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梟養的河馬,成了南美一霸

作為外來入侵物種,河馬現在在哥倫比亞已經成災了,這些巨型流浪漢在哥倫比亞數量已達上百頭,關鍵全集中在一處。

科學家預計到2040年這群浪人的數量要上千。

這些河馬的來曆亦非同尋常。 得益於販毒企業,哥倫比亞擁有全球最先進的走私技術,這群河馬最初也是作為寵物被毒販走私進來的。 美國國家地理將這群哥倫比亞河馬稱為「白面河馬」。

後來毒販掛了,河馬被原地放生。最初這些河馬只有四隻,人們以為他們會自生自滅結果沒想到後來壯大成了一支生產隊。 目前哥方面臨的困境是由於河馬蛋蛋具有極高機動性導致絕育困難,所以只能頂著壓力無情捕殺。

話說近幾年哥倫比亞麥德林的居民確實被河馬搞得不行。時不時還有遭到河馬攻擊的新聞曝出。 去年五月麥德林一男子半夜回家被河馬發現,河馬一路追他直到村口。 趕來救援的村民發現男子屁股都被啃破了,醫院鑒定屬於三級重傷。 2009年曾有一三人規模的河馬團夥頻繁襲擊村民牛群。咬死過牛,還差點咬死人。 最後哥方出動軍警前往剿滅。在歷時兩年追蹤後,這支全副武裝的十來人戰鬥小組終於將這個強盜團夥的頭目打獲。據悉這個頭目不僅是頭目,也是團夥另外兩名河馬的爸爸。

在只見過動物園水池裡的河馬的人眼裡河馬是溫順的。嘻哈的英文」hiphop」就是由河馬英文名Hippo演變而來。在全球葉公眼裡,河馬和它輪胎大的屁股是愜意的象征。 但事實上河馬性格刁得不行。 《國家地理》提到,在河馬老家非洲,這叼毛每年要幹死500個人,比什麼獅子豹子都要多。 河馬不僅看不起人,還看不起草原上一切生靈。河馬領地意識極強,亂入河馬領地在河馬眼裡等同當面NTR。 只要闖了河馬領地,它咬獅子咬鱷魚什麼都敢咬。鬣狗敢去掏犀牛的肛,但從沒聽說過敢掏河馬肛的。

前幾年外媒還報過河馬幹翻犀牛的事。 一隻犀牛因為口渴誤入河馬領地找水喝,兩河馬看不順眼直接把犀牛拖到水裡溺死了。

河馬傷害的不止是哥倫比亞人,還有哥倫比亞的魂。 外來物種入侵造成的影響通常遠不止擾民和與本土精英打架鬥毆,還可能傷及當地生態平衡。 比如像瀕危的達爾蟾蜍頭烏龜和馬格達萊納河烏龜基本只在哥倫比亞某些地方出現的,而現在因為河馬亂吃草亂滾泥弄得這幾種烏龜都要滅絕了。 去年有研究團隊發現「白面河馬」所在棲息地水源中的營養水平和藍細菌增加。雖然增幅不大,但考慮到這僅是一百來頭河馬搞的傑作,並且不知道他們身上還有什麼特產病菌,所以哥方環保工作人員心裡還是很慌的。

外來物種入侵往往會造成一些無法預測的後果。 比較經典的案例是前幾年小龍蝦攻陷歐洲,不僅佔了當地土蝦的房,還把很多地方下水道堵了。 中國環境報2019年一篇報道提到:外來入侵物種對中國內地經濟和環境造成的損失每年高達1200億元,其中直接經濟損失約為200億元,間接經濟損失為1000億元。 所以放任河馬逛街誰也不敢打包票將來會發生什麼。

那現在咋辦呢。 懶惰是人類的通性,解決問題永遠不如解決掉提出問題的人容易。 所以哥方第一反應是把河馬給做了。 不過這個方案在執行中碰上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前面提到2009年曾有軍警受命打死過一頭肇事河馬。這是哥方向河馬宣戰的第一槍,後面還有一套完整的團滅計劃。 但這個事件在哥倫比亞國內和國際引起了軒然大波。 甚有美國環保人士跨境執法,衝到哥倫比亞當局聯合本土勢力要求立即停止捕殺。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哥方當局雖然最後終止了滅絕計劃,但心裡還是覺得日了狗。

另一方面其實哥倫比亞當地人中有不少人還是支持河馬留下的。 河馬在麥德林的所作所為是混賬,但也弄巧成拙的為當地居民帶來了利好。 NPR新聞對當地居民的一次採訪中,有村民提到自從村子附近有河馬出沒過後,非法炸魚還有電魚的偷獵者都消失了。 畢竟一個雷管扔河馬水床上,在河馬看來這可不是要當面NTR自己親媽了?炸魚人面臨的風險直接指數級增加。

而別看河馬又胖又擰巴,事實證明只要你能在某方面做到極限,必然會招來一大群死忠你的粉絲。 目前哥倫比亞這群白面河馬主要活動範圍還是當年被毒販走私過來放養的那個私人動物園附近。 當地村民發現這點後立刻搞起了各種河馬主題的農家樂。 現在這片地區每年有5萬遊客因河馬而被吸引前來。極大帶動了當地經濟發展,為哥倫比亞扶貧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

4頭河馬最早就是被毒梟養在這個遊泳池裡的, 所以解決不了提出問題的人怎麼辦? 哥方當局與環保人士共同決定把搞出問題的人給閹了。 從一兩年前開始,哥方便著手於給這群流浪河馬絕育。 但這條路似乎比把他們都做了更不容易。 關於這方面出現的問題,其實原因主要在河馬自己身上。 科學家對河馬關鍵部位有個非常客氣並且大氣的形容,直譯過來叫「空間動態蛋」。 甚麼意思呢?簡單來說就是河馬可以主動把自己蛋縮到體內去,並且蛋還能在體內大範圍轉移。

維也納獸醫大學野生生態學研究中心的克裡斯•瓦爾澤與其團隊在《獸醫產科學》曾對河馬絕育手術發表過論文,他們認為這幾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克裡斯•瓦爾澤在論文中將河馬蛋描述為高機動性蛋。 他提到,河馬的蛋不僅可以縮回體內的,並且河馬體內專門有一個藏匿蛋的管道。 河馬蛋可以順著這根管道被埋入體內最深達半米,具體位置估計隨河馬心情而定。 這讓絕育河馬的手術難度堪比髒器移植,順不順利主要看運氣。 河馬這項絕技是在戰場上練就出來的。他們在發情期互相打鬥時會盡量設法咬掉對方蛋。

而相比雄性河馬,給雌性河馬絕育更是玄學。 目前科學家還尚未搞清雌性河馬生殖器具體位置和作用方式。 現在哥倫比亞的河馬絕育計劃僅針對雄性河馬,雄性河馬單只絕育費用在5萬美元左右。 哥倫比亞環境專家戴維·埃切韋裡·洛佩斯表示。他每年可成功閹割一頭河馬,但科學家預計當地河馬數量每年增加10%。

事到如今,哥方政府再次將做掉河馬的選項提上議程。 在一些關鍵問題上,內部還打成一團充滿各種爭議。 假若白面河馬們能夠通情達理主動把自己蛋蛋交出來自然可以免去一場風波,改變充滿不確定的未來。 不過說到底這還是人類造的孽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