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高調複出,被15人指控卻演刑警?

如果有息影很久的老戲骨突然宣佈回歸熒幕,網友們必定會開心之至。

但昨天一位奧斯卡影帝的高調回歸,雖然受到了拍手歡迎的禮遇,卻也引起了全網巨大的憤怒和爭議。

曾經被至少15人指控過性侵、猥褻未成年人的凱文·史派西,在隱退4年後又開始演電影了…

2018年,在受到大量公開的性行為不端指控下,《紙牌屋》的男主角凱文史派西結束了頂級演員的生涯。至少有15位指控者,其全部為男性,很多在案發時是未成年人。這裡簡單回顧一下。

先是2017年,在荷里活反性侵運動的影響下,演員Anthony Rapp首先對史派西提出指控。Rapp很小就作為童星在音樂劇領域活躍,他14歲時,受到在演話劇的史派西的邀請,去家中參加派對。

Rapp稱時年26歲的史派西對自己進行了令他不舒服的身體挑逗,還「把我抱起來放在他的床上,然後爬到我的身上」。Rapp的刑事訴訟已過時效,現在仍在爭取民事訴訟。

而史派西對此唯一的回應是——不記得了,可能是喝醉了才做了不恰當的行為,真是不好意思。

他還利用Rapp指控自己性侵的機會給自己出了個櫃,讓人們的視線從戀童癖轉移到了同性戀身上。這反而讓輿論更加憤怒,英國活動家塔切爾直接指出他在被指控時拋出這個信息,就是為了混淆視聽。

的確,當天的熱搜幾乎全是關於他出櫃的,性侵內容被大量覆蓋。但他沒想到的是,那天之後受害者如雨後春筍般站了出來,除了史派西英國老家的男性,還有美國青少年。

各大製片廠和導演怕引火上身,很快表示支持受害者維權,與史派西的所有影視合約取消,本身在拍的電影和電視劇換人,連讓他的人氣迎來頂峰的《紙牌屋》也將他掃地出門。史派西還被他的公關和經紀公司拋棄。

2018年來不及與他劃清界限的電影《億萬富翁俱樂部》因此迎來了票房災難,1500萬美元投資只收回來270萬的票房。

五次艾美獎提名,兩度拿下奧斯卡。一個影帝的墜落,讓人們覺得至少這次,歐美娛樂圈拿出了足夠的誠意來處理長久以來的性侵文化。但這樣的欣慰還沒有過多久,就被現實打醒了。

指控至少引發了9次刑事調查,史派西也變成了家裡蹲。但調查和審理都不順利,畢竟事情發生在太多年之前,幾乎無從考證。

2019年一起對史派西的刑事訴訟,因為當事人母親刪除了作為關鍵性證據的短信而告終,另一起刑事案件的訴訟者指控史派西對他進行過性侵和襲擊,但在開庭前意外死亡。

實名談論過史派西性行為不端的Ari Behn——挪威王室長公主的前夫,曾經曝光史派西在公開場合撫摸他的下體。但兩年前,他在家中自殺,細節也就無法考證了。

雖然看上去史派西已是無罪之人,但他仍然面臨著Rapp和其他匿名受害者的民事指控。也就是說,現在就說他是清白的肯定為時尚早,而現在選擇複出,更是令勇敢站出來的受害者心涼。

但似乎,史派西和一些製片方已經把這當成了可以自由出來撈錢的信號。在聖誕節他還發了奇怪的視頻,模仿《紙牌屋》中的形象,預告自己很快會回到熒幕上。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5月24日,史派西又接到了電影邀約,受害者們在網上遭到影迷的辱罵和輕視,這場對抗,由史派西提前宣佈了勝利。

製片人路易斯·尼羅確認,史派西4年後接到的第一部電影名叫《畫上帝的人》,是一部意大利影片。這一下就引起了軒然大波,尚未定論的性侵犯,孌童犯,是可以照樣拍戲的嗎?

有些影迷說,他的名譽已經一落千丈,大製片廠肯定不會再找了,所以他只能接到這些可憐的歐洲低成本獨立電影,不值得在意。但事實如此嗎?

在這部戲裡,凱文·史派西將被邀請與意大利著名演員Franco Nero共同演出。同事裡還有Nero的妻子,比他更有成就的英國演藝世家女演員Vanessa Redgrave(連姆尼森的母親,金獅獎終身成就獎)。

Redgrave和兒子連姆尼森。

Franco Nero和昆汀。

這陣仗和野心可並不小。而史派西在裡面扮演的角色更讓人感到不合時宜。史派西,一個被指控性侵未成年男生的人,居然在這片子裡演一個警探。

這還不算完,劇中這名警探的任務是對「虛假的戀童癖指控進行調查」。這是在陰陽怪氣指責誰呢?在內涵史派西無辜,指控他的人都是騙子?

