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膽6年泛濫10000倍吞噬海藻森林,科學家急瘋:都給我吃啊!!

如果問一個加州海洋生物學家,什麼是他內心深處最恐懼的噩夢,那麼大概是下面這個場面:

海膽荒漠(urchin barrens),海膽太多,將海藻森林吃到渣都不剩的貧瘠地帶。這種毛絨絨、看著挺有趣的紫海膽,正在成為美國西海岸最令人頭痛的生物。

自2014年起,紫海膽的數量暴增10000倍,覆蓋了從加利福尼亞到阿拉斯加的沿海海域,僅加州就有95%的海藻林被破壞。

海藻森林對維持海洋生態系統至關重要,是眾多魚類的庇護所和補給站。

它也是強大的儲碳植物。雖然海藻林和淺水植被只佔陸地植物總量的0.05%,但它們轉換的二氧化碳幾乎與陸地植被相同。人類呼吸的氧氣,有一半是來自海洋植物的光合作用。

科學家們分析,海膽數量劇增的原因,是因為它們的天敵海星患上萎縮病。失去敵人的它們一路狂吃,僅兩年時間就讓加州北部的海藻森林徹底消失,到2016年,超過90%的加州水下碳儲藏被毀壞。

(2008年和2019年對比圖,黃色區域為海藻森林)

更可怕的是,海藻吃光後,海膽還不會餓死。 它們會進入休眠狀態,縮在殼中生存數年,等待新的海藻長出來。 長一茬,吃一茬,海藻森林永遠長不大。

這到底怎麼辦呢?科學家們要愁死了。他們和環保組織、政府、漁民想來想去,最後想出一個絕頂好主意——「讓海膽端上美國的餐桌吧。沒有天敵,就讓我們當它們的天敵!」」是的,吃光它們!!」,

其實,美國人表示他們真是沒辦法,實在是其他道路走不通啊。最開始,美國人想出遏製海膽的辦法,是讓海獺吃它們。海獺是紫海膽在加州北部唯一的勁敵,但早在19世紀,美國人為了拿它做皮草,把它們殺的差不多了。

想要消滅海膽,他們把海獺重新引入,但很快發現海獺吃東西也講究效率。 為了那點蛋白質,又要敲碎殼子,又要小心被刺傷,實在麻煩。 只要有魚吃,海獺不會看海膽一眼。哎,海獺不吃,那出動人力去把它們弄死?從2013年起,包括海灣基金會在內的組織開始雇傭漁民捕殺海膽。 數百名潛水員花費了7000個小時,在46英畝的海域上清除了360萬只海膽。

只要海膽被清除乾淨,海藻能在幾個月內長出來。 但和海膽總量比起來,潛水員消滅掉的這些實在是九牛一毛,仍然無法解決問題。還不行?那麼就引入商業公司,把海膽賣了吧。日本是全世界最喜歡海膽的國家,全球市場上80%的海膽是被他們消滅的。海膽壽司、海膽蓋飯,海膽刺身,吃法不少,價格也不便宜。

有個叫武田剛的日本人看到商機,建了一家叫Urchinomics的公司,專門在美國、加拿大、挪威收集海膽,將這些禍害當地海藻林的毛球供應到日料餐廳和日本市場。這個主意是不錯的,但大部分日本餐廳吃的是紅海膽,對紫海膽的需求不大(因為它們個頭太小了),想賣出去還是有困難。

看來,自家的海膽還得是自家吃。過去兩年,美國媒體開始大談特談吃海膽的好處,說它富含氨基酸,每100克海膽黃含20克蛋白質,是普通肉類的兩倍。脂肪也是對人體有益的不飽和脂肪酸,還含有大量磷脂。就差說它是「海洋黃金」了。但講這麼多,美國人還是覺得它怪怪的,長得像奇怪的刺球,可食用的部分還是它的生殖腺,這能行嗎?

(海膽可以吃的地方是黃色部分,也是它的生殖腺),

為了讓人們勇於嚐試,環保組織和有影響力的廚師合作,推出符合美國人口味的海膽菜。加州門多西諾縣的米其林餐廳House Inn就是「美國人吃海膽計劃」的推動者之一。主廚Matthew Kammerer覺得海膽挺好吃的,口感像黃油,味道甜鮮,再加一點鹹。他想出的海膽菜包括」木烤芹菜根、海膽和培根」……

「海膽柚子湯,加洋甘菊醋」……

「海膽蒸蛋配烤蔥」……

主廚表示顧客們能夠接受,他也很高興自己能為海洋出一份力。生物化學家兼業餘潛水員Ali Bouzari來湊熱鬧,他想出的菜譜包括海膽烤雞肉串、海膽味奶油蛋卷(「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蛋卷!」他說)、海膽與安杜耶香腸拌飯(」也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拌飯!」)。

(潛水的Ali Bouzari),

當然,海膽菜還可以更簡單,比如直接從殼裡挑出來,放到面包上吃。「把海膽放到塗了橄欖油的吐司上,只咬一口,那鹹鹹的奶油味就能帶你來到一個平靜的加州夏日。」Ali Bouzari在文章裡寫道。」不過,如果新鮮海膽不及時保存,第二天會有氨水的氣味。」,

衛報也推出不少新吃法,包括海膽炒雞蛋,配面包片……

海膽奶油拌面……

還有炸薯仔配大豆醬加海膽等。在高級餐廳和媒體的推動下,越來越多普通美國人嚐試使用這種食材。眾多奇奇怪怪的食譜中,海膽面是最常見,也是最保險的。在或寬或窄的面條上放三四塊海膽,好吃的同時,還有一種自己在拯救海洋的自豪感。

海膽加牛油果塔可餅,則是美式混搭風格的絕佳代表,不至於難以下咽,但絕對令人困惑。

烤面包加海膽加薯片加蔥,看著奇怪,但其實不錯。

科學家們也動手,致力於讓海膽變得更好吃。 在加州海洋基金會的推動下,一群水產養殖專家從海洋中抓來500只紫海膽,放到莫斯蘭丁海洋實驗室的巨大水箱中觀察。研究員給海膽們喂不同的海藻,每隔三到五天喂一次。等它們成熟後,撈上來吃。

最後他們發現,當海膽吃一種叫Gracilaria pacifica的紅藻時,海膽黃最為美味。口感醇厚,黃油質感十足,內裡也很乾淨。而且僅僅需要8周,這些海膽就能達到市場大小,說明這種紅藻比普通海藻更營養。「吃紅藻的紫海膽市場前景很好。」 他們得出結論。

從科學家到媒體到餐廳大廚,人們都在努力研究如何讓海膽更好吃,如何讓人們吃得更多。這一切竟然和保護海洋生態有關,也是很有意思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