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普驚天慘敗!法院判決錘死他家暴:酗酒吸毒,瘋狂毆打前妻十幾次…

荷里活著名男星Johnny Depp起訴《太陽報》一案,倫敦高等法院最新裁決德普敗訴。

這起官司的前因後果可以簡單概括為一句話:關於德普是不是個「家暴男」(wife-beater),我們都有不同的看法。

《太陽報》覺得他是,德普覺得自己不是。

2018年,《太陽報》多篇報道稱德普是「家暴男」,被德普以「誹謗」的指控起訴。

《太陽報》請了德普的前妻Amber Heard作為證人,這場世紀大戰的兩方就成了Amber和《太陽報》VS德普。

而他們撕逼的重點就是,論證德普到底有沒有家暴。

現在法官裁決,《太陽報》的報道內容「基本屬實」。

也就是說,德普不僅輸了官司,而且法庭還給他認證了「家暴者」的名號。

Amber Heard這一方基本上是全面取勝,提出14起德普襲擊她的事件,其中有12次都被法庭認定了。

相對的,德普可以說是慘敗,但他這一方明顯很不服這樣的判決。

德普的律師非常生氣,直接抨擊了法官,說這個裁決「既令人費解,也有悖常理。」

「這個判決漏洞百出到,如果德普先生不對這個判決提出上訴,那才荒謬。」

看樣子德普可能還是會選擇繼續上訴。

高等法院的判決被視為,是Amber在和德普的法律鬥爭中取得的「第一輪」勝利,因為他倆的官司可不止這一件。

法庭認定的12起襲擊事件

這一對荷里活前夫妻的世紀撕逼,很多人可能已經看疲了。

他們於2009年拍攝電影《朗姆酒日記》時相識。

2015年2月結婚,長達15個月的婚姻裡,他們的關係迅速惡化。

2016年5月,Amber提出離婚並指控德普家暴,德普否認了指控,之後兩人達成庭外和解。

事情要是從這兒就結束了,那也就沒後來那麼多事兒了,但2018年《太陽報》一篇報道裡直接說德普是「家暴男」(wife-beater),被德普起訴誹謗。

這個官司的審判從今年7月初開始,持續了三周。

這三周的時間裡,每一天全世界都在被瓜田包圍,雙方你來我往,互相瘋狂潑髒水,各種揭老底。

我說你在床上拉屎,你說我跟不同男的有婚外情…

整個審判過程爆的料,足以令全世界的網友在瓜田裡撐死。

不過審判最主要的依據,不是看誰的故事更聳人聽聞,主要還是看「家暴」是否真的存在。

根據雙方提供的大量證據,其中包括一系列短信、錄音和視頻,還有很多人證。

並且法官是在詳細研究了被告依賴、原告認為法庭應該列為首要考慮的14起事件的細節之後,才做出的裁決。

所以這14起事件,是重中之重。

那我們就一起來看看Amber所說的德普襲擊她的這14起事件吧!

1、2013年初

Amber說這是德普第一次打她。

德普在和前女友薇諾娜瑞德交往時,文了「Winona Forever」(永遠的薇諾娜)的文身,兩人分手後,他就把文身改成了「Wino Forever」(永遠的酒鬼)。

