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再對王室開炮:王室痛苦代代相傳,是梅根救了我!英國人怒懟:你靠給家人痛苦來賺錢,悲哀!

今年3月哈里王子和梅根接受奧普拉採訪的風波還沒平息,哈里回英國給爺爺菲利普親王奔喪也沒過去多久。

本周四,哈里再次朝王室開火。

炮轟老父親查爾斯帶給他痛苦,曝光他在王室的生活,甚至說髒話,又在英國犯了眾怒…….

昨天,英國王室成員們都挺忙。

查爾斯參觀了倫敦的癌症研究中心,了解新冠疫情影響其獲得資助的情況;

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在伍爾弗漢普頓參加了一場園藝活動。

而遠在美國的哈里,參加了Dax Shepherd和Monica Padman主持的播客節目「扶手椅專家」(Armchair Expert),接受了約90分鐘的採訪。

該節目屬於跟奧普拉合作的Apple TV+頻道心理健康項目《你未見過的我》。

從7月開始,該節目將在Spotify獨播,哈里和梅根之前也跟Spotify簽過合同,這可能就是哈里參加節目的原因。

很多英國人發現,哈里在節目中使用了美式口音。

從王室生活、瘋狂的過去再到梅根,其中一些話在英國王室和英國老百姓聽來,多少有些刺耳。

看看他在這次採訪裡講了甚麼?

1、20歲就想離開王室,王室生活像《楚門的世界》

主持人問哈里,擔任王室職務時有沒有感覺「被關在籠子裡」。

哈里回答說:「這是工作對吧?只能默默忍受接著幹。」

他說20多歲時就不想要這份工作,也不想待在王室。

「看看我媽媽的遭遇,當我知道這種情況會再次發生時,我怎麼可能安定下來,在這兒結婚成家?」

「我在幕後看著這一切發生,看到整個過程是如何運行的,我不想成為其中的一員。」

哈里表示,直到他後來開始接受心理治療,這些情緒才有所緩解。

另一節採訪中,哈里把王室生活比作電影《楚門的世界》。

像《楚門的世界》和動物園的混合體,最大的問題是生來就要承擔風險,其中的要素都不是自己能夠選擇的。

「由於英國媒體的行事作風,他們覺得自己有支配權。」

他還形容美國狗仔隊把他的生活變成「美食狂歡」。

哈里表示,他不應該因為知名度就要接受這一切。

2、王室的痛苦代代相傳

他稱王室的痛苦為「代代相傳的痛苦」。

因為老父親查爾斯在女王和菲利普親王養育他的過程中受了苦,他又以相同的方式對待哈里,變成一種遺傳性的痛苦。

哈里說他要打破這種循環,不能讓這種事發生在他的孩子身上。

「無論我父母遺傳了多少痛苦,我都要試著對我孩子說‘你知道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要確保這不會發生在你身上。’」

「我把整個家搬到了美國,這不是有計劃的,但有些時候你就是要果斷做決定,把家庭放在首位,把心理健康放在首位。」

3、當王室天生享有特權,但特權讓他痛苦

聊到「特權」時哈里說。

「有些媒體會質疑‘他擁有特權,他怎麼會覺得痛苦’。」

「人們會說:‘能有多糟啊?你有人使喚來使喚去,為你做這做那……’」

哈里說:「我生來享有特權,但這也把我推到台前- 我受到的教育不是在學校,而是要面對整個英聯邦的人。」

「‘你是王子,你來自王宮,你的王冠呢?你的鬥篷呢?’」

「對不起,孩子們,沒有王冠,也沒有鬥篷。」

「‘好吧,如果你沒有王冠,我不想和你說話。’」

4、梅根挽救了他

主持人問哈里,是什麼時候開始被治愈的?

