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們總愛摸人體雕像?

這個世界上,所有雕像都能造就拜神運動,

無論疾病健康,無論貧窮富有,無論人生處於順境逆境,只要對未來有所期待,就會滿世界尋找雕像尋求庇佑。

摸這個雕像你想都別想,

然後上下其手,摸它個晶瑩剔透,摸它個財源廣進,摸它個法力無邊,

雕像靈不靈,看反光程度就行,

祈福界受歡迎的雕像身上總有肉眼可見的閃光點,那是經歷數以萬計的撫摸,人體油脂侵蝕表皮後顯露出來的光澤。

為公共雕像進行拋光接力,是世界公民自發與雕像進行的一場通感交易。遊客靠手給雕像開光,雕像憑神秘力量給遊客未來的日子開光,

遊客笑嘻嘻,雕像本人倒是沒表達過意見,

全球各地著名的雕像,常期被撫摸的部位是以功能性為綱領,即便實在想不出撫摸的部位召喚哪種福祉降臨,那至少可以籠統的說能帶來好運。

雕像被撫摸的通常是最有突出特點的部位,人民的選擇就像磁感線,遵從某種隱性法則,於是所有人的手自然遞歸到同一部位上,

莎士比亞的靈感起源,維羅納的朱麗葉不堪重辱,多年以來不間斷被人摸胸,溜光水滑的雙峰是她作為愛情使者被迫付出的代價。

朱麗葉象征轟轟烈烈的愛情,但不知道哪位人才欽點,把愛情幸運值與胸部連在一起,

本著不丟就是賺的原則,遊客拚命擠用力摸,沒見過的人無法想象,有這麼多人瘋狂地渴望愛情。

由於摸的人實在太多,2014年不得不把朱麗葉雕像趕緊撤走,放進博物館,修複後展出,

同時維羅納市花費27000美元製作了一模一樣的複製品,放回朱麗葉之家。

官方的態度是fake就能隨便摸,不過遊客收獲的祝福效果似乎也並沒有減弱,

事實證明,祈福玄學跟正品與否並無直接關係,

同樣被摸胸,來自法國巴黎的甜心藝人伊蘭達就無法提供桃花運的庇佑。

伊蘭達是歌手演員,她的專輯和單曲全球銷量超過1.7億張。她在1987年自殺,10年後為她塑造這尊半身像,

傳說摸她雕像胸部會帶來好運,

也不懂什麼原理,同樣摸胸,有的呼喚愛情,有的帶來好運,而有的什麼都不為,是純享版的摸胸。

都柏林人有個新式傳統,就是觸摸莫莉·馬隆的胸部,

都柏林人稱她為豪放莫莉,她已經成為遠近聞名的旅遊吸鐵石。雕像是她推著板車一臉無辜,等待每天輪番來襲的狂熱遊客,

導遊帶著遊客到莫莉雕像旁邊,然後丟下一句:摸,拍照。

就像和共同生活十來載的老伴例行公事。

莫莉雕像出現在所有相關的旅遊手冊中,甚至在著名的旅遊網站上的相關評價也會說上一句,別忘了揉她的胸部,拍一張厚臉皮的照片,

儘管不知道照片拍給誰看,但朋友圈裡從此多了一條憂鬱的動態:

我們離得那麼遠,我知道你過得很好,但你不知道,在都柏林陽光明媚風兒輕搖的午後,我摸了莫莉的胸,兩回。

莫莉雕像出現在街頭是1988年,引起過爭議,藝術委員會對這尊雕像很失望,缺乏藝術性沒有價值。但市長說,都柏林人非常熱愛莫莉雕像,

那個時代不像現在,沒人會因為看到雙峰而震驚,所有孩子都靠母乳喂養。而所謂摸胸的傳統要到2014年左右開始,因為雕像挪動位置,更多人有機會看見她。

莫莉雕像不斷被摸胸造就了一出時代反戈,沒人講得清在面對雙峰這件事上,當下的人究竟是進步,還是退後?

