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ele獲獎大喊“做女人很驕傲”遭狂罵?網友:侮辱跨性別!

前幾天,Adele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中心。

她在全英音樂獎頒獎典禮上拿獎拿到手軟,一席深V禮服端莊美麗,左手的大鑽戒還引起了是否已與男友訂婚的猜測,但在所有的事情裡,竟然是Adele的獲獎感言引起了互聯網的軒然大波。

因在全英音樂獎首個「性別中立」獎項的獲獎感言中興奮地大喊:「我為作為女人感到驕傲」, Adele被一些網友指責為「恐跨性別者」,還有人表示對她非常失望。

相信看到這,大家都一頭霧水。這都哪兒跟哪兒啊?但現實就是這麼瘋魔…

本周二是全英音樂獎的頒獎盛典,今年獎項設置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改變。以往的最佳男歌手、最佳女歌手獎項,被合並為「年度歌手獎」,不再對性別作出限制。

雖然不知道英國人是出於什麼目的改變了獎項設置,但從結果上來看,這本來是個不錯的創舉,無論什麼性別的優秀藝術家都有機會得到獎項的認可。

去年一整年都非常繁忙的Adele,憑借著沉寂六年後推出的《30》專輯,一舉拿下了年度最佳歌手,最佳專輯和最佳歌曲三項大獎。

在為首次不設性別的最佳歌手獎項發表感言時,Adele難掩激動,說了下面這一段話:「雖然我明白這個獎項為什麼改變了名稱,但我想說我真的很享受作為女性,作為女歌手的人生,真的!」

「我為女性們感到驕傲,非常,非常驕傲!」

當她說完時,頒獎典禮的舉辦地倫敦O2體育場裡一片歡呼和掌聲。從字面意義上來看,這就是Adele鼓勵其他女性更自信,將自己的成就與其他女性分享而已,還挺鼓舞人心的。

但這段話卻讓一些網友感到不適。他們認為,就像Adele第一句提到的,這個獎之所以模糊了以往的性別概念,就是為了給更多跨性別音樂人機會。

而Adele作為順性別女性獲獎,本來就有點「得了便宜賣乖」的意思(實在不知道怎麼想的),她在致辭時就應該低調一些。

他們覺得Adele反復強調「作為女人」這樣的詞,是在刺激其他跨性別女性(男變女),顯擺自己的性別比她們優秀,一股子優越感。

為此他們給Adele扣上了恐跨的帽子,還冠上了這兩年臭名昭著的熱詞「Terf」。Terf專指反對跨性別的激進女性主義者,之前被加之這個罵名最著名的人就是JK羅琳。

其中一個網友評論:「所以…Adele是個反跨女咯?行吧,行吧。」

另一個評論:「我一直覺得Adele不順眼,我從來沒想明白為什麼,在她抱怨全英音樂獎的性別中立設定後,我想我搞清楚原因了。」

還有個網友看上去是在為Adele說話,實際上卻在陰陽怪氣:

「拜托,不要哇,Adele才不可能是反跨女呢(陰陽怪氣的反諷語氣)。她那個獲獎感言雖然有點寓意不明,但可以被理解為有反跨傾向。求求了。」

前兩條網友已經被罵得刪帖了。

還有更讓人看不懂的誇張言論:

「誰想到Adele也是個反跨女啊,她利用她的特權在公共場合詆毀變性人群體,對於那些處於困惑期的青少年來說太不友好了。」

另一位評論家說:「我喜歡Adele,但她一直強調自己是女人的會獲獎感言,似乎有點挖苦跨性別的意思,非二元性別藝術家應該得到更好地對待。」

還有說自己再也不聽Adele歌的,不會再花錢買她的專輯的,一個個好像Adele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一樣,但她僅僅是為自己身為女性獲得這個獎項感到自豪而已。估計她根本就沒有冒犯任何人的意思。

支持Adele的網友馬上就反問這些抹黑她的人:「她就是一名女性啊,實話實說也要被罵嗎?女性不配為自己感到驕傲嗎!」

作家Jane Symons表示,她看到Adele普普通通的宣言被這樣曲解後不知該哭還是笑:「十年前如果有人告訴我,有個女人因為公開表示她對自己的性別很滿意而被攻擊,我會哄堂大笑,但現在這事真的發生了。」

對Adele的攻擊,就連一些跨性別者也覺得大家太敏感。

教師Debbie Hayton在文章中寫道,Adele這樣有才華的女性,僅僅因為大聲說出了自己的性別,就要被討伐實在不合理。她身為跨性別女性,並不覺得自己會被這樣的話冒犯。

