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髮過敏後頭腫的像ET,我媽給51區打了電話

你放棄了豐唇,掐滅了隆臀的念頭,以為自此在美容的道路上能全身而退,卻沒想到稀鬆平常的染髮會讓頭部異常腫大。

這看似匪夷所思的免疫學反應,卻已成為了日甚一日的健康隱患。

留學法國的英國19歲女大學生Estelle,自行居家染髮後感到頭皮灼燒與紅腫。

憑著過往的染髮經歷,Estelle判斷這是皮膚過敏的症狀,她老道的采取了抗組胺藥與凡士林潤膚的雙重措施。

然而一覺醒來後,她發現自己的頭從平常的22英寸,膨脹到24.8英寸。 「我變成燈泡頭,感到難以呼吸。」,

在緊急趕往醫院的路上,Estelle的舌頭開始腫脹。 當抵達急診時,她的眼睛幾乎無法睜開。 過敏導致的頭部腫脹,不僅流於表面向外膨脹,而是附著在頭骨的每一縷肉的雙向膨脹。

「到達醫院之前,我不知道自己還剩多久就會窒息。」 經過注射腎上腺素搶救後,Estelle的頭逐漸縮回原狀。 她事後總結此次遭遇的原因,是忽視了染髮劑皮試的重要性。

事實上,從任何正規途徑購買到的合格染髮劑,產品說明書上一定會提醒消費者,要在染髮前進行皮試。

應當在耳後塗抹染髮劑,持續24~48小時後觀察,如無異樣則證明受試者不會過敏。 而相比低濃度、時間長的標準皮試,高濃度、時間短的快速皮試,幾乎不太可能引起敏化。 換句話說,皮試時間短相當於白做。

而Estelle只進行了30分鐘皮試,還沒等皮膚出現陽性過敏反應,就上手往頭上糊。 或許無數愛美人士很難正視染髮的潛在風險,但請相信,自己的僥幸不應該成為忽視的理由。 根據2017年《哮喘和過敏雜誌》的一篇綜述表明,對苯二胺的過敏反應包括局部紅腫、瘙癢,甚至是水泡。

對於一年換四五次髮色的潮流達人來說,輕微的過敏症狀很難引起重視。 而當你擴大統計樣本,將目光投向遠方時,會發現接二連三的真實案例,足以讓人感受到染髮劑過敏的觸目驚心。

現年42歲的Julie對《太陽報》表示,自己上一次染髮是在十年前,當時已經出現了對染髮劑的輕微不良反應。

但Julie曾單純地認為,那是由於理髮師按摩的太用力,弄破了她的頭皮所致。 而在去年十月,Julie用巧克力棕色染髮劑,僅花了15分鐘便塗滿了整個頭。

然後在接下來的數天內,發生了嚴重的過敏。她的頭猶如充了氣一般越發腫脹,並感到極度令人難以忍受的瘙癢與灼燒。 「像是被一百萬只子彈蟻光顧過,我變成了愛麗絲的紅桃皇后。」,

在reddit社區wellthatsucks中,眾多網友分享著自己染髮的慘痛經歷。 有人從性感小夥變成了科學怪人。

也有人體質過於特殊,腫脹橫向發展,導致脖子和額頭一樣粗。

「homie說我看上去像個大號迪克,這既讓我難受又令人作嘔。」

歸其原因,染髮劑過敏由於其含有對苯二胺(PPD),這是一種極為常見的染色劑,有毒性。 而你幾乎很難在市面上,找到一種不含有PPD的染髮劑,這也是說明書會告訴你做皮試的原因。 但好消息是,染髮劑中的PPD含量不會超過2%,遠低於家兔經口致死量的300mg/kg。

很多姑娘通過自查,判斷出自身PPD過敏,放棄了居家染髮的DIY樂趣,選擇通過專業人士來規避風險。 但這並不意味著,專業人士一定會比你自己更加在意你的健康安全。 來自英格蘭米爾頓·凱恩斯的24歲姑娘奧戴爾,在15歲時得知自己PPD過敏。