在拉斯維加斯酒店賭場,最受歡迎的雕像是一群不拿正臉見人的女孩,畢竟她們每天經受的撫摸,比很多人一輩子見過的人還多。

這組雕像以表演的女郎背影為原型,不管創作者想表達什麼,在賭客眼裡只寫著兩個字,屁股,

摸不能白摸,過幹癮就成了耍流氓,任何行徑都需要背書,而在賭城人們傳言,摸雕像屁股能獲得更高賠率。

為了贏錢賭客放下尊嚴,背負起輕薄名聲,帶上加持過的賠率毅然走進賭場搏一把明天。

這組雕像叫瘋狂女孩,取材自拉斯維加斯歷史最悠久的同名艷情表演,很多年以來,每晚都有曼妙女子,用婀娜身姿撫慰賭客跌宕的血壓。

同樣的,女孩雕像也承載著過度的祈願,還要為賭客的賭局勞神費力。

輪到C朗的雕像,事情就變得異常簡單。

2014年公佈的C朗雕像,把他引以為傲的身體素質展露得明明白白,

不得不感謝藝術家,眼睛的確毒辣,人物特征抓得很準,

尤其是C朗緊致翹臀的反面,運動褲中部用心設計的突出部分,為整個雕像帶來了線條立體感。人物一定得有凹凸,但什麼地方著重突出很考驗藝術家的功力。

球迷愛他的球技,更愛他的身體,這不是開玩笑,

很顯然,這座11英尺高的C朗雕像很成功,突出的精華部分年複一年承受著球迷遊客們的喜愛,金光閃閃就像C朗的戰績一樣引人矚目。

哈佛大學最受歡迎的雕像來自約翰·哈佛,哈佛大學的恩人,

但約翰雕像是一種藝術創造,沒人知道歷史上真實的約翰·哈佛長什麼樣,於是藝術家根據哈佛大學一位小帥哥為原型,創造出這座雕像。

多少年來哈佛大學都有個傳統,只要考試前摸一摸約翰·哈佛雕像的腳——尤其是左腳鞋尖——老約翰一定會保佑考試順利通過,

越是充滿細節的儀式,越能讓事情顯得可信。也許具體到觸摸左腳,不過是習慣了左腳帶財右腳帶災的樸素預言。

但遊客何其多,總有難分左右的人,導致老約翰兩隻腳都閃耀金光。在此,謹代表個人對那些摸錯腳的遊客表示虔誠的祝願,願他們今後不再生活在鏡像裡,

約翰雕像每年至少5次水洗,遊客實在多,雕像也容易弄髒,甚至還有莫名其妙的人故意損壞雕像。

2012年就有人朝約翰雕像扔綠色油漆,最後不得不邀請修複公司來重新氧化修複雕像,

但約翰唯獨不需要洗腳,尤其是左腳,每年海量遊客的努力,讓雕像所有維護都只是徒勞。

終將閃閃發光,是每個深受熱愛的雕像必有的歸宿,

不過這些雕像放一塊,最親民的還是克羅地亞馬林的雕像。

也許因為馬林雕像不夠高大,再加上他那出眾的鼻頭,讓幾乎每個路過的遊客都想伸手充滿憐愛去撫摸他的鼻子,

馬林被認為是克羅地亞文藝複興時最偉大的劇作家,尤其以喜劇見長。從1991年開始,克羅地亞文化部以馬林之名成立了戲劇獎項。

戲劇來源於生活,必將重歸於生活。馬林雕像的用意非常契合這一母題,他就這麼一直安靜乖巧的坐在街邊感受浮世煙火,被動與人們互動,

這大約就是喜劇的最高境界。

雕像觸摸混雜了聖人崇拜與接觸巫術,面對巨大或者精美的雕像時,人們樸素的祈願與純粹的欲望泛上心頭,

觸摸雕像有時是莫名衝動,甚至沒反應過來,手卻早已摸了上去,

選擇觸摸什麼部位,是在身份信仰與雕像尺寸等因素考量之後的決定。太高的基本只能摸腳,不高的就選最有特色的部位,

摸到金色閃光,不過是大數據下沉的結果,證明人類的趨同性也很強烈,幾乎見不到把雕像摸得通體褪色的存在。

人們不一定期待未來有所改變,只消當下片刻的虔誠與歡愉,

但下次觸摸雕像前更慎重些,免得從雕像祈求來的好運,只是一手細菌。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