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麻合法化後,墨西哥黑幫開始改種牛油果了

「就連修女都知道,非法意味著金錢。」

墨西哥競爭力研究所2012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合法化將摧毀販毒集團約30%的市場,「他們以前用美墨自由貿易協定摧毀我們的玉米,現在他們又用毒品非罪化摧毀我們的大麻。」

自從諸多西方國家加快大麻合法化進程,墨西哥的種植者與黑幫遭到了嚴重打擊,《華盛頓郵報》一份報告表明,隨著墨西哥黑幫的全球目標市場逐步合法化,錫那羅亞州的大麻批發價從幾年前的每公斤100美元跌至不到25美元。

「美國人在高科技溫室種植的大麻,其有效成分含量是墨西哥老農貨的3~5倍。」

美國全球政策智囊團蘭德公司,於2010年的另一份報告推測,如果美國大麻公司將墨西哥大麻擠出市場,黑幫的利潤可能會暴跌85%。

過去美國的飛行員們憑借靈敏嗅覺,在陰暗角落搜尋每個潛在的dealer。

現如今只需要去專賣店,用一樣的錢買尖貨過足癮,這和你去沃爾瑪買Trojan套子沒什麼區別,良幣驅逐劣幣是合理的市場經濟學法則。

牛油果的客單價完勝毒品,「你可能聽說過10g大麻的價格,但不會聽到有人買10克牛油果,因為它只會一個一個出售。」

長期從事種植園的農民羅德裡戈·西拉告訴《華盛頓郵報》,「種植這些該死的weed已經不值得了,天殺的美國人應該停止合法化。」

這導致牛油果如今被墨西哥幫派稱為綠色黃金(oro verde),在2012年至2013年間超過了大麻產業,成為了墨西哥毒梟的第二經濟支柱。

據《墨西哥太陽報》報道,奇瓦瓦州的農民正在放棄大麻,改行種植牛油果。

「幫派每天帶著手槍襲來,強迫我們采摘七個小時,不會付一分錢。」

現年28歲的墨西哥青年梅科·塞賈,曾在加利福尼亞度過幸福的童年,卻在20歲之後成為了墨西哥米肯卻州黑幫手下的牛油果種植者。

在墨西哥的米卻肯州,也是全球最大的牛油果生產地,有著大約12個不同的幫派爭奪牛油果園和運輸路線的控制權。 「牛油果和美金沒有區別,他們都是綠色的黃金。」,

國際危機組織的高級分析師法爾科·恩斯特說,在米卻肯州地區實際上有四個最大的幫派在鬥爭,這遠比人們想象的要複雜得多。 「牛油果是一門容易上手的生意。」, 「這說明墨西哥的有組織犯罪運作方式發生了變化,不僅涉及毒品,還在控制土地與商品貿易。」,

農民每月將面臨CNJG或聖殿騎士組織的管理費,具體取決於他們種植規模或出口量。

被美國司法部稱為「世界上五個最危險的跨國犯罪組織之一」的CJNG,是四大幫派中的最強大的存在。

一位種植園主告訴《El Pais》日報的記者,他的兒子在拒絕支付管理費後,就被槍殺在辦公室外。 「我已經離開辦公室,接到電話後趕了回來,看到我26歲的兒子流血致死。」,

而相對較弱的聖殿騎士組織,靠著榨取牛油果種植園主,每年賺取1.5億美元。 並且武力佔有了5,000英畝的土地,而坦奇塔羅市一共只有56,000英畝的牛油果林。 一家牛油果包裝廠的經理說,他向聖殿騎士團夥繳納了每公斤一美分的管理費,約合每月2200美元,而市裡最大的包裝廠每月要支付15,000美元。

對於任何一家企業來說,創新業務思路,打造全新產業鏈模式,是做大、做強的必經之路。 做黑幫也是同樣的道理,什麼賺錢就做什麼,哪裡好賺就去哪裡。 從前墨西哥的幫派們全速發展大麻種植園,而現在他們選擇把產業重心轉向了牛油果種植業。

作為墨西哥黑幫的主要銷售市場,美國人在過去二十年間的牛油果消耗量增長了四倍。 毫無疑問,所有人都知道牛油果比毒品健康、美味,這種產品永遠不會遭到消費者的拒絕。

而這一點,以銷售毒品為生的墨西哥黑幫也十分清楚。 為了保持牛油果市場增速,他們甚至在幕後整合行業資源,利用傳媒廣告包裝營銷。 將墨西哥牛油果進口商協會與墨西哥牛油果生產包裝商會,兩者召集在一起,成立了avocado from mexico協會,旨在促進美國人對牛油果的消費欲望。

