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犯女兒做三星太后,娘家變財閥和兒子撕x?她才是最爽富婆

2020年10月25日,韓國商業帝國三星的第二任會長李健熙在突發心肌梗塞昏迷六年後離世。葬禮那天,一直在身邊照顧他的妻子洪羅喜哭得無法支撐身體,在自己的長子李在鎔、長女李富真攙扶下走向會場。

洪羅喜以端莊內斂的形象為人熟知,這次可能是她為數不多的「失態」。時間回到50多年前,如今被稱為三星帝國背後女人的洪羅喜,當時怎麼也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足以掌控韓國的「皇太后」。

苛刻「惡婆婆」的前生今世

洪羅喜心愛的長子李在鎔,如今已經從待命多時的太子爺成功登基。當年他和大象集團的千金林世玲的離婚風波也已經過去了多年。說到林世玲鬧離婚這件事,洪羅喜總是逃不了幹係。

講林世玲的故事時,洪羅喜永遠是一副「惡婆婆」的形象。

洪羅喜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不遺餘力地給韓國佛教會打錢的那種。巧的是林世玲的母親也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兩個人還在同一個佛教團體,相處非常融洽。

那時正是李在鎔的適婚年齡,財閥繼承人的擇偶比英國王子都嚴苛,一定要門當戶對,最好可以得到點利益關係。當時的三星集團和林世玲家的大象集團恰好能形成這種互助關係。洪羅喜指定要林世玲做兒子的太子妃,後來的事大家也知道了。

林千金一開始百般不情願相親,卻與李在鎔一見鍾情,誰知道嫁過去後並不開心。婆婆不光要求她退學伺候家務,還要和公婆同住,照顧年邁的公公李健熙。

洪羅喜還對她十分嚴格:比如林世玲用不是三星品牌的產品,被發現就要教育一番;帶孩子上學被拍到,要被數落太高調搶風頭。

李世玲和公公李健熙。

林世玲本來想著算了算了,家族利益為重,結果為李家操勞了這麼多年,她父親掌控的大象集團出現嚴重困難時,洪羅喜和李家完全袖手旁觀。

就這樣,太子妃跑了,洪羅喜成了惡婆婆,李家也搭上了天價分手費。可是回顧一下幾十年前,當時還未出嫁的洪羅喜可是和林世玲的境遇差不多。

洪羅喜也是大家閨秀,其父親起名的寓意為「在全羅道得到的喜事」,是洪家的長女。父親洪振基讀書取仕,是前總統李承晚麾下的高級政治家。一路順風順水,從內政部長,再到權力極大的司法部長全部都做過。

左1為洪羅喜的父親 俯身的是李秉喆。

而洪羅喜的母親是記者和法官,母親家曾掌管著韓國最古老的銀行——朝興銀行。洪羅喜的母親在梨花女子大學讀書時認識了洪父,可以說是兩個書香門第的結合。

洪羅喜的父母。

三星在那時正是上升期,第一代會長李秉喆(李健熙的父親,李在鎔的爺爺)與洪父有公務上的聯繫。誰想到1960年,洪父因為韓國4·19革命,陷入政府內鬥,因涉嫌操縱總統大選等罪名被判死刑,鋃鐺入獄。

當然,洪父最後被赦免出獄,沒有執行死刑,否則也沒有洪羅喜嫁入李家的事了。

李秉喆和洪父。

就算是入獄期間,洪父也反復寫信給洪羅喜和她的弟弟妹妹們,要求他們多讀書。洪家當時沒有什麼繼承家業的壓力,洪父對孩子的教育方式是鼓勵他們自己判斷,所以家庭氛圍比較輕鬆,洪羅喜也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洪羅喜與母親一樣,喜好藝術,在首爾大學學習應用美術。洪羅喜一心想去美國深造,做個藝術家或大學教授。但父親出獄後和三星李家開始密切來往,還暗搓搓給自己和李健熙牽紅線。

原來,洪羅喜的父親被赦免出獄後,正好趕上了三星公司出資建立了韓國三大保守派紙媒之一的「中央日報」。三星第一代會長李秉喆雖然有商業才幹,但對媒體並不精通,於是專門請來洪父管理報社,洪父出任會長直到去世。

