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露腋毛成了視頻網站的流量密碼?

性別互換後,女孩只需要露腋毛就可以在社交網站上達成病毒式傳播。

抬起雙臂露出腋毛,撥弄一下長髮,這段僅有11秒的視頻在Youtube上達到破百萬的播放量,估計能讓許多光是視頻腳本就寫上幾周的博主隔空體驗心肌梗塞。

沒有任何明文規定女性不能有腋毛,但當正常的腋毛以視頻的形式出現在人們面前時,它變得就像是一場獵奇秀。這很奇怪。

有人認為這是自信而喝彩,有人認為這是冒犯;評論的兩極分化很正常,社交網絡的扁平化讓任何人都有了去將自己的觀點加諸於別人身上的能力。

有很多腋毛的妞, 有許多人發現女人有腋毛,比發現比基尼下旁逸出的卷曲線頭還要感到震驚,但這背後是長達百年的社會規訓,化作溫水煮著那些不夠光滑的青蛙。 美國大部分女性面臨著來自社會的體毛壓力,時間線甚至能追溯到一戰至二戰之間,腋毛自由的疆土從1915年開始逐漸淪陷。 據NHCS統計,2020年美國有2600萬人使用脫毛產品。宏觀研究谘詢公司預計,脫毛產品市場規模在未來幾年仍將保持可觀增長。

2015-2025年美國脫毛產品市場規模, 信鴿被訓練回巢,摩洛哥山羊被趕上樹梢,女人被灌輸應當去除體毛。 約會前伴隨著蜜蠟撕拉聲的慘叫,常作為某種禮節暗示著不平淡的長夜,刻意打造出腋下那塊光潔、被視為合格體面的女性符號。 她們認為,這是發自內心的決策。 畢竟醫美機構也沒有綁著佳麗們做脫毛項目,大批女性舉著錢包排隊等候輪番進入那個小房間,褪去衣物躺上台面等待運作,至少小麗說她被激光打到落淚時是這樣想的。

當你意識到激光脫毛是更優選的瞬間, 在毛發的領域,女性似乎被訓誡為只能合規擁有眉毛和頭髮,如同一個反生物學的芭比娃娃。 前女友在我印象中做過最絕對的事,就是用小鑷子一根根拔掉自己的腋毛,以長期保持光潔無暇,其耐心和堅韌品格都令我深感觸動。 這種觸動在她快準狠地拔掉我腋下第三根陽剛象征時,隨著盈溢而出的淚水一同消逝,「別拔了,我們來做點別的。」, 她自稱對長期密集的拔毛痛感產生脫敏反應,甚至可以在這段時間進行冥想。

看,我刮了腋毛。你開心了? 寸草不生的腋下仿佛承載著世界對女性完美形象的期望,以致於Quora網站有這樣不安地提問,「你怎麼看待女人不用剃刀、蠟紙或其他方式去除腋下、腿上及私密區域的體毛?」, 值得玩味地是,除了事先聲明「我僅能代表自己」和」這完全是女性個人選擇」的標準答案以外,大部分紳士都選擇匿名來表達自己的觀點。 無論是認為女性剃毛或者不剃毛會更有吸引力,他們都潛意識認為這不體面。 但幾乎沒有人會問男人為什麼不脫毛,除非他長成雪怪、實現返祖,或者身在日本。

我覺得女人腿上或腋下有能看到的體毛會很奇怪,但我自己不刮毛,因為我體毛並不重,而且很容易刮傷自己, 「它不應該成為禁忌荒蕪之地,女性的腋下也需要陽光和茂密的叢林。」, 更多的女性主義者穿著無袖上衣走上街頭,高舉雙臂呼籲著腋毛自由、擁抱身體最自然的模樣。

只有那些忍受過新生毛茬與肌膚相互刺探廝磨的人會明白,腋毛驕傲幾乎是在這種長期壓抑下的必然反抗。 這是一種對主流審美的叛逆,對社會刻板印象的出逃,對被長期營造培養出的商業需求的徹底背離。 據CNN2015年報道,蓄留腋毛已在女性群體成為一個不斷擴大的趨勢。

31歲的布雷娜·潘麗曾經每月花費120美元去當地診所脫毛,如今她終於驕傲地在ins上秀出自己長達6厘米的腋毛。 有人說看到了她那散漫自由的草甸、未經雕琢的處女地,及令比基尼遜色三分的絲絨天性。 看客褒貶不一,但布雷娜表示自己看得很開:「如果你想要鮮明地表達自己的觀點,自然難免遭至激烈的反對。」,

「我在做真正的自己,但照片在網上走紅後,一些陌生人聞風而來罵我令人惡心。」美國內華達州的19歲舞者麥西·達夫說道。 她從10歲開始就踏上剃毛的必修路,「別人單是輕瞥一眼我的腋下、腿部和比基尼線,就能讓我感到不安。它們的生長速度傲視頭髮,即使定期剃毛也不能避免肉眼可見的須茬。」, 「自從2016年搬家到夏威夷後,我終於決定停止除毛,成為海灘上那個最茂密的泳裝女孩。」麥西說。 剃毛是一種選項,她選擇不去選擇它。

聚光燈下的名流們更懂得入場時機,走紅毯時禮服映襯下稍顯粗糲的腿毛與腋毛,反而成為頭條與曝光的增幅擔保,比袒露過多良心要顯得更為高杆。 早在2014年3月,麥當娜就大膽在ins上曬過自己的腋毛,附上那句口號式押韻的「Long hair, don’t care(不在意長汗毛)」。

更多名人不懼展示腋毛,右下角為麥當娜, 如果想成為女性主義道上出彩的時尚路標,單純地放縱腋下狂野生長已不足以守住話題堡壘。 喬布斯說創新就是把各種事物整合到一起,而第一個將染髮劑塗抹在腋下的人無疑在遙敬這句。 這很快在各路社交媒體上掀起一陣「染腋毛」趨勢。 說不上是持久度強,還是回春率高,總之它仍在反復衝擊著人們的眼球,固執地如同不斷侵襲礁石的浪潮。

現在女性染腋毛是一件正事, 為什麼女性染她們的腋毛? 女性給腋毛染上亮色,並分享至ins 粗壯多產的毛根不再困擾那些重選陣營的女孩,她們搖身成為擁有更多藝術空間的腋毛富婆。 嘴角多半帶著一股超然與不羈,在鏡頭前怡然自得高抬雙臂。 腋間可媲美信號燈的飽和度,讓人不禁懷疑她們囤積Kool Aid飲料,而修剪造型如同給洗杯刷開墾出新的用武之地。

染腋毛不只是女性的專利。 2015年8月,錄下自己染毛全程的男性在訪談中坦言,「這很有趣,我的腋下像是冒出個巨魔娃娃的腦袋,長勢和特朗普的表情一樣張狂。」,

我相信這是一種聲援,而女性在腋毛自由的疆域上還能開拓更遠。

所以我在今早拒絕了為舅舅的新女朋友刮腋毛,並建議她留起來。

「你應該為此感到驕傲。」我說。

你不快樂嗎?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