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美國有這麼多假監控?

在美國,幾乎有一半的家庭監控攝像頭都是假的。 其真偽度或許連美國中情局都無法肉眼可辨。

Amazon上持續火熱的爆款單品之一就是「仿真模擬監控攝像頭」。

「你只需花費幾美元,0人工費,就可以永遠杜絕有人在你家門口大便。」,

一般來說,一個基本的入門級監控系統成本價就需300美元左右,除此之外還需約450美元的安裝費。 如果遭不法分子毀壞,維修又是一筆不小的費用,所以仿真品就成為了老美明哲保身的最佳選擇。

作為一個有持槍許可的國度,陌生人登堂入室,隨即擊斃當可判無罪。 但這裡的犯罪高手並沒有打算進來就送死,他們十有八九會反客為主,瞄準你,然後嚼著你桌上剩的奇多。

一名入室盜竊者因在女子浴缸裡裸體吃奇多而被捕,

除了比佛利山莊等富人特區,被偷快遞,被順寵物,或是被某個單純的人借用了廁所,那對老美來說都是常有的事兒。 這些問題多年來也一直困擾著美國部分地區的市民。

你以為你是安全的,當你看到鴨子在巡邏,

所以挨家挨戶,或貧或富,安裝監控攝像頭似乎成為了必要的保命標誌。 「預防勝於治療,尤其是在面臨持續增高的犯罪率時。」, 「沒有人願意最終成為任何形式的暴力或盜竊的受害者。」,

據美國IPVM統計數據顯示,在1.2億的美國家庭中,約有2400萬家庭都安裝了監控攝像頭。 但沒人知道其中究竟參雜了多少仿真品,也沒有人知道這些模擬器到底抵制了多少麻煩製造者。

在亞馬遜的買家評論中,有不少人的生活正在被仿真監控拯救。 住在北卡羅來納州的馬文·科恩是一名退休老人,他所住的街區經常發生非法家庭入侵,於是他在亞馬遜上購買了15.99美元的仿真監控。

「假監控讓我無需真正花光所有精力,就能創造出高科技家庭監控系統的外觀。」 「我叫它們史密斯和韋森,當涉及到與壞人打交道時,讓我們面對現實吧,這些人並不太聰明。」

特洛伊·格利登是個住在得克薩斯州的單身女性,當她與鄰居因財產糾紛發生爭吵後,威脅和謾罵總是出現在她的房屋周圍。 「因此我尋求了一種可能阻止他采取任何行動的辦法,就是裝個仿真監控。」,

「顯然,如果發生什麼事,我將沒有任何證據,但是,我至少在嚐試阻止它的發生。」 她表示在安了假監控後,鄰居的步伐都變得紳士了,即便他以前是個趾高氣昂的退休州警官。

據Homewatch的調查記錄顯示,60%的竊賊正在尋找監控攝像系統,而其中40%的人發現後選擇了另一個目標。 不得不說的是,假冒監控的確有用,但幾美元的假監控有時只適用於民間,當這一技術被一些坐在高位上的老美發現後,開始大膽的將其用於公共場合。

位於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市的一位男性表示,他清楚地看到了酒店外面的標牌——為保護您的財產,24小時監控。 因此,當他發現自己的車被砸開,以及自己所住酒店的房間被人闖入後,他立馬報了警。 但當警察要求看錄像時,酒店告訴他們監控是假的。

偽造安全攝像頭標誌的弊端,

商家實際上沒有監控,但標識可能會誤導小偷和客戶,

「我認為這對顧客來說是一種誤導或欺詐,並且酒店沒有為打碎的車窗或被偷的筆記本電腦承擔責任。」, 「我甚至懷疑這是一場自導自演的超級詐騙!」,

還好假監控沒有危及到他的生命安全,但19歲的卡洛·米塞爾就沒有這麼幸運。 經《紐約紀事報》披露,位於加利福尼亞,舊金山開往匹茲堡及灣角站的BART列車上,只有22.6%的攝像頭系統是真實有效的,其餘77%的監控都是偽造或者壞掉的。

BART承認,77%的火車攝像頭是假的或不起作用,

「多年來,BART一直依靠大量的假冒攝像機來欺騙犯罪分子和通勤者。」, 而這件事,在慘劇發生後才被公之於眾。

2016年1月9日,在去往西奧克蘭的火車上,一名19歲的男子遭到了致命槍擊。 儘管其家屬獲得了10000美元的補償,但由於沒有可靠的監控記錄,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至今這名嫌疑犯仍逃亡在外,不知下落。

火車站某台真監控拍攝到的嫌犯,

眾所周知,篡改監控攝像頭是荷里活式英雄和罪犯的常見行為。 在電影《生死時速》中,基努·裡維斯和桑德拉·布洛克為了不讓丹尼斯·霍珀把車炸飛,不得不讓一輛巴士以固定速度行駛。 為了騙過霍珀,他們將監控視頻循環播放,讓所有人都逃了出來。 或許以後,荷里活式大片將不再執著於篡改監控記錄,而是將目標轉移到辨別真假監控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