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小哥感染後,爬樹自我隔離11天!他:人窮只能這樣…

由於疫情急劇惡化,印度醫療系統全面崩潰,出現了病床難求、氧氣急缺的狀況,整個國家都面臨著極大的挑戰。然而,對於當地許多居住在貧困邊遠地區的村民來講,他們面對的難題可遠遠不止於這些,一旦受到新冠病毒的威脅,他們連居家隔離都無法做到,因為他們的家中,沒有用於自我隔離的空間…很多印度貧困居民的家中都只有一個房間,這既是一家人共用的臥室、客廳,也是廚房和廁所,一旦感染新冠,他們無處可去….這也就是為什麼,18歲的希瓦(Ramavath Shiva Naik)在染上病毒之後,決定在樹上為自己建造一個專門用於隔離的「病房」。

希瓦的老家在位於得拉邦納爾貢達鎮下的Kothanandikonda村,整個村子居住著大約500戶人家,它的位置較為偏遠,醫療資源也相對匱乏,離村子最近的初級衛生保健中心有5公里遠,如果遇到緊急情況,村民們要走上30公里才能到達真正的醫院。希瓦原本是一名大學生,在海德拉巴的一所學院中攻讀工程學,但幾周前,學校因為疫情的肆虐而關閉,於是,他回到家中,幫助父母養家糊口。希瓦在村裡的采購站打工,每日的工作就是從農民手裡收購稻谷,一天下來,大概能賺上120到200盧比(約合8-15元港币)。接觸的人一多,希瓦就開始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對勁,他先是發起了燒,之後又出現各種新冠相關的症狀….到了5月4日,憂心忡忡的希瓦前去5公里外的衛生中心做了檢測,果不其然,他感染上了新冠,但由於症狀較輕,醫護人員告訴他,沒有必要住院,不過自己在家隔離一段時間,看看自身的免疫力能否戰勝病毒….

可這對希瓦來說根本就不現實,Kothanandikonda村裡面沒有隔離中心,他的家裡也只有一個房間,爸爸媽媽妹妹和他一家四口都住在裡面,根本無法找出可供希瓦自我隔離的地方….自己已經成為感染源,希瓦不想讓家人一同遭殃,於是他突發奇想,決定在自家門前的樹上隔離。

這是一棵水黃皮,具有藥用價值,而之所以選擇在樹上隔離,是因為希瓦知道有些新冠感染者的血氧飽和度會降到很低,生活在樹上,覺得也有助於他攝入足夠的的氧氣。希瓦用竹棍、繩索和其他一些物品做了一張小床,然後再把它綁到樹枝上,作為自己的住處,每天,他的媽媽都會把食物和水送到樹下的椅子上,再打電話通知他。希瓦隨後會用繩子把食物拉到樹上,填飽肚子。

人有三急,但他的家中只有一個衛生間,還位於房子裡面,如果因此而頻繁出入家門,很有可能就會把病毒傳染給家人,功虧一簣,於是希瓦決定,每天在日落之後到田野中去解決自己的生理需求。希瓦在樹上的生活很簡單,每天看看書,用手機聽聽歌、上上網,一邊隔離,一邊靜養身體。

他還在網絡上發帖呼籲當地政府建立隔離中心,根據他所了解到的情況,Kothanandikonda村已經有約50人感染了新冠,但由於缺乏相關設施,很多人難以做到自行隔離,他希望能有一個集中隔離點,收留這些無處落腳的感染者們,讓大家少吃一些苦。幸好,該地政府的行動很快,5月13日,他們就辟出一個宿舍專門用於隔離,而在樹上生活11天後,希瓦也被轉送至這格距他家7公里遠的隔離中心。

其實,在樹上生活的第9天,希瓦就覺得自己的身體狀況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當5月18日他再次進行新冠檢測時,測試結果已經變回了陰性。於是,在得到醫生同意後,轉天他就回到了家中,和家人們得以團聚。不過回想起這段日子,希瓦還是感到有些苦澀:「我不知道村裡有沒有人講我感染新冠的事情告訴村長,村子裡沒有人真正地幫助我,他們都害怕這種病毒,不願意走出家門….」,「我沒有別的選擇,我不想我的家人因為我而受苦。」,

希瓦不是第一個到樹上尋求平安的人,在中央邦的印多爾,還有一位68歲的村民也跑去住處附近的菩提樹上安營紮寨….這名老人名叫拉金德拉(Rajendra Patidar),在得知印度又許多人因為缺氧而在醫院死去後,他感到有些恐慌,於是決定尋求一種可以從大自然中攝取純氧的方式。在他家附近,有兩到三棵壯實的菩提樹,在過去的幾周,每天早上,拉金德拉都會帶著座椅爬到樹上,一直坐到日落之時才離去,除了靜下心來吸取氧氣,有時,他還會在樹上練習瑜伽。

10幾天下來,拉金德拉感到自己神清氣爽,一測試,血氧含量竟然高達99,他覺得自己不僅因為氧氣充足而感到頭腦敏捷,每天爬樹,還能幫助他保持身體健康,拉金德拉的做法不僅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很多村民也紛紛效仿他,靠爬樹來獲取氧氣。

而去年,在印度執行首次封城時,很多在大城市做日結工的農民工人因為斷了收入來源,不得不回到家鄉的小村落裡度過難關。當時,印度要求所有返鄉人員自行隔離14天,但與希瓦的情況相似,很多人都是一家4、5口擠在同一個房間裡生活,並不具備單獨隔離的條件,7名從金奈返回西孟加拉邦Puruliya縣的工人也是如此,他們沒有地方進行居家隔離。雖然這7人中,沒有一個人出現新冠症狀,體溫也都正常,但他們擔心,如果不進行自我隔離,要是日後被測出新冠陽性,那不是所有村民都要跟著遭殃?為此,村民們率先想出了法子,他們決定將這7人安置在村裡的幾棵大榕樹上,在他們到來之前,村民就做好準備,用竹子和繩索做好了7張小床,運到樹上,還搭建了電纜,以便為他們提供夜間照明。7人一到,就帶著行李爬上了樹,村民們還準備好了蚊帳,以防他們被蚊蟲叮咬。

每天,這7個年輕人的家人都會給他們送來定量的米飯、豆類和蔬菜,等家人離開足夠遠後,他們便會下來吃飯泡茶,再回到樹上。村民們還會輪流守夜,以防樹上的人被附近森林中的野生動物或毒蛇傷害。在當地人眼中,在樹上過夜並不是一件多麼新鮮的事,每逢收獲季節,村子裡都有人住在樹上瞭望,以保證農作物不會受到大象或其他動物的侵襲。

返鄉的7人也表示可以接受這樣的安排,他們說:」我們在時隔6個月後回家,還遠離家人在樹上生活是很困難的,但為了村民們的利益,我們不介意這麼做。」,不過,樹上的生活沒能維持多久,這些工人隨後被當地政府勒令下樹,集中隔離起來。

一年過去,印度的疫情惡化至如今不再可控的局面。而從出手相助輪流守夜到避之不及無人出面,人們對於新冠患者的態度也有了巨大的改變…..病毒的廣泛變異傳播和醫療體系的崩潰讓印度民眾惶惶不可終日,他們開始質疑,就算是幸運至極能夠被送到醫院救治,就一定能好起來嗎?與其直面枯竭的醫療資源而倍感絕望,不如像希瓦和拉金德拉一樣尋找出一條可以自救的道路….畢竟只有活下去,才是所有一切的前提….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