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中性人”,這群男人拿刀切掉了自己的私密部位…

去年底,大都會警察突擊了一個位於北倫敦一所公園附近公寓的邪教窩點。

但這個「邪教」和人們常聽說的邪教不大一樣。警方發現,該組織成員都對閹割生殖器特別興趣,甚至大多數自身都已經進行了」閹割手術」…

這件事最初被發現是成人網站上相關視頻的發現。警方在進行網絡犯罪追捕時,發現英國成人網站付費頻道有節目是關於「真實人體閹割現場」。 根據按次付費的觀眾的要求,該頻道主播表示他們願意切割「任何一部分」觀眾想看到的隱私部位,選項包括丁丁、乳頭和其它。 該頻道也絲毫沒有低調的意思,他們在twitter上也有對直播間的宣傳,號召網友點入他們的頻道付費觀看「真實閹割節目」。 警方想到,這群人會不會和世界上其它地方出現過的「Nullos」亞文化有關。 「Nullos」是「生殖器無效」的縮寫,本世紀以來,包括美國和南美等國家在內的一些地區報道過有男性自己切掉生殖器的案例。而這個群體在全世界有著高達1萬至1.5萬名跟隨者,這些人都對自己做出了這種極端行為,讓人覺得非常不能理解。

英國警方的擔心是,這次網絡發現可能會導致英國第一起「Nullos」邪教組織的發現,過去幾十年來,英國還從未發現過此類組織,這是第一次。 於是,大都會對涉事的這個組織進行了突擊檢查, 到達案發地後,他們在現場一共發現7名「Nullos」成員,全部為男性,年齡從30多歲到60多歲不等,其中為首的一名男子是挪威人,44歲,自稱「太監製造者」(The Eunuch Maker)。 而據警方盤問,這名頭目已經通過diy手術切除了自己的隱私部位… 為了查清這個組織更多的底細,弄清他們是否還有分支合作和同夥,以涉嫌串謀造成嚴重身體上的罪名,警方沒收了他們的電腦等直播工具帶回研究。而被抓捕的幾人受到保釋很快就重返外界了。 聽聞這一起「邪乎」的怪事,如今當地附近的居民都有點隱隱擔憂,自己的社區怎麼出現了這種會閹掉自己的怪人,和這事背後還有沒有更大的邪教,擔心會給社區的未成年人帶來不好影響…

同時,這群人為何想要閹掉自己,也成了讓人最不能理解的點。 但警方認為,「Nullos」這種亞文化越來越在世界流行,可能和2012年發生的一起關鍵轉折點事件分不開幹係。 2012年,日本國發生了一件讓人「怪惡心」的新聞。 一名叫做杉山的22歲藝術家,當著數十民賓客的面表演了一場行為藝術。

當時,他和70餘人聚集在東京西區住宅一個高檔住所的招待廳,這名藝術家全身穿著專業廚師的行頭,正在一張桌子上非常精細地烹飪他面前鍋子裡的菜肴。 所有賓客坐在大廳的豪華餐桌前,等待著他的作品——對比這70張嘴來說,藝術家面前的小鍋和臨時灶具看起來顯得太業餘了,根本不夠分。

所以,鍋裡面烹飪的是什麼珍貴食材,讓眾人都想分杯羹呢? 而答案就是——杉山自己的丁丁及全套裝置… 2個月前,杉山在家自己閹割了自己,還把切下來的原屬身體部位冷凍了起來。 之後,他在twitter上廣發「英雄帖」, 「我以 10 萬日元(800 英鎊)的價格提供我的男性生殖器(完整的陰莖、睾丸、陰囊)作為一頓飯的主菜。我是一名日本人。」, 「我的這些器官在 22 歲時被手術切除。經檢測,我沒有性病。器官功能正常。也沒有接受女性荷爾蒙激素治療(沒有進行性別轉換)」, 他想要「拍賣」自己的丁丁作為大餐。 這個帖子一出,可以想到,很多人都無比震驚和好奇。而有70名群眾真的報名了這頓「丁丁之餐」! 實際上,這名藝術家曾考慮過自己吃掉,但後來改變主意,覺得這種「好事」應該分享給大家。 而為了參加這次行為藝術的體驗,也為了「吃到」這名藝術家提供的身體部位,每位入場者還繳納了160鎊的入場費,並簽署了」免責聲明」。 「如果吃完後感覺身體不舒服,那麼活動主辦者將不會承擔任何責任。」, 為了增加本次行為藝術表演的專業性,這位藝術家還找來一位專業廚師在旁邊指點自己烹飪丁丁。最後,丁丁和蘑菇以及歐芹一起裝盤盛出。 來現場的70位賓客,最終有5位勇敢嚐試了這盤「人體大餐」,他們的身份分別為一對夫婦,一名漫畫家,一名32歲的女性和22歲的活動策劃人。 其餘60多名賓客最後享用了牛肉或鱷魚肉。

事後,杉山被當地警方以暴露不雅的罪名為由逮捕,之後釋放。 但他又隨即接著切掉了自己的乳頭…

看得出來,這群切掉自己隱私部位的特殊人群都是自願對身體進行了這一極端改造。造成他們這一特殊心理的,統計結果表示是來自於他們對自身的性別認同有障礙。 「Nullos」文化下的人群將自己特殊定位為「既非男又非女」,是基於非二元論的性別認同。大部分成員都是男性,他們熱衷於或已經實施去除丁丁手術,因為他們」既不想變成女人」,也討厭自己目前男人的身體。

其中一些男性的性取向對象是女性,也有男性的性取向對象是男性,性取向對他們進行丁丁去除手術沒有影響。

而說到這群人最讓人好奇的一個點,他們是怎麼完成這個手術的? 在我們古代有宦官這一特殊職業的存在,大家也在影視劇裡看到過不少類似閹割的場景。而放在現實生活中,這些自願成為「Nullos」的人沒有這種「專業機構」可以去,大部分人都是選擇自己在家diy。 來自美國華盛頓的23歲小夥Trent Gates,就曾對媒體詳細公佈過自己的手術流程。

他在2016年自己家中進行了第一次手術,切除了睾丸。半年後,他在外面的汽車旅館又自己切掉了丁丁。 他表示,自己進行了所有可能的準備工作,包括對手術器具陶瓷刀進行消毒,提前服用了止痛片。 手術做完後,他還忍痛將切下來的身體部位放進了冰箱冷凍室儲存,然後,他直奔了醫院。

接待他的醫生無比震驚,立即為他進行縫合,並對他的自述「沒人是我自己幹的」表示嚴重質疑,還找來了精神科的醫生對他進行精神鑒定,對方表示」奇跡般地,這孩子很清醒…」, 接著,小夥在醫院躺了一個月,期間還用導管幫助排尿,外科醫生再次為他縫合。 他表示,他的父母和外祖父母都理解他的做法,唯一隻是母親受不了那根冷凍的器官後來違反他的意願將它丟了。 「我不想成為一個女人,我想成為兩者之間的一種中間立場,介於兩者之間的雌雄同體。 「我感覺更快樂了。我感覺更像我。我覺得,我猜,在某種意義上更自由。有點難以形容。 內心深處,我感覺更像我一直以來的我。」,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