自此之後,奧戴爾從沒有染過頭髮。但在2015年6月的接發中,理髮師建議她染髮以配合接發,並承諾染料是純天然成分,且絕不會觸碰頭皮, 然而奧戴爾的信任被接下來的過敏徹底擊碎。 第二天她的頭開始變腫,眼鏡被卡在臉頰,奧戴爾懷疑自己的額頭隨時會爆漿。

「爸爸帶我去了醫院,晚些時候媽媽趕了過來,她匆忙從我身邊走過,卻沒有留意到我。」 「最後是發現了我爸,媽媽才找到了我。」,

35歲的素食主義健身博主chemese,同樣非常清楚自己對染髮劑過敏,並且不惜任何代價避免使用它。

但在她的皮膚科醫生推薦下,chemese開始對指甲花、海娜花等天然染髮劑產生了興趣。 不幸的是,她的髮型師所使用的並非天然染料,仍含有的微量PPD,讓chemese一度無法睜眼。 儘管緩解過敏的首要措施,就是隔絕過敏原。但顯然,這對於很多女性來說極難做出抉擇。 「我哀求醫生不要把我的頭髮剃光,我情願忍受大頭,也不遠做一個大光頭。」,

追求美,是每個女孩的天性與權利,染髮之殤絕不是女性專屬。 在毛發較為茂盛的歐美人中,男性染胡須的需求較為普遍,而過敏反應也一樣如影隨形。

21歲的馬諾·博塔在女友的勸說下,決定將金色胡須染成黑色,為生活增添一些樂趣。 「我們只是覺得這很有趣,而且我至少可以剃掉胡須。」,

然而在染髮劑上臉的十幾分鐘後,馬諾開始感到發脹,他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遭受了化學灼傷。 他果斷剃光了臉毛,及時製止了臉皮繼續漲大。 可即便如此,馬諾仍然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恢復。

相較於頭皮的過敏反應,臉皮來的沒有那麼猛,但卻來的十分迅速。 嬌嫩的臉皮難以經受化學品的侵蝕,敏感如十三歲男孩的自尊心,稍不留意就給你個好臉色。

馬薩諸塞州的肖恩甚至這一點,他不惜花大價錢采購了just for man男性專用胡須染膏。 然而金錢辜負了肖恩的期望,他的下頜腫得像Homer Simpson。 然而說在嚐試了《為男人而做》之後,他的劇烈反應導致面部腫脹和燒痛。 「D’oh!我按照說明中的說明使用了胡須染料,但還是變成了這樣!」,

在消費者點評網站「消費者事務所」上,關於just for man的914個評價,九成九的消費者打出了最低的一星,無一例外是因為會造成皮膚過敏。

而令人擔憂的是,絕大多數理髮師都不會為客戶做皮試,即便做了也很難進行完整、有效的48小時皮試。 儘管《醫學研究雜誌》的論文表明,僅有3%的人會對PPD產生強烈過敏反應。 但隨著新冠疫情的大流行,這一數字將會在不久的將來逐漸增多。

歐萊雅色彩專家夏洛特·巴克分享了她的經歷,她從業多年來,一直在為客戶染髮,從未出現過任何狀況。 然而就在前不久,夏洛特為一名新冠痊愈者的頭髮上色時,這名熟客發生了嚴重的過敏反應。

英國國家美容美發協會(NHBF)表明,新冠患者或痊愈者,由於免疫系統剛遭受損傷,在染髮過程中將面臨更高的風險。 「因此,我們建議任何一位美發師,都應在染髮前48小時,為客戶進行嚴格的皮試。記住,有些人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感染了新冠。」,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的頭在染髮之後都會變成這樣,但這至少讓你在今後的形象改造中,多了一份敬畏與掂量。 當我們在為頭部爆腫的先驅傷感時,也不要銘記染髮的潛在風險,切記感到不適及時就醫。 也請你相信,有人迷戀豐唇,也有人冒著生命危險隆臀,但絕不會有喜歡一個又大又腫的頭。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