愛看韓綜和韓劇的人一定知道JTBC電視台,JTBC就是中央日報的子公司。剛建成時就成為全韓資金投入最大的電視台,背後就是李家的大力幫襯。

洪羅喜的父親,以一己之力把洪家從官宦人家,變成了與三星同行的財閥家族。其中功不可沒的就是大女兒洪羅喜。

洪父想讓李秉喆的三兒子李健熙與女兒結婚,李秉喆也對端莊大氣的洪羅喜甚是滿意。但這倆人只是工作關係,甚至是上下級關係,貿然給孩子牽紅線顯得很唐突。

兩家找了後來韓國的國務總理申鉉碻做紅娘。為什麼是他呢?這位以前是複興部的部長,工作上幫了三星不少事,算是李家的好友,從政府退休後,李家還給了他三星物產會長的位置。

「紅娘」和洪家的關係就更有趣了。當年內鬥他和洪父一起被抓進監獄,是關係非常親密的獄友。這大哥就在兩家之間說媒,不多久就成功牽線搭橋。

李家和洪家都開心得不行,恨不得幻想著在哪辦婚禮了,然而,未來的新娘洪羅喜對此一無所知。

曾經也是被迫相親美少女

當時二十出頭的洪羅喜準備正出國留學呢,結果周圍人都在說她和李家的三兒子訂了婚。洪羅喜很生氣跑到父親那裡質問:傳聞是真的嗎?為什麼不跟我商量就要給我相親?

而洪父只是笑笑裝傻說:「我不知道啊,還有這樣的事?」其實早就把相親安排得明明白白。洪羅喜抱怨:「真是荒唐,我們只見過一次面怎麼就會有這樣的傳聞,都怪我爸!」

諷刺的是,這樣的話在洪羅喜指定的媳婦林世玲時,林世玲也說過。大概這麼多年了,財閥選媳婦還是仍然守舊傳統吧!

洪羅喜曾經在訪談上說:「我受夠了被人因為是某人的女兒而關注,以後也不想因為是誰家的兒妻子而被關注。等我和我自己選擇的男人結婚並一起成功後,再說我是誰的妻子也不遲。」

洪羅喜的母親答應她只見一次就好,不合適就算了,才說動了這位大小姐見李健熙一面。1966年9月,李健熙一家正在日本辦事,洪母也帶著洪羅喜去日本旅遊。

兩家約定在日本見一面,可財閥的生活很忙。洪羅喜與李健熙的相親場所居然定在了羽田機場,見完就繼續各家的行程。

雖然地方選得很敷衍,但是陣仗卻不小。洪母和洪羅喜帶了一眾保鏢下飛機,李健熙與母親和姐姐也和安保人員在地面等候迎接。

李健熙的母親早就耳聞洪羅喜,真人一見更是喜歡得不行。學藝術的洪羅喜長得漂亮有氣質,非常會穿衣服。李家唯一猶豫的是洪家千金的個子居然比自家兒子高…

一米六五的李健熙站在一米六八的洪羅喜旁邊顯不出氣勢來,不過李母細想,個高是好事,孩子們可以沒準遺傳洪羅熙的優秀基因呢。

後來李健熙回國又約了洪羅喜出來玩,沒有了嚇人的家人在旁邊監視,兩人的相處自然了很多。相親這事就是個玄學,洪羅喜和李健熙真看對了眼,開始約會戀愛,不久後步入婚姻的殿堂。

