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白人家庭收養了28年後,她發現自己竟然是非洲部落公主

很多被收養的孩子長大後都希望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想見一見自己的親生父母,有時候尋根之路甚至會帶來令人意想不到的消息。

這樣的故事就發生在美國黑人女子薩拉·卡伯森(Sarah Culberson)身上。

薩拉出生於1976年,來自美國西弗吉尼亞州。在她出生不久後就被送入寄養家庭,在快要一歲的時候,她被一對白人夫婦收養了。

當時寄養家庭都替她感到開心,因為收養她的是一個有著高等教育背景的中產家庭。

她的養父吉姆是一名在西弗吉尼亞大學講授解剖學的教授,而養母朱迪則是一所小學的特殊教育老師。兩人在收養薩拉之前,已經育有兩個孩子。

一直以來養父母都對她悉心照顧和愛護有加,但逐漸長大後的薩拉也開始看出自己和家人長得並不一樣。

但是養父母也無法回答有關她生父母的問題,只知道薩拉的生母是個白人,而她的生父是有非洲血統的男子。

在得知自己被收養的事實後,薩拉的內心也開始埋下了要探尋自己身世的種子。

在養父母的培養下,她在學生時期也非常活躍地參加各種活動,在高中時她參加籃球比賽,擔任學生會主席。

她還獲得了西弗吉尼亞大學的戲劇獎學金,並於1998年順利畢業。之後又從舊金山美國音樂學院戲劇獲得了藝術碩士學位。

2001年,她搬到了洛杉磯發展她的演藝事業,成為一名女演員,並在多部電視劇和電影裡都出演過。

也正是那個時候開始,薩拉越發渴望了解自己的身世。

於是28歲那年,她聘請了一個私家偵探調查自己的身世,她才得知自己的親生母親是一位來自美國的叫Penny的白人婦女。

但她早在自己11歲的時候就罹患癌症去世了。

她的父親則住在非洲西部國家塞拉利昂,私家偵探給了薩拉所有的信息,包括父親的聯繫方式、住址等等。

帶著沒能和自己親生母親見上一面的遺憾,薩拉最後鼓起了勇氣給生父寫了一封信,希望和他取得聯繫。

結果4天後,她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她說:「你好嗎?薩拉,我是你的嬸嬸艾芙琳,我們收到你的來信。」

他的叔叔隨後也搶過電話,非常激動地向薩拉問好:「薩拉,你知道你是誰嗎?」

薩拉一臉問號地回答:「我是薩拉?」,但叔叔卻給她帶來了一個改變她一生的消息——」你的祖父是當地部落的酋長,而你是公主啊。」

原來薩拉的祖父是塞拉利昂邦普的門德部落的酋長,門德是塞拉利昂兩個最大的部落之一,部落成員就佔了該國人口的三分之一。

她的父親是門德部落的約瑟夫王子(Prince Joseph Konia Kposowa),所以按照血統,薩拉是該非洲部落的公主。

在得知自己的身世後,薩拉馬上就坐上了飛往塞拉利昂的飛機,和自己的生父和父親這邊的親戚相認。

薩拉表示,父親見到自己的時候也非常擔心自己會不接受他,畢竟當年是他選擇把自己送走。

從生父口中得知,原來當年父親是一名交換生,他認識了當時就讀同所大學的母親。

在得知母親懷孕後,他們統一決定把孩子送去寄養,因為當時兩人年紀還小,再加上經濟條件也不允許。

在父親回去塞拉利昂之後,兩人便分手了。

雖然兩父女從沒見過面,但是薩拉見到父親的那一刻,這麼多年所有的疑惑和擔憂就煙消雲散了。

父親還送了自己一條綠色的傳統裙子,作為歡迎她的見面禮。

雖然自己是塞拉利昂一個部落的公主,但薩拉表示,成為公主的現實並不像迪士尼電影裡那樣風光。

2002年在薩拉第一次去到塞拉利昂時,該國才剛剛結束長達11年的內戰。

由福迪·桑科領導下的革命聯合陣線聯合查爾斯·泰勒的利比裡亞民族愛國陣線發動,旨在推翻時任總統約瑟夫·莫莫。

莫莫政府雖然在1992年被成功推翻,但戰爭仍膠著地繼續進行且長達11年。戰爭造成5萬人死亡,超過200萬人流離失所。

戰爭雖然結束了,但是內戰留下的恐怖夢魘仍在塞拉利昂人民的心頭揮之不去。塞拉利昂還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經濟十分落後。

而戰後的慘狀也衝擊了一直生活在美國的薩拉,她沒想到和自己血脈相連的族人過著如此淒慘的生活。

在她回鄉的時候,數百人跑出來歡迎她,並將她親切地稱為「薩拉公主」,也正是那時開始,薩拉開始明白了自己的使命。

薩拉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此前我所了解的公主是我在電影中看到的東西,但實際上公主是一種責任,是沿著我曾祖父和祖父的腳步,繼承他們為這個國家所作的一切。

我意識到這是我作為公主的使命,帶領這個國家將事業推向前進。」

她表示,她的公主頭銜並不意味著她將獲得財富,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責任的繼承,這將包括修複建築物,促進安全並為生活在戰亂地區的人們帶來希望。

養父吉姆對薩拉的決定一點也不驚訝,他表示,她對人民的愛心是天生的。

「薩拉性格外向,喜歡接觸人。她真心喜歡和樂於交往幾乎每一個她遇到的人。從她第一次去塞拉利昂見生父之後,她就看到了作為‘公主’的使命,要想方設法給大家尋找出路。

她也看清了她與一個家庭、部落和國家的密切聯繫。她為改變當地生活所做的工作,已經在諸多領域展現出巨大的個人成長。」

薩拉還和同父異母的兄弟新多·科波索瓦一起成立了一個慈善組織——塞拉利昂崛起基金會,旨在重建當地的學校並促進該國的教育、公共衛生和女性福祉等等。

截至目前,「塞拉利昂崛起基金會」已經在當地打了9口井,給上萬人提供乾淨的水源。

他們還給當地女性提供可重複使用的衛生墊,還發明了新式的「非洲口罩」,緩解冠狀病毒疫情的傳播。

薩拉還將自己的故事寫成書出版,名為《發現公主》,還將和荷里活電影製片人斯蒂芬妮·艾倫合作拍成電影。

而且斯蒂芬妮也是首位擔任奧斯卡頒獎典禮製片人的黑人女性。

薩拉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夠鼓勵非洲裔美國人尋找自己的根源並與家人重新建立聯繫。

原本薩拉只是個被美國家庭收養的孩子,沒想到28歲發現自己竟然是一名非洲部落的公主,從此背負使命為家鄉做出貢獻。

這要說是電影劇本都有人相信呢,果然藝術來源於生活,真·戲如人生。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