「Adele給女性傳達的信息很鼓舞人心,她是個賣出了數千萬張唱片的女性,她為身為女人感到自豪,這是值得慶祝的事,為什麼要譴責她呢。」

英國名嘴皮爾斯·摩根,也對網友動不動給人扣反跨帽子這件事表示了嘲諷:

「太可恥了。Adele怎麼敢違背性別中立四個字,為自己身為女性感到驕傲喲?她絕對是個反跨惡魔,立馬封殺她。」(他說的是反話)

有人擔心這樣鬧下去,Adele將不得不為自己本身沒有任何錯誤的言論道歉,那樣的話,以後被誤傷為「Terf」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歐美近年來政治正確的思潮越來越激進。

最開始,當JK羅琳就跨性別女性和女性使用衛生間發表自己看法的時候,人們還都在認真討論,以解決問題的心態各抒己見。但隨著Terf這個反跨的名號逐漸被濫用,性別話題成為了歐美創作者提都不敢提的事。

RT

《The Handmaid’s Tale》小說作者瑪格麗特·阿特伍德,去年在網上轉發了一篇關於「為何女性」一詞彙變得越來越讓人不敢說出口」的文章,對歐美對順性別女性言論的苛刻表示不滿。

隨後,這位81歲的老人被200萬twitter粉絲罵「肆無忌憚地仇視跨性別。」

還有人到維基百科,把她的詞條加上了Terf的標簽。

創作了《好兆頭》《美國眾神》的奇幻文學大師尼爾·蓋曼,一直以LGBT友好的形象著稱,去年還和其他作家聯名承諾會幫助跨性別群體。

但有人翻舊賬,說他是個恐跨者。證據就是他90年代的作品《睡魔》中,有一幕反派否認男兒身女兒心的「萬達」是一名女性,令萬達和他爭吵起來。他們斷定尼爾·蓋曼和反派有著同樣的想法。

這事真的很離譜。這部作品直到前幾年還被稱讚性別平等意識遠遠超過了同時代作品,卻在今天成了被批判的對象。

尼爾·蓋曼無語表示:網友太喜歡斷章取義,因為在整部漫畫中,這樣的設置是為了讓大家意識到,儘管所有人都不承認萬達是一名女性,但她就是自己認為的樣子,從未改變。

更令人擔心的是,Terf一詞的標準在被不斷降低後,逐漸脫離了原來的語義,變得有點像「b**ch」等蕩婦羞辱的詞彙一樣,成了純粹辱罵他人,尤其是侮辱女性的詞彙。

早在Adele這次爭議前,就有人用Terf這個詞當作罵人的詞彙侮辱她:

「Adele再減肥就要變成一個反跨女的樣子了…」

「我知道我為甚麼討厭Adele了,她看起來像個反跨女。」

就像金色齊肩發被妖魔化成為Karen(不講理種族歧視的白人女)的標準造型一樣,短劉海在歐美文化中已經成為了Terf的象征,留這樣髮型的女性會被嘲諷。

當年艾瑪·沃森把劉海剪短的時候,就被很多人嘲諷:「像個Terf」。

鬼馬女歌手Grimes,很長時間都留著這樣的短劉海,所以也經常被人罵Terf。甚至有人評價:「她就是因為不再留Terf的髮型後,才成功勾引到馬斯克的。」

甚至遊戲出了個齊劉海版的皮卡丘,也要被說成是terf髮型。

短劉海最早是女性反對傳統審美,表示獨立的標誌,現在已經被妖魔化成了反跨的象征。

歐美大眾對反跨的標準越來越低,造成的後果卻是讓真正的恐跨人士渾水摸魚,在人們攻擊一些無辜者時,輕鬆逃脫譴責。

事實上這次已經出現了不少真正的恐跨者,把Adele當成了自己群體的代言人:

「太好了,現在我更喜歡Adele了,儘管我根本不在乎她的音樂,JK羅琳同理。」

「(聽說Adele是反跨女)我現在立馬去聽她的歌,我的合作夥伴喜歡她。」

」反跨女最棒了~」

Adele被真·反跨和較真的跨性別活動人士翻來覆去地利用,本身就是很諷刺的事情。明明是大喜事的頒獎典禮,都變得晦氣了。

對於保護少數或弱勢群體,與其瘋魔地揪著明星的一兩句話不放,不如多做一些實事,討論一些有實際意義的問題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