洪羅喜的婚後生活比起自己的媳婦李世玲要順利很多。

公公很喜愛他。尤其欣賞她對藝術的欣賞能力,年紀輕輕的洪羅喜因此被公公李秉喆委以為家族采購藝術品古董的重任。

正如婆婆所料,洪羅喜與李健熙的孩子們個個高顏值、高個子,讓婆婆甚是滿意。

丈夫也很尊重她的愛好。不管去哪個國家出差,只要日程排好後還有剩餘時間,李健熙都會陪洪羅喜逛美術館。

隨著公公去世,丈夫執掌羽翼豐滿的三星帝國,洪羅喜更是有機會去做自己喜歡的事。三星建了美術館,就讓她去做館長,充分發揮她在美術領域的影響力。

洪羅喜在任期間拉各種外國著名畫家來韓國辦展,投資鼓勵新的藝術家創作,購入潛力無限的藝術品,把韓國的藝術品市場盤活了,還一度被稱為影響韓國美術界第一人。

她擅長時尚搭配,每次出門都能因為一兩張新聞照片成為最強帶貨王,同款提包在賣場總是會脫銷,時尚影響力之於當時的韓國女性,不比凱特王妃之於英國人差。

在自己的領域風生水起,但又不會搶李家的風頭。商界人士評價洪羅喜時,都說她是李健熙最好的幫手。

從結婚到李健熙生命的盡頭,兩人只要一起出席活動,都緊緊握著對方的手,秀足恩愛。不管平時是不是有爭吵,至少在外人看來打造了一種「李健熙一家的感情牢不可摧」的形象。

不管是調節家族關係,從事藝術事業,還是維持家族形象,洪羅喜都是一把好手。財閥掌門夫人的位置帶來的壓力,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得了的,但偏偏洪羅喜天生就擅長於這些。有可能就是她做到這些太容易了,才沒有辦法理解林世玲為何不能接受這樣的生活。

在她的見證下,三星真正從李秉喆時代的普通商會,成為了李健熙手下的全球商界巨獸。李家越來越好,而她的娘家洪家也在這些年中飛黃騰達。

娘家飛黃騰達,母子姐弟「反目成仇 」

洪羅喜還有四個弟弟一個妹妹,現在都是在韓國排得上號的富豪。

大弟弟接替洪父成為中央日報會長,還是美國特使。而他的長子做了JTBC總裁,中央日報集團雖然當年是李秉喆創建的,但顯然現在已經是洪家的天下了。

大弟弟洪錫炫。

二弟本來是檢察官,後來去BGF零售做了董事長,旗下有韓國最大特許經營權的便利店「CU」;

三弟是博光投資公司董事長;

四弟是BGF零售的總裁。

二弟 洪錫肇。

小妹則跟隨洪羅喜,在三星文化經濟會擔任副總裁,也出任過三星建設的美術館副館長。雖然這看起來是洪家最不掙錢的工作,但每年她還是穩進韓國富人榜百強的。

洪家在韓國的影響力不能小視,而洪家在三星集團中的勢力更是讓「新皇」李在鎔擔憂。

李在鎔he母親洪羅喜。

洪羅喜有權繼承過世的會長李健熙的大量資產,按照法律規定大概可以繼承總遺產的33%。這裡面最重要的就是李健熙持有的幾個股權。

截至2018年6月底,洪羅喜在三星電子的持股率本來就僅次於李健熙,是三星電子的第二大個人股東,繼承李健熙的部分股權後,很可能成為最大個人股東。

甚至在李在鎔因行賄和挪用公款被關拘留所的時候,很多傳聞都說洪家會接管三星。可以說到了李在鎔這一代,洪家與李家的關係已經從合作關係、親信關係,到了現在的競爭關係。

李家和洪家的感情破裂,還要從李在鎔行賄這件事說起。當時事情有一點風聲的時候,本來三星還想努力壓住風口,保住太子李在鎔。

當時的新聞報道。

可李在鎔沒想到,自己母親家族管理的JTBC竟成為了曝光自己最積極的電視台。JTBC搞了好幾個專題挖李在鎔的醜聞,氣得李在鎔和母親大吵一架。他對母親說:「你快去勸勸舅舅,為什麼非要把事情搞大啊?」

洪羅喜為此給弟弟打了好幾個電話,表示擔憂兒子的命運。但是弟弟就是想搞李在鎔,還是滾動報道醜聞報道,整的洪羅喜兩頭難做人。

李在鎔和舅舅洪錫炫。

兒子被抓不久後,洪羅喜被迫從美術館辭職,自己的妹妹也被三星美術館開除,這件事被當作是李家對洪家的警告。

而李在鎔和洪羅喜的母子關係也一度鬧僵。兒子被抓進去後,洪羅喜不聞不問,直到1個月後才去探視了一次。母子關係變差的傳聞也再次掀起。

」我認為洪振基社長是我的親家,也是同甘共苦的兄弟。在中央媒體(中央日報·TBC)的運營中,我只製定了基本方針,把一切都交給了洪社長。

負責整個新聞廣播的運營,他傾注了全心全意的心血。像洪社長一樣理解和協助我的人很少。」這是李秉喆當年形容洪父的話。

李秉喆與洪父的無間合作,洪羅喜與李健熙夫妻牢固的感情,是洪家與李家繁榮的基石。而當李秉喆時代過去,李健熙離世,洪羅喜也年事已高,洪家與李家的關係不再牢固如初。

裂痕正在蔓延,親家反目的戲碼還會上演嗎?我們拭目以待。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