻上了八卦新聞,婚禮也備受關注。

好在雖然侯爵爸媽不靠譜,艾瑪的西非巨富老爹和倫敦名媛老媽還是愛女兒的。

他倆盛裝出席了女兒女婿在朗利特Longleat莊園舉行的婚禮,巨富酋長還是穿的傳統禮服,非常重視。

婚後,查烏林和艾瑪搬到了朗利特Longleat莊園居住,艾瑪正式成為英國歷史上第一位有黑人血統的侯爵夫人。

無和解之路

新侯爵夫婦和老侯爵夫婦的關係,簡單的說,老侯爵去年4月因為感染新冠去世前,兒子媳婦和他的關係趨於緩和,畢竟他們之間的問題不是像老侯爵夫人安娜那樣,是歧視艾瑪血統的原則問題。

和老侯爵夫人的關係,就一言難盡了。

2014年10月和2016年12月,艾瑪和查烏林的兩個兒子出生,但直到今天,查烏林都不允許母親見孩子。

2018年,艾瑪拍攝《名利場》封面故事時聳肩無奈地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只要孩子們快樂就好。

當時記者還問查烏林是否會為了兩個孩子和母親和解時,他神情有些痛苦地回答:

「這篇採訪是為了介紹艾瑪,其他問題我不想談。」

不難看出,查烏林和艾瑪與老侯爵夫人的和解之路,注定會很漫長…

婚後這8年,查烏林和艾瑪感情穩定,經常出席活動。

艾瑪前年還上過BBC的跳舞節目,拍了不少雜誌封面。

侯爵夫人的身份自帶一定的流量,她時尚工作接了不少,也開始輔佐丈夫打理莊園和野生動物園,拍過紀錄片等等。

一些八卦新聞的評論區,對侯爵夫婦倆打破傳統,無懼歧視的堅定表示讚賞。

不過也不難看出,在英國閉塞保守的貴族圈,一個出身和血統都「不正」的外來者,會經歷多少是非和歧視。

縱使有億萬家產要繼承,也躲不過被罵「黑血」。

被接受的代價,遠比億萬財富高。

那些比艾瑪的出身更」糟糕」,想闖入上流社會的人又會經歷什麼呢?

耐人尋味。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