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癡呆夫婦逃出養老院,竟是靠摩斯電碼破解了電子鎖…

3月2日,美國田納西州的埃爾姆克羅夫特養老院(Elmcroft Senior Living),出了一件稀奇事。有一對患有阿茲海默症的老夫婦,突然從層層把守的養老院裡消失了。

(埃爾姆克羅夫特養老院),他們住的房間有著高安全性的門禁系統,無法被暴力破壞,想要開門,必須輸入一串密碼。但這串密碼,只有養老院護工才知道,當天,沒人碰過那扇門。在養老院焦頭爛額的時候,有好心人給他們打電話,說自己在養老院兩個街區外的地方看到這兩個老人。

(網絡圖片)

他們當時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遊蕩,因為好心人認出他們身上穿的衣服,所以聯繫上養老院。這對老夫婦,成功逃跑了半個小時。等他們不情不願地被帶回養老院後,護工們迷惑地問他們,是如何做到的。「哦。」那名患有癡呆症的老爺爺說,「我以前在軍隊學過的摩爾斯密碼,所以知道怎麼破解門禁。」什麼,什麼情況??

老爺爺說,他們房間的大門上配有一個需要輸入數字密碼的電子鎖,每次護工們開門時,他就仔細貼牆聽聲音。他發現,每個數字對應的聲音是不同的,和摩爾斯密碼很像。有的是「嗶」,有的是「啵」,有的是「嘀」。

他記下了開門聲音,靠著一次次實驗,摸索出數字密碼,最終帶著老伴快樂地離開。雖然,這份快樂只維持了半個小時。

「居民的安全是我們老年生活社區的頭等大事。」埃爾姆克羅夫特養老院在聲明中說,「我們很高興兩位老人安全返回社區。」「事故發生後,我們立即向州政府和老人的家屬報告情況,並在調查期間全力配合。」,

埃爾姆克羅夫特養老院因「看護不利」,被田納西州政府罰款2000美元。為了防止此類事件再發生,養老院更改了全院所有密碼,並表示將更加頻繁地抽查老年人,看他們在不在自己的房間。

當然,這對老夫婦還是很想出去。為了滿足他們,養老院表示將盡快安排工作人員陪他們出門散步。老夫婦的女兒也承諾,她會經常去看望他們,帶他們外出。

(網絡圖片)

癡呆老年人為了自由,用摩斯電碼解碼高科技電子鎖,這事真是又好笑又心酸。不過,有很多外國網友質疑,如此違背老年人的意願,把他們關在養老院裡,是否合適。「這根本就是老年監獄啊。我們以後都會去的。」,

「應該讓他們離開。如果他們聰明到能逃出去的話,說明情況沒那麼糟糕。」,

「如果這老爺爺僅僅通過聽電子鎖上發出的聲音和間隔,就能破譯出密碼,那麼我猜他不應該被監禁。需要找另一名醫生檢查一下。我不認為患有癡呆症或者阿茲海默症的人能夠做到這一點。我照顧過我的老丈人,他就有阿茲海默症。他偶爾能記得很多年前的事,但1分鐘前發生的事,他什麼都記不起來。」,

新聞中的老爺爺是否有嚴重的阿茲海默症,我們還不得而知。但美國的養老院,確實很像監獄。全美50個州規定,養老院必須用盡合理的手段,確保癡呆老人留在機構裡。這些措施包括:所有門窗上鎖;需要有足夠數量的員工,確保監視;如果癡呆老人的門被打開,需要發出警報聲;整個設施和出口處都需要安裝攝像頭;警衛每過一段時間就巡邏;養老院周圍設置高圍欄;……

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阿茲海默症患者經常出現「逃離養老院」的情況。根據阿茲海默症協會的數據,每10個患者中,有至少6人會在某個時間段到處流浪。他們大多試圖回到自己童年的家,找自己的爸爸媽媽。童年的記憶佔據他們的大腦,讓他們對周遭的一切倍感困惑。因為害怕他們走丟,家屬會把他們送到養老院,由熟練的護工進行24小時的全天監視。

