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美國大兵誘騙白人婦女,是非洲黑叔叔的致富經

56歲已婚婦女蕾妮·霍蘭德,瞞著丈夫馬克·霍蘭德,從老家驅車兩個小時來到費城國際機場,只為迎接她的Facebook愛人。

在一年前,蕾妮在Facebook上結識了自稱駐伊拉克的28歲美軍士兵——邁克爾·克裡斯中士。

克裡斯告訴蕾妮,他剛拆除一顆恐怖分子的炸彈,並分享著一些軍中趣事。

「他不停地對我說,‘你真有趣,你讓我知道家裡還有人在等我,我可以隨時和他說話’。」,

「我可以讓一個人感到溫暖,被他需要令我幸福」,蕾妮對她的Facebook愛人稱讚道。

長達數月的日夜陪伴,蕾妮從克裡斯身上釋放了母性,而克裡斯開始稱她「我的妻子」。

在這場異地戀中,克裡斯用語言撫慰著蕾妮,而蕾妮表達愛意的方式,無非是經濟支持駐外軍人。

蕾妮電彙錢,讓克裡斯可以買啤酒慶生。

代付itunes充值卡,克裡斯說這樣他可以用手機購買更多時間。

甚至為他在加利福尼亞的一個女兒安娜貝爾付了藥費。

就在一個月前,蕾妮又替克裡斯墊付了5000美元的機票錢,從伊拉克非飛往費城,克裡斯答應一見面就還給她。

這是她從丈夫藏在臥室的現金中偷拿的,也是他們夫妻積蓄的一部分。

然而當蕾妮在機場苦苦等待數個小時後,她從機場人員口中,得知這個航班並不存在時。

她終於意識到,自己的粉色浪漫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

蕾妮買了安眠藥和伏特加,然後看著克裡斯的照片,把它們一飲而盡。

而蕾妮所不知道的是,照片中的男人既不叫克裡斯,也根本不認識她。

這個男人的真實身份是海軍陸戰隊的丹尼爾中士,他在Facebook上發佈的照片,已經被騙子用來注冊了上千個軍人身份的虛假賬號。

在這場Facebook愛情詐騙中,蕾妮與丹尼爾代表著兩方受害者。

美國士兵不知不覺成了網絡騙子的傀儡,這些騙子利用美國大兵的夢幻影像來引誘尋找愛情的西方女性。

與短平快的賣茶女騙局不同,Facebook愛情詐騙通常是長期誘騙無辜女性,同時也對被盜竊身份的軍人造成了傷害。

在2010年,丹尼爾中士的Facebook收到上百條來自陌生女性的私信。

她們質問,為什麼在幾個月的浪漫生活後,他不再回覆任何消息,並苦苦哀求丹尼爾不要離開自己。

「現在我每周都在和某人分手,她們不僅認為我曾在情感上有承諾,而且在經濟上也如此,這實在讓人難以承受。」,

最離譜的一次,丹尼爾甚至發現,朋友的母親以為在和自己交往。

「Facebook、Instagram、LinkedIn、Twitter、Plenty of Fish…Tinder和Loving Singles,你可以在任何地方見到我的照片。」

儘管這些虛假賬戶都是同一張面孔,但卻擁有完全不同的經歷。

「中士、上校、少校、中校…我去過西點軍校、VMI、路易斯安那大學、德克薩斯大學…我領導著在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的人道主義援助任務。」,

儘管丹尼爾每天都在舉報那些冒名詐騙賬戶,但第二天總會冒出更多。

他把這個問題彙報到排長,以及他所在營的情報官員,但大家都表示無能為力。

「我以為軍事情報部門輸入幾個‘0’和‘1’,然後一切都會消失,但事實並非如此簡單。」,

丹尼爾的經歷反映了冒充軍人情感詐騙的特性,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止這一切。

沒有任何社交媒體,會嚴格核實用戶的真實身份,這給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機。

無論是facebook、instagram、還是Twitter,只需要一個手機號,就可以在社交網絡中成為任何人。

在facebook中隨意輸入一個美軍將領的部分姓名,就一定會出現N多個同一頭像的賬戶,這種狀況現今也是如此。

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人被社交網絡的浪漫騙局迷惑,這無關受害者單純與否,實屬詐騙犯太狡詐。

