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dy crush到底毀掉了多少歐美人的生活?

「每晚我和妻子躺在床上,等到她睡著後,躲在被窩裡玩candy crush。」

「如果她在淩晨兩點醒來,意識到我在做什麼,那就會很生氣。」

現年50歲的邁克爾·克拉克從事互聯網安全工作,他對Candy Crush是如此癡迷,以至於49歲的妻子曾一度懷疑他出軌。

「當我工作中遇到服務器宕機時,我只想做些逃避現實的事,那就是Candy Crush,會讓我忘記了一切。」

邁克爾每年和家人度假兩次,即便在帕勞海岸,眼前擁有全世界最好的風景,他也會沉迷於candy crush。

「當我在旅途中乘坐飛機,我會利用時差來重置遊戲內的生命值和獎勵。」

Candy crush是全球最受歡迎的消除遊戲之一,平均2.71億的月活用戶,創下了全網27億的下載量。

每一個消除遊戲癮君子都曾信誓旦旦的卸載它,然後在某個深夜,被腦海浮現的爆炸畫面侵蝕,失去意識憑借本能再下載遊戲。

你以為他們信誓旦旦說只吸一口沒事是真的,直到你因此丟了工作、跑了老公才發現自己的生活毀了,但也來不及挽留,只能選擇繼續沉淪。

「朋友在facebook上發送了遊戲邀請,我以為偶爾玩一玩沒關係。」

「老實說,我開始記不清玩遊戲與生活的界限,有時候一天要玩18個小時。」

34歲的孩子母親娜塔莎·伍爾斯利因沉迷Candy crush,失去了丈夫、家庭和工作,並背負了數千英鎊的債務。

「我經常會忘記時間,忘了從學校接孩子。」

「我在睡前不再給他讀書,我只是在他的學校午餐盒裡扔一包薯片或巧克力棒」

娜塔莎沒有時間和精力照顧孩子,因為她每晚只用三個小時睡覺。

「我變得如此著迷,以至於半夜醒來,躲在浴室裡玩了幾個小時。」

當丈夫回到肮髒的家裡,看到兒子獨坐在電視機前,冰箱和廚房沒有任何食物時,他與娜塔莎發生了激烈的爭吵,並警告她要停止沉迷遊戲。

「我對上帝保證會將其從手機中刪除,但幾天後我將其重新下載,並繼續開始沉迷。」

直到超市經理無法忍受娜塔莎躲在庫房裡玩Candy Crush時,娜塔莎失去了在超市理貨的工作。

「我聽過了可能會聽到的所有警告,即使我丟了工作,也自欺欺人的假裝我不在乎。」

娜塔莎每個月在遊戲中復活和獲取額外道具的花費大約400英鎊。

「我在Candy Crush上花費了超過5,000英鎊,信用卡上仍有超過3,000英鎊的債務。」

「我為遊戲付出了很多,幾個月都不會剪頭髮,我買不起衣服或見朋友喝咖啡。」

娜塔莎並不是唯一一個因candy crush成癮,毀掉生活的已婚女性。

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的23歲小夥基利,起訴了candy crush的開發者。

因為他剛剛結婚11個月的妻子,整天沉迷於遊戲,不得不因此選擇離婚。

基利說,他的妻子晝夜不停地玩遊戲,當他結束夜班清晨回家時,也完全無視他。

她還會在玩遊戲時開啟免打擾模式,避免被電話騷擾。

「這全都是他們的錯」,基利在其律師聲明中寫道,」如果他們沒有玩這個遊戲,我仍然會結婚,不必在叔叔的沙發上睡覺」。

事實上,消除類型遊戲的確更加容易讓女性上癮。

根據南加州大學維特比工程學院信息科學團隊的統計,截止2018年為止,超過60%的candy crush用戶是女性,並願意付費購買遊戲道具。

諾丁漢特倫特大學國際遊戲研究部主任,馬克·格裡菲思斯教授表示,《糖果粉碎》是具有溫和色彩的遊戲,可以更加靈活地適應女性的生活。

「與許多在線遊戲不同,它不涉及血腥、戰鬥、強壯的男性角色或高度性化的女性角色。」

「消除類遊戲的玩法簡單又有趣,但同時會佔據玩家的全部思維能力。」

這意味著你可以在幾分鐘之內忘掉生活中其他一切煩惱。無論是職場女郎,還是全職母親,都可以在給孩子換尿布,等老公上廁所的幾分鐘時間內玩一把。

事實上,Candy crush成癮問題不僅於困擾著女性,不少忙於國家瑣事的政客也靠Candy crush頂住精神,熬過每一場無聊的會議。

你可以看到南非財政部長馬盧西·吉加巴,趁著總統西裡爾·拉馬福薩講話時,在candy crush中奮力摸魚。

也能看到英國保守黨議員奈傑爾·米爾斯,在參加養老金討論會上,使用國會贈予的ipad連續玩兩個半小時的candy crush。

值得一提的是,他玩遊戲時使用的iPad,正是納稅人出錢買的。而國會贈與議員iPad的原因是為了提高他們的工作效率,而非用作消遣。

熵增是世界運行的規律,熵減能意味著逆天而行,這在主婦眼中就叫斷舍離。

沒有人能拒絕消除的快感,就像詩人放不下後褲兜的《飛地》雜誌,肛腸病人戒不掉肥腸粉。

太多人沉迷消除類遊戲影響正常生活哦,以至於不得不去診所治療。

在英國南丁格爾,一家名為夜鶯的科技戒斷診所,提供對candy crush成癮者的戒斷治療。

當然,Candy crush癮君子的問題已經超出了心理診所的治療範疇。

據聖地亞哥海軍醫學中心,成癮研究負責人安德魯·多恩所說,他的一名29歲的聖地亞哥男患者,因為在六周期間高強度玩candy crush,導致左手拇指肌腱斷裂。

「他用左手玩遊戲,而用右手做其他事情,這說明玩遊戲是次要的事情,但他一直在堅持。」

「但這種問題似乎是無解的。」

他繼續說道:「人們需要找到安慰劑,不管是什麼形式,只要能短暫逃離就行。」

「至少這比藥物濫用要好。」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