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患者同時感染3種可怕真菌,民眾拒打疫苗群毆醫生……

幾天前,印度衛生部門宣佈罕見的「黑真菌」毛黴菌病成為流行病,在新冠患者中激增,並在今日達到了11717人。

同時,還有更危險的「白真菌病」也有報告出現,引起關注。

但這還沒完,24日,印度《經濟時報》報道:印度又出現了「黃真菌病」。

臨近德裡的北方邦加茲阿巴德,一名45歲男子感染同時感染黑真菌、白真菌、黃真菌……

當地耳鼻喉科B·P· 蒂亞吉醫生,在給男子檢查的時候,他驚呆了——黃真菌?

這種真菌通常不會感染人類,只會感染蜥蜴!這也是印度首次發現黃真菌病感染者。

根據病患親屬稱,他父親正在接受新冠治療,康復狀況良好,然而在最近幾天內,他突然開始嗜睡、體虛且食欲不振。

眼睛開始腫脹,突然雙眼緊閉,鼻子流血,漏尿。

醫生判斷,這位患者同時感染三種真菌,可能是因為大量服用類固醇藥物、又長期處於肮髒環境下導致……

傳染病學家警告:黃真菌病太過罕見,還沒有研究透他對人體作用的影響,但很有可能會直接影響內部器官。

因為從身體內部開始侵蝕,所以在人們最開始只會發覺自己有些疲憊,真的去醫院檢查時,很有可能已經器官衰竭……

《印度時報》:比黑白真菌更危險!

黑真菌,白真菌,黃真菌……聽上去像是印度在集郵,但實際情況卻讓人笑不出來。

5月26日,印度衛生部公佈:

過去24小時內,印度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208921例,累計確診達27157795例;新增死亡病例4157例,累計死亡311388例。

從趨勢上來看,似乎疫情高峰已經過去,大概明後天,就能日增降至20萬以下。

新德里也發出訊號:準備5月31日開始解封,恢復到平日生活。

然而,紐約時報昨天發文抨擊印度數字統計大幅度失實——《印度的真實疫情數據,到底有多大?》

——雖然印度創下了全球最高的每日確診死亡數據,在5月19日單日新增4529例死亡,但這個數字仍然可能被大大低估了。

他們給出了四組數據:

