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歐洲的麥當勞顏色是綠色的?

如果你去過歐洲,你一定注意到了麥當勞餐廳的標誌不是紅黃配色,而是綠色。

從斯德哥爾摩到慕尼黑,每個歐洲國家的麥當勞標誌色都是一片綠油油。

從2009年起,麥當勞就開始在歐洲推出新徽標。

標誌性的紅色和黃色徽標變成了怪異的綠色。

你一定覺得這很奇怪,特別是當你從小就習慣了麥當勞的品牌標誌是鮮紅色的背景。

早在2000年代初,麥當勞就面臨著來自歐洲激進主義者團體和環保組織的巨大商業戰略壓力。

隨著壓力越來越大,為了使批評家們不再把自己看作貪婪的典範,這家公司決定是時候采取行動了。

2007年,麥當勞宣佈了在整個歐洲的一系列環境和社會舉措,以表明他們對環境友好。

例如,他們採用了環保型製冷,換了非氫化的食用油,然後把老油轉化為給車輛提供動力的生物柴油燃料。

菜單也變了,引入了有機牛奶,換成可持續種植的咖啡。

為了讓這種變化變得眾所周知,於是經典的紅色被替換為鼠尾草綠色。

最早採用這種新形象的國家是德國。

在兩年內,該國所有的麥當勞都改用了新的配色方案。

其他歐洲國家也緊隨其後。

那麼,改變了配色方案的麥當勞對快餐店的受歡迎程度和聲譽產生了什麼影響?

答案可能是不言自明的。

人們在平時如何看待各種顏色,現在看麥當勞就會是什麼感覺。

傳統的麥當勞紅黃配色方案,為的就是引起人的注意並激發食欲。

而綠色會使顧客平靜下來,鼓勵他們悠閒而一絲不苟地吃快餐。

與其他競爭對手相比,綠色方案還使麥當勞顯得更加高檔。

畢竟麥當勞在歐洲國家的餐食價格本來就比其他大多數國家高得多。

綠色通常被認為代表健康。

麥當勞則認為這有助於抵消其不健康的聲譽。

典型的快餐食品幾乎總是使用紅色和黃色,那麼潛在客戶看到了綠色的標誌就會覺得這是健康食品。

有學者認為,綠色具有積極意義,可以喚起人們的認同感。

工人們總是抱怨黑色的物品太重,便是一個例子。

只要把外表漆成綠色,儘管負荷沒有變化,但工人卻快樂得多。

在德國,麥當勞是12歲到18歲的人中最受歡迎的品牌。

但它也是哄抬價格的典範。

原因基於以下事實:儘管享譽全球,但漢堡和薯條銷售並不是麥當勞商業模式的主要重點。

麥當勞的實際業務是房地產。

麥當勞要求其特許經營者直接從該公司租賃房產。

沒有其他歐洲連鎖快餐有這種規定。

麥當勞在歐洲的大部分收入來自特許經營者交的租金。

在歐洲開一家麥當勞,總收入的三分之二都要用來交房租。

麥當勞在整個歐洲大陸擁有約8000家店,為近2000萬客戶提供漢堡。

這些商店每年創造200億美元的銷售額,幾乎是肯德基的兩倍。

換句話說,麥當勞足以編寫自己的規則。

難怪麥當勞創始人雷·克羅克曾經說:「女士們,先生們,我不從事漢堡生意。我的生意是房地產。」

最終還是由麥當勞的客戶承擔了高昂房租的成本。

面對如此繁重的租金和其他費用,歐洲麥當勞的加盟商最終以更高的價格將成本轉嫁給了消費者。

歐洲麥當勞的價格是驚人的。

在博洛尼亞,菜單價格比美國高97%。

馬賽貴79%。

巴黎貴71%。

各國麥當勞第一家分店開業的年份,

紮眼的紅黃給人的印象就是,以盡可能高的價格盡可能多地出售盡可能便宜的東西。

這也難怪為什麼道德衛士總是盯著麥當勞不放了。

麥當勞的成功讓紅色和黃色幾乎成為了快餐業的標準色系。

你一定記得每當你餓著肚子看到紅黃色標誌時的喜悅之情,人們已經習慣將這兩種顏色和快餐店聯繫在一起。

根據研究色彩對人類影響的心理學家凱倫·哈勒解釋,這並非巧合。

紅色引發刺激,食欲,饑餓,也引起人的注意。

黃色觸發幸福感和友善感。

當你把紅色和黃色組合在一起時,讓人恨不得馬上就進去吃一頓。

哈勒解釋說,黃色也是白天可見度最高的顏色,所以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到麥當勞的M。

顏色與大腦的交流要比文字或形狀更快,並能直接影響我們的情感和知覺。

「綠色是大自然和友好環境的一種色彩。它不會強迫你快速進餐。你大可以細嚼慢咽。」哈勒說。

誰也沒想到麥當勞會率先自我革命,消除了紅色。

由於綠色的方案,客戶對麥當勞的看法似乎變得沒那麼糟了。

在歐洲改變配色方案獲得的好處是大大的。

麥當勞甚至因此獲得了綠色和平組織的讚譽。

但該公司也決定,在世界上的其他地區不進行這種改變。

除非當地老板實在是忍不住。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