當記者問製片人怎麼看他的性侵指控,這人說: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他是個好演員。甚至主演Franco Nero也開始為他站台。告訴ABC新聞:「很高興與他一起演電影,我認為他是個好演員,迫不及待等開拍了。」

史派西接這個角色什麼心態不說,一個電影從業者,在全世界這麼多優秀的演員裡,偏偏要找一個被指控性侵未成年的人,來演偵探調查戀童癖「謊言」。如果不是真心想給史派西洗白,就是想錢想瘋了要搞個大新聞,無論哪種都是其心可誅。

《獨立報》對此評論:

十多人對史派西的性行為不斷提出嚴重指控還不到四年,史派西就迅速重返銀幕,這向人們昭示了一個關於演藝圈的危險事實——明星和製片人可以在犧牲那些與他們一起工作的沒有名氣、收入較低、或更脆弱的人,吸他們的血,然後繼續賺得盆滿缽滿。

這要讓受害者還怎麼敢發聲?難道無法成名的人就不配擁有爭議和關注嗎?

斯嘉麗·約翰遜、蓋爾·加朵都被圈子裡的人性騷擾過,她們都要等到大紅大紫後才敢說出真相,更不用說那些進不了A-list的小演員。

史派西的回歸傳遞出來的信號是令人擔憂的,但更沒想到的是,網友的評論中,開心慶祝史派西回歸的卻是多數人,還有人覺得他4年中受了天大的委屈…

在新聞下看評論,都是夾道歡迎,對史派西寬容得都不像號稱「保守派地獄」的twitter:

「聽到史派西回歸了好開心!我們等太久了!」

「歡迎回來」

「一代天才,我們期待看你的新片」

類似的太多了就不一一截圖了,還有為他申冤,偷換概念說他不能拍戲是因為荷里活瘋魔的「抵制文化」的:

「我真的不在乎人們說什麼。我相信被定罪的人應該被指控判刑,但直到有人證明你有罪之前,我也相信你是無辜的。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下,這個人被摧毀了,抵制文化應該在確定後再執行!!!」

「真不敢相信,人們抵制了這麼棒的演員,真的,史派西明顯是這一代最優秀的演員,現在他只能去演意大利電影,真是值得慚愧。」

有網友指出他很可能做過傷害別人的事,另一個則回覆:

「誒呦喂,twitter上的大家看來都是完美的道德標兵啊…」

「凱文是個好演員,我只在乎這個」

「好演員,對於指控無法評價,畢竟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有網友說,凱文·史派西讓她感覺像愛潑斯坦,讓她覺得不舒服。然後就被影迷以「沒帶就是沒寫」的理論來證實,沒判刑就是沒做過壞事。

「才沒有,史派西這裡沒有人因此而死,兩個案子都撤銷了,法庭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犯罪了。」

還有人在替指控者原諒史派西:

「祝他好運,也許他已經變了,讓他變成了更好的人,更好的演員,以後能更好地幫助別人。」

「太棒了!無論怎麼說他都是個好演員,每個人都需要得到第二次機會。」

不知道如果被性侵的是他們,他們還有沒有雅興說出這樣的話。

在一片喝彩聲下,當然也夾雜著堅定支持指控者,認為史派西能回歸是件離譜事的網友:

「我告訴女兒史派西要演電影了,她說:誰會要他啊!他不應該在監獄裡嘛?」

「不了,我不要支持性侵別人的人,永遠不。」

「我絕對不會看史派西的任何作品,他是個施虐者,無權擁有美好的未來。他帶走了受害者生命中的陽光,他不配擁有任何東西。」

「我曾說過指控一個男的性侵會毀了他一生這種狗屎言論。結果史派西被一大堆年輕人指控性侵,包括當時14歲的Repp,他的熒幕生涯居然像沒事兒人一樣繼續了…」

「他也許是個難得的好演員,但性侵和強制的性行為是沉重的,令人毛骨悚然的舉止足以抹去他曾經被認可的一切。很可悲。」

有人提議,雖然我們管不了片方,但可以管住自己:

「事實上,他可能得到了這個角色,但我們誰也不必支持這部電影,也不必花錢去看它。很可能最後因為他的電影無人問津,以後也不會有人雇傭他了」

還有網友一句話諷刺整個影視圈:

「下部電影去法國拍吧,我聽說那邊的人給了受類似指控的波蘭斯基一個大獎呢」

沒有人會否認凱文·史派西的神級演技和對電影的品味,但也不能因為他的成就就忽略一切他的錯誤。

更何況,這些錯誤並不只是道德層面上的,人們不是因為他向同事開了句黃腔而抵制他,如果指控是真的,他觸犯的是法律。除了他的身份是演員,他和那些出現在社會新聞上的戀童癖犯的是同樣的」錯誤」。

或許,有些人會說:那如果指控是假的呢?先不說15個年齡國籍各異的人,證詞都是假的的可能性有多小。不說別人,挪威王室實在沒必要造謠蹭史派西的熱度。

而眼下,Repp對史派西的民事訴訟還在推進中,塵埃還沒落定,至少不是回歸的正確時機。

就像《今日俄羅斯》的評論那樣:有爭議的選角是獲得公眾關注的可靠途徑,但代價,卻要由原告付出。

史派西的回歸勢必會發出一個極具破壞性的信息——鼓起勇氣站出來指控你在行業中所遭受的性侵是毫無意義的,因為比你有權有勢有名的人,總有辦法擺脫麻煩。

我們只能希望,這不是好不容易才有些成效的反性侵運動倒退的標誌。希望證詞都能得到同情和行動,而不是第一時間的挖苦和質疑。

保護受害者,保護更多人不受侵害,比欣賞藝術更加重要…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