官方數據:確診2690萬,死亡30.7萬。

保守估計:確診4.042億,死亡60萬。

更有可能的情況:確診5.39億,死亡160萬。

最糟糕的情況:確診7億,死亡420萬。

紐約時報與十幾位專家磋商分析了印度的數據,包括測試結果、傳播水平、死亡人數等,其中最有價值的,是印度全國的抽樣抗體檢測數據。

因為印度的疫苗覆蓋率極低,所以「血液中含有抗體」的人,是通過感染新冠獲得的概率極高。

他們分析得出的結果,印度真正確診在4-7億人左右……

如果你需要一個對照:目前全球統計中,新冠一共確診1.67億。

而死亡數也是一樣:雖然現在按照官方數據,印度已經成為全球第三個新冠死亡超過30萬人的國家,全球每天3例死亡病例中,就有1例來自印度。

但這仍然被遠遠低估了。

這是一個不能深究的數據:在印度的農村地區,即使在非疫情時期,人們的死亡原因,也只有20%能夠得到記錄。

在疫情時期,這個數據只會更低。

政府沒有能力統計那些在自己家中過世者是否死於新冠,更不願意去統計。

因為對於印度政府來說,這個數字越高,越意味著政府無能、防疫無效。

統計不過來正好,反正沒有人深究,也對國家形象有好處,不會破壞印度「獨立大國」的形象。

印度一直將自己視為中國的有力競爭者,在各方面都要和中國一決高下。

但一場新冠疫情,把他們打回了原形……

政府無能沒有辦法控制住疫情、牽連整個亞洲的鄰居;社會醫療資源短缺,各個邦之間無法合作;底層人民欠缺醫療常識,科學素質有待提高……

潮退了,才知道誰在裸泳。

一直以來,印度在醫藥業的表現都可圈可點,仿製藥產業發達,疫苗產業也佔據了全球60%的份額,被稱為世界疫苗工廠。

然而,在他們的底層人民之中,還奉行著最樸素的……靠宗教戰勝疾病的概念。

人們迷信牛尿可治療新冠,甚至連官員都帶頭這樣做,拍視頻宣傳空腹一杯牛尿包治百病。

教徒相信牛糞抹遍全身可以抵禦病毒,讓人百毒不侵,這個方法在民間瘋傳。

然而實際上,這只會導致免疫力低下的人群被各種真菌感染,黑真菌,白真菌,黃真菌……

卡納塔克邦的村落三四百名村民聚集起來為「神馬」送葬,認為神馬通神性,突然死亡預兆不詳,必須隆重埋葬,才可以避免厄運。

現場摩肩接踵,人擠人,沒有任何社交距離。

人們相信疫情惡化是因為「惹怒神明」,所以舉行「為疫情祈禱」的集會活動。

數千人不戴口罩聚集起來,祈禱疫情早日結束……

還有神棍,用火燒、活埋、念咒等方式,驅趕新冠病毒……

與各種偏方相比,真正有用的疫苗,卻遭受冷待。

在一些人急切地想打疫苗而不得的同時,還有一些人完全相信疫苗是「有毒注射劑」,是政府和醫院要害死他們。

印度農村中流傳著「打了疫苗會手腳發癢、失去力氣、身體疼痛,不打更安全、打了會死」的謠言。

印度西部城鎮帕爾加爾,政府為了給10萬村民注射疫苗,建立了疫苗接種中心。

醫療人員做好了防護,甚至做好了排隊的準備……

然而,遺憾的是,沒有一個人來打疫苗。

5月22日,醫護人員長途跋涉,前往北方邦的一個村子為村民接種疫苗。

他們走進村莊,就看到超過200個村民一邊通風報信一邊拔腿就跑,向著聖河狂奔逃跑。

他們追過去的時候,村民甚至紛紛縱身跳進河裡,就像是被人追殺一樣。

印度媒體稱:就像是警察搗毀犯罪基地,而這些人都是罪犯。

醫療人員面面相覷……最終,工作人員擔心他們淹死,承諾不給他們接種疫苗,他們才肯上岸。

整個村子1500人,只有14人願意主動接種疫苗。

「我從大城市打工的朋友聽說了,疫苗不是好東西。我在德裡工作的叔叔打完兩次疫苗一個月之後就死了!鄰村有人打了疫苗就被疫苗感染了病毒!」

中央邦,另外一隊前去給村民接種疫苗的醫護人員,在進入村子普及新冠病毒知識的時候,更遭受了非人待遇。

「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遭到了攻擊。」

村民稱他們身體健康不需要疫苗,聲稱有人因為接種疫苗而喪命,要他們滾出去。

50名村民拿著棍棒圍攻醫療人員、打他們的頭,朝著他們投擲石塊,更有醫生因此而受傷。

最新數據顯示,印度的新增確診,已經有一半來自農村。

難以想象,印度農村的疫情,該如何過去。

檢測力度微弱,沒有醫院或者醫療資源,居民鮮有新冠常識,又拒絕疫苗……

病毒的溫床。

在瘟疫已經爆發的現在,似乎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這一切自然過去……

可這,又將犧牲多少人?

昨天,印度北方邦政府清理恒河邊埋葬的屍體,被批評「太敷衍」。

這裡的屍體被野狗和鳥類啃食,但市政工人並未為他們好好收殮遺體,而僅僅只是扯掉裹屍布,拔掉遺體旁的標記竹棒。

遺體仍然停留在遠處,散播著病菌,他們卻已經收工走人。

或許,這只是一個「面子工程」。

因為前段時間,有太多拍攝河岸上一具具遺體的」不雅畫面」在西方媒體瘋傳,所以政府需要讓恒河邊上好看一些,讓這些遺體不被看到。

人們的健康、生命與尊嚴被無限地輕視、踐踏,被視若無物。

印度發生的一切,或許已經足以稱為人道主義災難。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