以至於在美國陸軍的官方網站上,都有著供民眾舉報虛假賬戶的入口。

據美國聯邦調查局的互聯網犯罪投訴中心統計,由於去年新冠疫情讓人們終日居家,情感詐騙案的數量遠超從前。

僅在2020年,網絡情感詐騙給美國然帶來了高達3.04億美元的損失,在四年期間增長了305%。

而這個數字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因為許多受害者羞於舉報這種類型的詐騙,儘管這種罪案正變得越來越普遍。

可是話說回來,如此規模龐大的電信詐騙,為什麼這些騙子能一直逍遙法外,他們躲在哪裡?

所有的證據都指向尼日利亞,根據蕾妮與其他受害者的電彙信息表明,她們的錢最終在尼日利亞失去了蹤跡。

從前尼日利亞王子騙局遍布歐美郵政系統,現如今尼日利亞的生意人早已轉向了網絡。

詐騙者自稱yahoo boy,把受害者叫做客戶,這是源於早年間生意多在yahoo messenger進行。

他們不需要了解美國,在google中能知道所需的一切。

生意的成本不過是每天在網吧包場的幾百奈拉。

亦或是一次花上幾千奈拉,淘一台歐美國家流通此地的七手筆記本,哥幾個合夥就是工作室。

由於尼日利亞的官方語言也是英語,他們在開展詐騙生意中,不存在語言障礙。

即便是不會聊天的新手,也可以仰仗著前輩總結的聊天指南,在短時間內俘獲幾千公里外白人少婦的心。

「我以生命向你保證我的愛,我願意付出一切時間和精力,在我們共同擁有的美好關係中。」

「每天我都在更了解你,我總是在想象你是多麼的富有女性光輝。只要我們今後在一起,我就會擁有最幸福的生活。」,

沒有人可以在這種甜言蜜語的衝擊下幸存。

三名不願透露姓名的25歲尼日利亞男子對《紐約時報》表示,他們在 Facebook 上欺騙人們,以賺取在拉各斯州立大學的教育費用。

過去每個月靠熨裇衫賺28到42美元,自從窺見了愛情騙局的生意,兩年之內賺了14000美元,另一個估計他在三年內賺了28000美元。

「現在有很多人會感到孤獨,可能剛離婚,或是家庭不幸福。」

「每個人都希望得到愛,被他人傾聽,我們知道該說什麼。從某種角度來說,客戶是在為情感付費。」,

35歲的尼日利亞人阿基諾拉 · 博拉吉,在《紐約時報》的採訪中說道。

他曾經是一個yahoo,當地人通俗地稱他們為浪漫騙子。

「我們也是有良心的,但貧窮不會讓良心感到痛苦。」,

他從15歲起就在幹起了網絡詐騙,包括在 Facebook 上冒充名叫羅伯特(Robert)的美國漁民。

阿基諾拉 · 博拉吉告訴《紐約時報》,尋找受害者是一個數字遊戲。

「你會給成千上萬的女人發消息,只有少數人會回應。」,

「假如有五個人回覆,那這其中三個人可能沒有錢,另外一個人或許不會掏錢,但總會有一個人會給我錢。」,

不過在一場情感騙局中,詐騙者所付出的不僅是金錢投入,隱形成本還有情感的雙向內耗。

現如今,博拉吉聲稱他已經不再從事情感詐騙了了,因為他在工作中愛上了以為美國喬治亞州的女士。

「愛情騙局並不明智,因為除了金錢,它還會觸及心靈。」,

但無論如何,情感詐騙終究是無法饒恕的犯罪,它為被冒充的軍人帶來了麻煩,更對受害女性造成了金錢、情感損失,甚至會損害一個家庭,乃至一條人命。

正如前文所提到的蕾妮女士,她在吞下安眠藥後,被好心人送到醫院。

幸運的撿回一條命,但自己的出軌行徑也因此被丈夫所知。

在此後的一年多,她的丈夫馬克多次家暴蕾妮。

在2018年聖誕節前夜,馬克在他們的新家,開槍殺死了蕾妮與85歲的嶽父,然後自盡。

聖盧西亞縣警長在調查後表示,馬克先生沒有留下任何動機的跡象。

這是徹頭徹尾的悲劇。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