2013年Amber評論了一下這個文身後,德普扇了她一記耳光。

法官說,「單獨來看,這一次德普襲擊希爾德女士(Amber)的證據可能不夠充分,但從整體來看,我認為它確實發生了。」

2、2013年3月8日

Amber把前任的一幅畫掛在床邊,德普很生氣,試圖把這幅畫點了,並用力打她,「力氣大到她嘴唇上的血都蹭到了牆上」。

法官說,「總的來說,我的結論是,德普確實像希爾德女士和被告所說的那樣襲擊了希爾德女士。」

3、2013年6月

Amber說,她的一個朋友觸碰到了她,當時正在「吸毒」的德普就變得「憤怒」和「嫉妒」。

衝她扔眼鏡,撕碎了她的裙子,還把他們當時所住的小木屋毀壞了。

法官說,「這場爭論和財產上的損失,是德普先生被他性格中‘怪物’的一面主導時的態度縮影。

我也接受希爾德女士的證詞,她所描述的,德普先生對她進行了身體上的攻擊。」

4、2014年5月24日

兩人坐私人飛機時,喝得酩酊大醉的德普向Amber扔東西,將一把椅子推向她、扇她耳光、踢她的後背,最後德普醉倒在了廁所。

法官說,「在飛行過程中,這些語言侮辱變成了身體虐待。」

5、2014年8月17日

Amber說德普有「幾次狂躁發作」,他的私人醫生不得不飛到巴哈馬來幫忙。

在一次攻擊中,德普對她又打又踢,還抓頭髮。

法官說,「我發現德普先生很可能至少推了希爾德女士一次。我無法斷定除了這次襲擊之外,還有更多。」

6、2014年12月17日(未被認定)

Amber說德普在洛杉磯對她很「暴力」,後來他發短信說自己是「該死的野蠻人」和「瘋子」。

對於這起事件,德普否認了任何有關暴力的指控,並表示對方「並沒有提供任何有關暴力的細節」。

法官說,「綜上所述,我不認為德普先生對希爾德女士構成了身體上的攻擊。」

7、2015年1月25日

兩人在日本東京時,德普推了她,扇了她耳光,還抓了她頭髮,然後站在她面前大喊大叫。

法官說,「我的結論是,德普確實襲擊了希爾德女士。」

8、大約在2015年3月3日-3月5日左右

為期三天的澳大利亞之行中,德普因涉嫌使用搖頭丸,兩人發生爭執,德普多次毆打Amber。

她說,他整晚沒睡,嗑藥喝酒,第二天早上又襲擊了她。

第二天晚上,德普把她推到一張乒乓球桌上,扯下她的睡衣並襲擊她,然後把一部電話砸向牆壁,割傷了自己的中指。

她還說,德普用顏料和他手指上的血,在房子周圍塗鴉給她寫下了一些信息,對此,德普承認自己是在「完全震驚」的情況下這麼做的。

Amber說「為了留下信息,他還滿房子撒尿了」,撒尿這一點,德普否認了。

這一次,法官也接受了Amber的證詞。

9、2015年3月

Amber、德普和Amber的姐姐一起在洛杉磯的時候,德普變得「狂怒」,開始滿房子毀東西,然後「反復地重重地」打她。

德普還試圖把她姐推下樓梯,然後回過頭來又開始打她。

法官說,「簡而言之,我認定德普先生確實襲擊了希爾德女士。」

10、2015年8月

德普打她,掐著她的脖子把她推到牆上,「讓她為自己的生命安全產生恐懼」,這一說法被德普否認了。

法官說,「我認定,希爾德女士被德普先生襲擊。我接受她在那種情況下對自己生命安全的擔憂。」

11、2015年11月26日(未被認定)

德普撕裂了她的裇衫,「把她扔在房間裡」,衝她扔了一個酒杯和「一個很重的玻璃酒瓶」,還把她推到椅子上,導致她的頭撞到牆上。

德普否認了所有虐待指控。

法官表示,他不能就這一指控做出判決,因為德普在作證的時候從未被告知過這一指控。

12、2015年12月15日

德普向她扔了一個酒瓶,扇了她一耳光,拽著她的頭髮拖著她穿過公寓,據說還扯掉了她的「大把頭髮」。

法官認定襲擊。

13、2016年4月21日

Amber的30歲生日派對,德普很晚才到,當時他「醉醺醺的,藥物上頭」,客人離開後兩人發生了爭吵。

德普衝Amber扔了一瓶香檳,幾次把她推倒在地,留下一張紙條,上面寫著「Happy Fucking Birthday」。

而德普對於這一晚的說法是,Amber「喝得酩酊大醉」,在他躺床上看書時襲擊了他,朝他臉上打了四拳,然後他抓住她的胳膊,阻止了她。

法官說,「他襲擊了希爾德女士,就像他之前緊張焦慮情況下所做的那樣。」

德普說,第二天Amber或者她的一個朋友在他們的床上拉屎了,這件事促使他下決心和Amber離婚。

14、2016年5月21日

Amber和朋友們在公寓,德普到的時候是「酩酊大醉、藥物上頭」的狀態。

Amber說德普「非常生氣」,把她的手機扔向她,打在了她的眼睛上,然後把能砸的東西都砸了。

法官依然認定,「德普先生確實襲擊了希爾德女士」。

以上的14起案件在這次的判決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德普敗訴並不是最終結果,他很可能還會繼續上訴。