自從2013年成立起,該協會連續六年在超級碗比賽期間放映30秒的廣告。

這一舉成功將超級碗和牛油果綁定在一起,形成了固定消費習慣,就像日本人過聖誕節一定會去肯德基。

儘管一個30秒的超級碗廣告,其成本約高達520萬美元。 但轉化率極其驚人,美國人在超級碗比賽期間,大約會消耗1.2億磅牛油果,比二十年前增加1400%。

在墨西哥黑幫眼中,牛油果的優勢是毒品不可替代的。 你永遠不會在任何一個合法傳媒平台看到毒品廣告,但牛油果可以隨時出現。 如今墨西哥的牛油果出口量超過27億,美國人吃十個牛油果,就有八個來自墨西哥。

而這八個其中,就有五個來自墨西哥黑幫的劫掠。 一位不敢透露姓名的卡車司機表示,他在過去六個月中,被黑幫分子綁架兩次,迫使他把牛油果運往幫派的倉庫。 「我必須聽從他們,否則會殺害你的整個家庭,包括孩子。」, 「有時我會想,上帝會原諒我做的事嗎?然後我意識到上帝很久以前就離開了這個地方。」,

谘詢公司Maplecroft的分析師Christian Wagner表示,牛油果在墨西哥發生的一切,與南非的鑽石衝突驚人的相似。 「墨西哥的販毒幫派和牛油果種植者打交道時,存在著殺人和奴隸製」, 「從耕種到運輸,暴力和犯罪遍及墨西哥的牛油果供應鏈,尤其是在米卻肯州,這是長期存在的犯罪暴力溫床。」,

在米卻肯州,裝滿牛油果的卡車遭到劫掠是常事,缺乏武力資源來勒索果農的小型犯罪集團,已將目標轉向了劫掠牛油果運輸。 據當地警方記錄,卡車搶劫、盜竊案在2018年至2019年期間從50起增加到300起,犯罪率上升了600%。 「平均每天有四輛卡車被盜,出口商和種植者既要面對被盜的損失,又要面對雇員死亡或受傷的風險。」,

這不僅擾亂了當地的牛油果產業,更是影響了美國超市裡的牛油果單價。 在墨西哥幫派輪番榨取當地種植者期間,美國超市的一個牛油果價格會高達3~7美元。

對於任何一位牛油果愛好者來說,當得知墨西哥黑幫染指牛油果,並犯下殺人越貨的罪惡,都會開始思量這種水果背後的沉痛故事。 而如此顛覆認知的荒謬現實,也被新聞媒體所追捧,不遺餘力的向人們講述這一切。 自從Netflix紀錄片《盤中之腐》,披露了牛油果的罪惡故事後,一些美國人開始呼籲抵制牛油果。

愛爾蘭米其林星級餐廳Aniar的大廚JP McMahon表示, 「墨西哥的鱷梨充滿了罪惡。」所以在他的餐廳裡不會有任何牛油果製品。

但事實上,抵制牛油果的合理性,就像那句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一樣,都是值得推敲的。 因為對於墨西哥牛油果種植者、采摘者、運輸者來說,抵制牛油果意味著讓無辜者斷絕生活來源。

請記住,他們在一個經濟非常不穩定的國家找到了生財之道,牛油果行業的工資比墨西哥最低工資高12倍。 倘若失去這一切,那麼出於善意的自發抵制將會變成對無辜者的懲罰。

那麼如何扼殺藏匿在牛油果背後的罪惡? 答案就是墨西哥人的自救,他們不會寄希望於那腐爛的政府。

生活富足的果農Chema Flores,從1982年開始從事牛油果種植。 他從沒想過到人們會對牛油果的需求,會讓自己變得如此富有,但這也讓他的生活陷入了不幸。

「前幾天他們綁架了我的16歲兒子,索要一百萬美元,但我只有五十萬。」 「我也被綁架過兩次」, 在皮卡副駕腳下,永遠擺著一把長槍,並雇用四名武裝保鏢全天候保護他和兒子。

「目前來看這裡很安全,有很多保衛設施,但在其他地方卻很危險,我不想對外國人說謊。」Chema對BBC記者說道。

米肯卻州的坦西塔羅市,種植者自發創建了CUSEPT保衛部隊,他們擁有防彈皮卡和防彈衣,以及數量可觀的AK47和手雷彈。

保衛隊由牛油果農提供部分資金,根據他們所擁有的土地來支付收入的一定比例酬勞。 「我們全部由果農和家屬組成。」,

CUSEPT中的每個人都以某種形式與牛油果聯繫在一起,隊長桑切斯·門多薩認為這是成功的秘訣。

這其中不乏女性從戎,36歲的果園主洛雷娜·弗洛雷斯,受夠了黑幫的勒索。

她每周一至周五,早八點到四點與部隊執行護航任務,其餘時間坐在種植園裡休息。 儘管忙碌,也十分危險,但洛雷娜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離你的朋友近些,但要離你的敵人更近,這樣你才能更了解他們。」, 洛雷娜永遠不會承認《教父》是經典電影,因為在她眼中,Ganster always ganster。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