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河浮屍已經超2000具,印度官員卻發荒唐言論:病毒也有生存權利!

印度疫情如今在全面失控的路上走得越來越遠,各種露天火化遺體、搶劫醫用氧氣的照片新聞在網上瘋傳,引起了全球關注。

但沒想到這樣的慘狀,在得到全球報導和關注後不但沒有好轉,反而出現了更駭人聽聞的一幕。

人們發現,恒河浮屍越來越多,腐爛發脹屍體不斷被衝刷上恒河河岸,流浪狗在一旁肆意地啃咬著屍體….

【恒河撈起2000具浮屍,新冠病毒恐早隨河水進一步擴散】

印媒《亞洲時代》報道稱,北方邦、比哈爾邦的恒河河段在過去一周共打撈了近2000具屍體,其中很可能包含因新冠肺炎而死亡的病患。

這段河段長達1448公里,附近人口合計近3億,而且恒河被看作是很多印度人的生命線,他們習慣喝恒河水,用恒河水洗澡、洗衣服等等。

假如恒河水裡存在新冠病毒的話,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然而如今這個「假如」恐怕已是事實。

儘管在報道出來之後,當地政府發言人否認屍體中存在新冠肺炎患者的說法。他表示,「我肯定這些屍體與新冠病毒無關」。

然而《路透社》卻公開了政府文件,上面是北方邦官員辛格知心各區首長的信件,首度承認了恒河浮屍中確實包含染疫患者。

他正要求地方政府立即製止人們把屍體拋進恒河的做法,以免河水被污染,病毒順流而下,而引發更多公共衛生問題。

許多染疫患者死後,家屬根本就沒有錢將他們火化安葬,只好將屍體拋棄在恒河。

而且還有的當地居民因為宗教信仰而害怕火化,而且恒河水對他們來說有天然淨化所有病毒的功效,所以他們認為恒河是病逝家屬最好的歸宿。

再加上之前死亡人數的激增,用於火化屍體的燃料木材也變得十分短缺,沒有辦法,人們只好半腐爛的實體拋棄在恒河。

而被河水衝刷到岸邊的浮屍則吸引來了吃腐肉的鳥類和周邊的流浪狗,它們聚集在這裡若無其事地啃食腐爛的屍體。

這些曾是別人父親、母親、兄弟姐妹和孩子的死者,如今卻成了這群饑餓動物的盤中餐,實在慘不忍睹….

在被報道後,各級地方首長也在加強巡邏,禁止民眾向河道拋屍,而且承諾將提供貧窮病逝患者家屬5000盧比(約人民幣500元)安葬費,用來火化或埋葬屍體。

【疫情肆虐下民眾苦不堪言,黑市猖獗,毛黴菌病也來襲】

死者去世後沒得到妥善的安置,而正活著的印度人面臨著的生存環境也好不到哪裡去,與其說活著,還不如說這只是「苟延殘喘」罷了。

醫院裡擠滿了重症患者,床位一席難求,用來續命的氧氣瓶也嚴重短缺。有的病人因為無法得到醫院的救治,只能投身於黑市,用高昂的價格換取基本醫療用品。

而在這種背景下,黑市也猖獗起來,他們坐地起價把氧氣瓶或其他藥物以高出成本幾倍的價格轉手倒賣。

一個30升的氧氣瓶價格幾乎是平時的三倍、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價格翻十倍,然而就算價格高得如此離譜,為了活下去或者把家人從鬼門關救過來,很多家庭依然選擇孤注一擲。

不僅黑市吃相難看,私營醫院也是在疫情期間故意欺壓病人,對個人防護設備包、重症監護室的治療和病房等提高價格。

有市民表示,「我為母親的一張床位支付現金。一周之後,我的母親出院時,醫院給我開了一張近20萬盧比(約2700美元)的賬單,這太過分了。」

其中個人防護設備的價格賬單為22000盧比(約人民幣2200元),簡陋的稀粥也要收1300盧比(約人民幣130元)。

疫情期間如此暴利行為不但加劇了病人的痛苦,甚至讓他們喪失了生命。

讓他們喪命的不僅是新冠病毒,印度醫生發現一種罕見的嚴重疾病也在悄然奪命。

越來越多的新冠患者和康復者感染上了毛黴菌病,個別病患甚至被迫摘除眼球以防止真菌侵入腦部危及性命。

毛黴菌病是由環境中自然存在的「毛黴」真菌引發,一種罕見但可能導致嚴重後果的疾病。

其特征為菌絲侵犯血管,引起血栓形成及壞死,嚴重情況下還可能造成上頜骨受損甚至失明。

印度資深耳鼻喉科醫生帕特爾表示:「一場可殺死新冠肺炎康復者的毛黴菌病‘海嘯’正在發生。」

而之所以會出現毛黴菌病,很可能是因為呼吸機中沒有使用無菌蒸餾水,而是使用了被污染的水,導致真菌隨著氧氣被患者吸入體內。

在這樣的醫療環境下,人們一旦感染了病毒,生存的可能性或康復效果都難以保證。

【印度官員為病毒發聲:病毒也有生存權利!】

在疫情持續失控,各地醫療資源瀕臨崩潰,民眾苦不堪言的情況下,北阿坎德邦前首席部長拉瓦特(Trivendra Singh Rawat)竟然發表荒唐言論稱:

「新冠病毒也有生存權利。」

他表示,「從哲學角度來看,新冠病毒病毒也是一個生命體。所以它有權利像我們人類一樣生活。

但人類總是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最聰明,並試圖消滅它,所以它才會不斷變異。」

而他的這番反科學言論也引發了網友熱議,甚至有網友諷刺他,讓他幹脆摘下口罩,和病毒愉快地生活在一起。

也有網友表示正是因為有這樣的政府領導人,印度的疫情才會如此糟糕。

印度第二輪疫情爆發之前,印度總理莫迪比起控制疫情、加強疫苗接種,更加在意那項要耗資28億美元的「形象工程」。

在今年年初,莫迪批準了一項中央遠景重建項目,準備在新德里的中心地帶,建造一座新的議會大廈。

一座容納總理和副總統新住所和辦公室的建築物,並會將一些較舊的建築物改建為博物館。

前國會主席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就在twitter上公開抨擊總統莫迪的做法,他表示這是「犯罪」。

「中央遠景重建項目是一種犯罪的浪費。把人們的性命放在第一位,而不是你想要建個新房子的盲目自大。」

甘地幾乎每天都在twitter上抨擊莫迪政府應對疫情的方式,面對第二波疫情中病例數激增、缺乏氧氣,藥品和疫苗的情況時。

他表示:「總理,疫苗,氧氣和藥品也都失蹤了。剩下的就是中央遠景項目,藥品消費稅以及各地張貼的總理照片。」

國際媒體也在猛烈抨擊莫迪政府用生命換來的「形象工程」,他們表示本來可以在疫情期間用於改善衛生基礎設施的資金卻浪費在這個奢侈的項目上。

對於印度政府來說,這或許只是一場暫時的危機。

但對於那些在生存邊緣掙扎,連病床、氧氣、藥物都無法獲取的病人來說,這是一場本可以避免的災難….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