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特朗普忽悠瘸了!秘魯政府開始認真考慮,漂白劑治療新冠

大家可能還記得去年的一則奇聞。特朗普擔任總統的時候,聲稱消毒劑能治療新冠,建議醫生把消毒劑注射進患者體內。

當時那新聞出來,罵聲和嘲諷聲一片。但誰能想到,有一個國家對這個建議聽得特別認真,他們真的打算試一試……這個國家就是秘魯,這周四,秘魯國會以49比39的票數,成立委員會,調查工業消毒劑是否能治療新冠。

秘魯說的工業消毒劑,也就是二氧化氯,是一種常用於漂白紙張、消毒醫療設備的液體。在牙醫的監督下,稀釋的二氧化氯可以在牙科手術中作為漱口水使用。但是它絕對不應該攝入體內,不管是喝,還是注射。

美國食品和藥物監管局警告稱,如果二氧化氯進入人體,它會導致一系列問題,包括腹瀉、嘔吐、內出血、呼吸衰竭、急性腎衰竭,甚至死亡。

但是,在美國民間,它被吹捧為能治療各種疾病的神藥,包括愛滋病、癌症和抑鬱症。當然也包括這次新冠。

這個怪異的說法很快從美國傳到秘魯。作為全球新冠死亡率最高的國家,秘魯醫療系統脆弱,藥物稀少。2021年4月,更是秘魯經歷過的疫情最致命的一個月。眼看著疫情遲遲無法壓製,秘魯國會議員西莫斯克勞特·查瓜(Posemoscrowte Chague)在本周四提出國會動議,要求衛生部官員們調查服用或注射工業消毒劑是否能治療新冠病毒。

查瓜本人就是醫生。過去幾個月,不知是專業知識匱乏,還是出於政治目的,他一直嚷嚷著工業消毒劑有重大的治療效果。那些抨擊它的人,都是想騙老百姓錢的。看到醫生都這麼說,議員們就投票通過了,他們將舉辦一場聽證會,讓衛生部大小官員和醫療科學領域的專家們,在國會上認真探討,消毒劑是否能治療新冠。

想想這個場面,就足夠滑稽和荒唐了。秘魯重症監護專家協會的會長塞繆爾·科斯梅(Samuel Cosme)譴責國會通過此項提案,說老百姓會盲目聽信他們。「秘魯疫情的狀況很糟糕,我們的國會也同樣如此。過去這段時間,我已經不得不治療好幾個食用了二氧化氯,導致病情惡化的新冠患者了。」

秘魯中間派紫色黨(Purple Party)的議員,同時也是神經科學家的艾德·馬拉加-特裡羅(Ed Malaga-Trillo)在社交媒體上說,這次投票令人尷尬,是讓國家丟臉。「這是秘魯政治階層公然違背科學,破壞防疫努力的最新舉動!」

雖然聽證會還沒有辦,也許會有懂專業知識的科學家能說服議員們。但根據議員們過往的表現,這事兒真不樂觀。因為,有太多議員不懂科學,甚至到處傳播假新聞。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初,一名議員聲稱新冠病毒是從天上飄下來的,是有人偷偷用飛機向秘魯百姓噴灑病毒。

之後,多名秘魯政界名人無視科學家的警告,推薦百姓們用抗瘧藥和抗寄生蟲藥來預防或治療新冠。去年11月,議員們用未盡證實的腐敗指控,罷免了總統馬丁·比斯卡拉(Martin Vizcarra),當時他領導的政府正在進行數百萬劑的疫苗談判。此事極大拖延了秘魯的疫苗進口工作,導致200萬秘魯人沒有按時接種疫苗。(目前,也只有73萬人完全接種)

秘魯將在6月6日進行總統選舉,但沒有一位受歡迎的候選人特別重視科學防疫。極左派候選人佩德羅·卡斯蒂略(Pedro Castillo)在競選集會上不重視社交距離,也從未透露過他是否會雇用新冠顧問來指導防疫工作。

極右派候選人藤森惠子更是任命艾內斯托·布斯塔曼特(Ernesto Bustamante)作為她的首席公共衛生專家。

雖然布斯塔曼特畢業自約翰惠普金斯大學,手裡拿著分子生物學博士學位,也是秘魯的前衛生官員,但是他卻傳播了影響最惡劣的新冠假新聞。秘魯進口了大量中國國藥疫苗,世界衛生組織記錄這款疫苗有著79%的效力。然而,在今年3月,布斯塔曼特聲稱國藥疫苗是「蒸餾水」,不光沒用,還會提高接種者感染病毒的幾率。

他這麼一說,本來就不願接種疫苗的人,就更不接種了。從效果上看,他簡直是新冠病毒的好幫手!如果藤森惠子成功當選總統,那麼布斯塔曼特將成為衛生部部長。根據目前藤森惠子在選民中的受歡迎度,這個概率不低。

今年4月,布斯塔曼特的怪異言論,還被另一名極端保守派的候選人利用,企圖在4月罷免臨時總統弗朗西斯科·薩迦迪(Francisco Sagasti),雖然沒有成功,但進一步造成了防疫工作的不穩定,導致秘魯的第二波疫情更加失控。

有意思的是,雖然秘魯政客們在言論上對疫苗不信任,但自己打疫苗卻是要打的。不久前,秘魯爆出「疫苗門」,有數百名達官顯貴和政界名人插隊,秘密接種疫苗。此事引發了全國的憤怒和抗議,也讓政客們和國藥集團的談判變得更複雜。唯一的好處是,挽回了老百姓對疫苗的部分信任。

看了這種種舉動,感覺研究消毒劑在新冠治療上的有效性,已經不是那麼奇怪了。不過,還是希望聽證會上,科學家們能把議員講明白。如果真的全國推廣工業消毒劑,那是要出人命的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