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醫生寫的字是天書,每年都要喪生不少人

無論使用哪種語言,醫生的手寫字體都是永遠的迷。

嚐試破解醫生的診斷書和藥方,無異於破譯恩尼格瑪密碼機般沒戲。

在美國,這種潦草的筆跡每年導致7,000多人喪生。

美國國家科學院醫學研究所的這份報告,提供了一組令人震驚和殘酷的數據。

除了造成大量死亡,許多原本可以避免的用藥錯誤,每年還造成超過150萬美國人受傷。

每年在美國書寫的32億張處方中,縮寫詞和用藥劑量指示不明確的難以計數。

每年有7,000名患者死於醫生手寫的不良醫療處方

死亡處方:醫生的筆跡每年造成7,000死亡

筆跡學家認為,一個人的筆跡會透露他的個性。

那麼從書寫的角度看,醫生無疑是最有個性的群體。

即使是經驗最豐富的藥劑師,有時候辨認某些處方上留下的神跡也是一場噩夢。

醫生,這是什麼?

撲熱息痛。

醫生在抗議,但沒人知道為什麼。

只要在毫克(mg)和微克(μg)之間看錯一丁點,就可能造成劑量錯誤的致命後果。

由於患者更不可能看懂處方上的鬼畫符,因此解密任務就全都落到了藥劑師頭上。

「QD」表示一天一次,「TID」表示一天三次,藥店裡的人們都知道這些術語。

藥劑師就像是密碼破譯員,經驗是必須的。

隨著經驗的增加,解密醫師筆跡的能力也隨之增強。

「一位經驗豐富的藥劑師會根據診斷和症狀來知道一生想要開哪種藥。」

有的老師傅只用讀2、3個字母,就可以解密一份秘文似的處方。

醫生受過寫字手動加密的訓練,而將其破譯成明文,就是藥劑師的獨門手藝。

「如今,處方是由計算機打印的。無聊!我想念破譯醫生的可怕筆跡。有一種最終揭開謎底,水落石出的快感。」

「它說的是0.25還是250毫克?這個藥叫什麼名字?是胰島素還是青黴素?電子健康記錄徹底摧毀了它。」

藥劑師多米尼克·洛厄爾用悲傷的語氣說道。

有證據表明,地球上的最難以辨認的筆跡往往都來自醫生。

一份目的為確定醫生的筆記是否比其他衛生專業人員差的論文,《關於醫生筆跡的真相:一項前瞻性研究》中得出的結論是,醫生在書寫方面並不是一個特殊的亞群,但高級別男性醫生的可讀性明顯低於平均水平。

在這方面,全世界基本上都一樣。

你以為只有美國醫生書寫是可怕的?中國醫生的草書刷新你的認知。

另一項研針對醫療工作者筆跡的究報告顯示,醫生,護士以及其他醫學專業和行政人員的筆跡普遍比其他行業更差。

與年輕同事和醫學生相比,經驗更豐富的醫生筆跡更加難以辨認。

醫學雜誌《英國醫學期刊》的研究顯示,只有四分之一醫生的筆跡獲得了良好或優異的評價。

該雜誌的結論是,發生這種情況主要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是極端的工作量帶來潦草的書寫。

等候室裡的病人越多,醫生開處方的時間就越少。

研究顯示了有多少人死於醫生可怕的書寫

潦草的書寫導致可避免的用藥錯誤

引起注意的是第二個原因。

一些醫生承認,他們發展出可怕的筆跡是因為他們相信,真正的醫生就應該狂寫草書。

有些醫生是故意亂畫的。

我字寫得好

病人不相信我是真正的醫生。

越令人困惑的字體獲得的敬畏越高。

儘管越來越多的處方已經被高效、安全、無聊的計算機系統所取代,但許多醫療專業人士仍在使用紙和筆。

不良筆跡幾乎是從醫學院畢業的必要條件。

原因是,在醫學院學習期間,很多時候學生只能用接近光速的手速來記下講師的口述。

例如,臨床檢查的時候。

畢業之後,普通醫生每天還必須面對難以置信的繁重工作,因此亂塗亂畫也在所難免。

醫生的字跡只有藥劑師和國家安全局才讀得懂。

一旦稍有差池就可能造成悲劇。

在英國的一個案例是,一名醫生開出了阿莫西林的處方,藥劑師誤讀了內容,給病人開了格列苯脲。

該患者不是糖尿病患者,服用該藥後造成了永久性腦損傷。

關於為什麼醫生用這種方式書寫的最新研究發表在Lifestyle網站上。

一些分析師將其歸因於醫生每天撰寫大量處方。

統計表明醫生在8小時內要寫50份記錄所有病例和受其診療的患者報告,此外還有100張處方。

還有的分析認為,醫生的書寫不是針對公眾的。

他們使用的符號和縮寫本來就是寫給像他們一樣的醫學同事。

此外,緊張,過度的工作和思考也常常使醫生無法仔細寫每個字。

一個受歡迎的醫生可能每天忙到喝水的功夫都沒有。

在我看來,沒有太大必要在意他寫的字你認不認識。

畢竟,患者的命運主要取決於藥劑師對醫生處方的理解程度,而非手寫的處方是否精美。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