Amber的律師團隊現在正在關注明年5月份,在美國的第二起誹謗案。同樣是德普起訴,因為2018年Amber在《華盛頓郵報》上寫了一篇關於家庭暴力受害者的專欄。

雖然裡面沒有提及德普的名字,但Amber這樣以家暴受害者自居,還是被德普起訴了。

混亂婚姻中的各種醜聞

他們的官司感覺真的要打到地老天荒,其實縱觀這整段混亂婚姻裡的幺蛾子,其實大家最關注的,還是那幾件醜聞。

在雙方的索賠和反索賠中,關鍵事件也就是那麼幾件:

1、拉屎門

上面已經提到過,發生在2016年4月Amber的生日派對上。

派對當天晚上,Amber聲稱被家暴,這個指控被倫敦高等法院認定了。

派對第二天,德普聲稱Amber在他們夫妻的床上拉屎了。

對此,Amber的回應是,那不是她拉的屎,她永遠都做不出那麼惡心的事情,屎是他們的小狗拉的。

「拉屎門」法官也裁決了,說Amber沒有在床上拉屎,更有可能是他們養的其中一隻狗狗拉的。

2、「斷指」事件

根據Amber的指控,在三天的澳大利亞之旅裡,因為德普服用搖頭丸,她和他發生爭執。

德普是在爭吵中,將電話砸到她頭旁邊的時候,割下了自己的指尖。

在法官的判決中,用了17頁的篇幅來描述這場爭鬥。

他指出,德普已經承認,受傷後他用自己的血在夫婦倆租住的房子牆上塗鴉,「這表明他的憤怒有多深。」

至於為什麼會「斷指」,法官說,「受傷的確切原因還不確定」,「很可能是德普先生被一塊碎玻璃意外割傷了手指。」

3、飛機上的事故

Amber說德普酗酒,在私人飛機上衝她扔東西,用椅子推她,打她,踢她的後背,最後昏倒在廁所。

法庭還播放了這一事件期間的錄音,其中可以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說「看好他」,還有一個男人低聲呻吟的聲音。

在作證時,德普並沒有確認錄音中的男人是他,但他也承認,不記得飛機上有其他人發出那樣的聲音。

他說,這種聲音聽起來「像一隻痛苦的動物」。

對此,《太陽報》的律師回應說,「我覺得你就是那只動物。」

其實大部分「有噱頭」的事件,都已經在倫敦高等法院的判決當中了,比如拉屎門,這個撲朔迷離的醜聞總算是有了一個結果。

不是Amber拉的,更有可能是狗拉的。

但Amber和德普雙方之間的戰爭還未結束,甚至可以說才剛剛打響。

這一輪的勝利對Amber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這個判決很可能會影響他們之間接下來的兩場迫在眉睫的法律鬥爭。

一場是預計明年5月在美國審理的,德普起訴Amber誹謗,要求賠償。

還有一場是Amber反訴德普,指控他誹謗以及對她施暴。

Amber在8月向美國法院提交的訴狀中,指控德普使用虛假社交媒體賬號和惡意攻擊來玷污她的名譽,要毀掉她的事業。

還指控德普對她施暴,並且引用了《太陽報》誹謗案中出現的很多事件。

現在德普輸了《太陽報》一案,Amber無疑會很開心,因為她接下來的案子贏的可能性也增加了。

不過德普很有可能還會上訴,兩方的其他官司也還在進行。

德普敗訴這個裁決結果,可能只是這一集的結局,現在可以預知的,就是明年5月還會有一場」吃瓜盛宴」。

至於這場戲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真正迎來大結局,就沒人知道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