如果監視失敗,嗯,結果有時非常糟糕。在美國,曾有一名87歲的癡呆症老婆婆在未被發現的情況下逃離養老院,被路過的司機開車撞死。這個老人有著長期的逃跑歷史,曾在一家不上鎖的養老院裡逃出去,走幾英裡的路去朋友家玩。她的女兒為了安全,把她送到另一家安全等級高的養老院。結果,老人砸碎了門上的報警器,大搖大擺地離開,在高速公路上被撞死了。

負責類似案件的Senior Justice律所,還遇到過其他案子。包括,一名老人逃出養老院的記憶修複診所,最後淹死在附近的運河裡。另一個老人逃出養老院後,不斷在門口徘徊,沒被人及時發現,結果死於中暑。這麼一看,養老院嚴格的管理是情有可原的。但是,除了癡呆老人外,頭腦清醒的老人也常常逃出養老院。這背後的理由,是老人的個人意誌不被尊重。2014年,89歲的法國老人伯納德·喬丹(Bernard Jordan)想參加諾曼底登陸70周年紀念日,被養老院拒絕了。

(伯納德·喬丹),喬丹是一名二戰老兵,十分想和戰友們聚聚。上午10點半,他躲開養老院的監控,一路乘車、坐船,來到諾曼底。在他的外衣下,藏著他當年獲得的榮譽勳章。一到紀念地,他亮出勳章,和戰友們回憶曾經的歲月。

警方最後在一家酒店找到了他,還好他安然無恙。雖然警察局局長都讚賞他的勇氣,但養老院的決定,仍然被視為合理的。2018年,兩名德國老人為了參加全球最大的重金屬音樂節Wacken Open Air,也逃離養老院。

養老院是以安全為由,拒絕讓他們外出。但兩人是資深重金屬樂迷,看到音樂節離自己那麼近,不能不參加。兩人結伴逃出去,一直在音樂節上流連到淩晨三點,才被警方找到。音樂節持續4天,他們非常不樂意離開,但最後還是被警方和養老院護工帶走了。

關注老年人權益的社工比比亞娜·薩文(Bibiana Savin)在《愛爾蘭時報》中說,雖然整個社會都關注老年人的健康保障,都說是為了他們好,但老人自身的意願被忽略了。為了達到絕對的安全,強行把老年人關押在養老院,這是不人道。

她常常以都柏林一名60多歲的癲癇病患者做例子。這位老人被迫在養老院裡住了幾個月,他要求法院介入,讓養老院把他放出去。他表示清楚自己的病情,如果在家裡癲癇發作,可能會死。但他寧願待在危險的家裡,也不要待在安全的養老院裡,因為他有自由,也可以定期看望母親的墳墓。但法院聽了老人的話後,做出的裁決仍然是他必須待在養老院。因為,他們想確保他的生命。

「大多數養老院裡的老人都是政府認為需要留在那裡的人。」薩文說,「在愛爾蘭,有1000多名老人,實際上是被剝奪自由。」雖然是好意,但社會和家屬應該傾聽老人的聲音。「如果老人願意承擔風險,那麼他們有權做出自己的決定。不能僅僅因為年紀大,就認為他們的權利消失了。」「和其他任何人一樣,老人也享有做出不明智決定的權利。」,

她還提到,很多老年人的困局,是成年子女和養老院共同造成的。有時子女們嫌麻煩,誇大老人的低自理能力,把他們送到養老院,讓後者扣留他們。」這是一個絕對錯誤的觀點,即近親有權為老年人發言,哪怕他們的決定和老人的意誌是相違背的。有時,養老院會和成年子女串通,強行被老人留在機構裡。」,

住在都柏林的88歲老婆婆羅西(Rosie)就是被女兒們強行送去的。為了回家,她收拾行囊,在門口坐了9個小時,拒絕食物、水和藥品。工作人員揚言要找警察,她的大女兒警告她不能回家。第一次逃離失敗,她哭了很久。第二次,她提前準備好320歐元,找到一個出租車司機,坐車回去。雖然家裡人不歡迎,但她至少回來了。

(不願透露真名的老婆婆羅西)老年人的生活,實在是一個難題。目前的養老機構,在安全性上做得不錯,但生活質量和心理健康上做得糟糕。希望未來,能有更人道、更體貼的養老方式,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會變老的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