哈里說,那個把他從痛苦中挽救出來的人是妻子梅根,梅根看穿了他的痛苦,曾建議他接受心理治療。

「那次我跟我妻子聊天,她看出來了,立刻就看出來了,說我受傷了。」

「一些我無法控制的東西讓我生氣,讓我熱血沸騰。」

哈里說在遇見梅根之前,他遭遇過一些和媒體有關的情況,讓他感覺不公平和沮喪。

主持人問他最無助的三次是什麼時候。

哈里答道:「一次是我小時候,跟媽媽坐在汽車後座,正在被狗仔隊追趕。」

「第二次是在阿富汗的直升機上。」

「第三次是跟我妻子一起,感覺無助又受傷的時刻。」

哈里說現在已經有所改觀。

「最好的辦法就是有足夠的意識:我拒絕這樣。我要把這件事從我的生活中剔除出去。我不會和人分享。」

「為什麼我要和人分享我討厭的東西?我要分享好的東西。」

5、裸體&嗑藥黑歷史

主持人還問到了哈里過去的「黑歷史」——嗑藥還被拍過裸照。

哈里用了「瘋狂」這個詞。

估計很多人都記得,哈里曾經很貪玩,曾沉迷聚會、酒精和D品,用這些填補孤獨空虛的時間。

查爾斯發現後,曾把16歲的哈里送進一個戒毒中心。

2012年哈里在拉斯維加斯度周末,曾被拍到全裸打台球,身邊還有裸女圍繞。

主持人稱哈里那時「身材不錯」,哈里說當時他在阿富汗前線部隊接受訓練。

「至少我沒跑到賭城大道去脫衣或者裸體。」

談到嗑藥時哈里說:「對你來說,這就是你的成長- 創傷,痛苦和折磨。」

「突然之間,你發現自己他媽的嗑藥了(doing a shitload of drugs),玩得不亦樂乎。」

「看看還有好多其他人也這麼做。他們那時也沒意識到(有什麼不對)。」

「我玩得很瘋狂時,肯定也意識不到。」

「就像是‘我為甚麼要這樣?’在那時候,我20多歲的時候,這很有趣- 這就是你該幹的,對吧?」

其中,哈里說的嗑藥時,脫口而出一句髒話,讓人有點兒吃驚。

6、第一次約會悄悄逛超市

主持人問哈里會不會做一些普通的事,比如逛超市。

哈里透露,他跟梅根第一次約會就是逛超市。

哈里說談戀愛時,他非常注意保持低調。

2016年梅根第一次來肯辛頓宮跟哈里見面時,他們曾悄悄去逛超市。

「我戴上棒球帽,低頭看著地板,試圖保持隱身狀態。」

「讓人吃驚的是,地上能看到好多口香糖,太要命了。」

兩人假裝互相不認識,在不同貨架間互發短信,商量買什麼東西。

哈里給梅根發「是這個吧?」,梅根回他「不對,你要的是烤箱紙」,哈里再回」烤箱紙在哪?」

有人認出哈里,用奇怪的表情盯著他,還過來打招呼。

(2016年梅根在倫敦被拍到走出一家超市,距肯辛頓宮只有幾百碼,當時她跟哈里住在一起)

7、梅根談王室生活:別當公主

聊到真實的王室生活跟電影裡的王子公主有什麼不同時。

主持人表示,這樣的王室生活一定很奇怪,特別「最後大獎是加入王室」,可實際上」沒能得到快樂」。

哈里回答:「我覺得是這樣,王子和公主的舊式思維模式,讓讀過奇妙童話的小女孩們夢想‘我想當公主’。」

哈里表示,妻子梅根對此有一番精彩的解釋。

梅根對他描述王室生活時說過:「你不要成為公主,你可以創造比任何公主都更好的生活。」

「這來自她的經驗之談,」

8、搬到美國的生活

一家人搬到美國洛杉磯後,哈里說他跟梅根都放鬆下來,「住在這裡,我能真正抬起頭,感受到不同。」

「重擔從我肩上卸下,她也是。」

「可以稍微自由地走一走,能後座帶著阿奇騎單車,我之前從沒機會這樣做。」

因為是跟心理健康有關的節目,哈里還談到了一些接受心理治療的內容。

但跟王室關係不大,在此不多做贅述。

這次的播客節目一經播出,就引起了英國媒體和老百姓的關注。

王室昨晚沒做回覆,但有內部人士吐槽說:「貌似他自己(哈里)什麼錯都沒有。」

當然,一如既往的,罵聲佔了大多數。

王室作家Angela Levin連線《早安英國》節目時,說哈里「現在似乎被洗腦了,把自己當成頭號受害者」。

還批評哈里無禮、殘忍、不忠誠、還滿口謊話。」

Levin說,2017年她跟哈里進行過一次長談。

她問哈里,是不是梅根支持他去接受心理治療的。

哈里當時回答:「不,是威廉,他是拯救我的人。」

Levin說:「要麼他對我說謊了,要麼他現在說謊了。」

她還在twitter上發帖諷刺說:「他有16間浴室的家不是特權嘍。」

英國網友懟得就更狠了。

太讓人悲哀了,他們倆不斷出賣、貶低家人賺錢,因為他們兩人的才能加起來都沒有一盎司。真丟臉。

老實說,每個人都煩世界上的永遠的受害者,特別是當愚蠢的牢騷來自一對忘恩負義又誇誇其談的40歲夫婦,他們因為沒能得逞正在無能狂怒。

熱新聞。36歲的特權人士,覺得發牢騷說他的家庭不是他希望的「完美」家庭,是沒有問題的,男孩,長點心吧。你36了,也意識到你擁有特權,正是你熱衷於痛斥的家庭賦予你在這個世界上的地位。

成長過程中你沒穿過破衣服或二手衣。你一天中最主要的那頓飯沒吃過面包果醬或奶酪三明治。你沒和一個會虐待你的媽媽一起生活16年,你應該謝天謝地了,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

最可悲的是,給家人造成痛苦成了他最主要的賺錢手段,因為(除此之外)他還有甚麼呢?

他大談自己遭受的痛苦,可是很明顯他不知道自己正在給家人造成痛苦。替你丟人,哈里。

上個月哈里回英國參加菲利普親王葬禮,跟威廉凱特聊了聊,關係剛有緩和的意思。

這次的節目一播,估計又难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