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熱莎翁粉絲在紐約放飛60只小鳥,百年後竟變成全美國的災難!

說起來,能登上維基百科詞條的人,多多少少都對人類歷史產生影響的,有的可能對世界作出了重大貢獻,也有的可能造成了巨大的破壞。 可還有一些原本普通的小人物,一個猶如蝴蝶扇動翅膀般不經意的舉動,對大自然和人類文明造成了深遠的影響。 Eugene Schieffelin便是這樣一個人,最近,Reddit論壇上的網民挖了他的故事: 他原本是一位普通的「鳥類愛好者」,就因為自己的愛好,不經意間對北美大陸的生態和經濟造成了巨大損害, 影響直到今天還在不斷延續…

這一切,還得從19世紀說起。 1827年,Eugene Schieffelin出生在美國紐約,他所在的家族來自德國,是曼哈頓地區最古老的家族之一,祖父曾參加過獨立戰爭,說起來算是美國第一代移民。 Schieffelin沒有什麼不良嗜好,就喜歡閒暇時搜集珍貴鳥類, 他本人是「美國環境適應組織」的一員,這個組織是民間性質的,致力於從外國引進」有用和有益」的動植物。

那年頭尚沒有科學的生態觀念,引入外來物種也沒什麼阻力。 Schieffelin不但喜歡鳥類,還是個莎士比亞文學的狂熱愛好者。 1870年,他突發奇想,決定把莎士比亞的戲劇和詩歌裡所有提到過的鳥類全部引進到美國… (莎士比亞作品裡提到的有山鴉,鷦鷯,貓頭鷹,夜鶯,雲雀等。),

這位偉大劇作家經常把喜愛的鳥用在作品裡,在《羅密歐與朱麗葉》裡,夜鶯代表深沉浪漫的愛情。 在《李爾王》裡,貓頭鷹的尖叫代表人物內心的緊張。

可以說,這些鳥的出現,為莎士比亞的作品增添了更多浪漫色彩。 Schieffelin渴望將這樣的「浪漫」移植到北美大陸,他渴望在夜晚看到貓頭鷹,在花園聽到夜鶯的歌唱,在清晨聽到雲雀鳴叫… 於是乎,在他的一手策劃下,這些原本只存在於歐亞大陸的「莎士比亞同款小鳥」,被Schieffelin一批又一批運到了美國,在紐約中央公園放生。

從1870年開始之後的二十年裡,Schieffelin鍥而不捨地將各種「莎士比亞鳥」搬運到美國,直到1890年年中才完成最後一批鳥的引入。 這個漫長的工程完成以後,Schieffelin本人無比欣慰,畢竟在他的構想中,一個莎劇般浪漫的紐約城,一個充斥著各種詩意小鳥的美國就要誕生了… 然而,這些在美國落地的「莎士比亞鳥」裡,其中有60只外表可愛,叫聲悅耳的小鳥——紫翅椋鳥, 儘管它只在莎士比亞的《亨利四世》裡被提到了一次: 「我要養一隻椋鳥,僅僅教會它說‘摩提默’三個字,然後把這鳥兒送給他(國王),讓它一天到晚激發他的怒火。」, 這種看起來存在感並不高的小鳥,最終卻意外成了這片大陸最可怕的入侵物種之一…

紫翅椋鳥又稱歐洲八哥,屬於椋鳥科,它們是中小型雀類,會辨別人的不同聲音。 被Schieffelin帶到紐約中央公園放生以後,紫翅椋鳥很快就以這裡為起點,開啟了瘋狂的繁衍和「殖民」之路。 幾十年過去,它們的數量很快突破上億。 椋鳥是雜食鳥類,喜歡在樹上打洞築巢,繁殖力強大,喜歡成群結隊活動, 最重要的,比起本地鳥來,這些來自歐洲的「鳥類移民」有很強的競爭意識,很快以瘋狂的速度擠壓了當地鳥類的生存空間,甚至開始直接威脅人類的安全和經濟體系。

椋鳥對人類安全最大的威脅便是在機場,椋鳥群經常成群結隊地快速飛行,飛行時的密度遠高於其他鳥類, 有數據顯示,椋鳥群的密度比海鷗高出27%。

這樣密集又快速飛行的鳥群,成了北美機場的頭號殺手,椋鳥也被美國機場人員冠以「長羽毛的子彈」的稱號。 這些「莎士比亞鳥」的後代,在20世紀以後,製造了多起重大的鳥襲空難,最著名的要屬1960年的波士頓鳥襲空難。 當年10月4日,東部航空一架洛克希德L-188渦槳飛機從洛根機場起飛後不久,就遭遇了一個兩萬只椋鳥的鳥群襲擊,上百只椋鳥被卷進引擎裡,飛機的四個引擎三個報廢,一個起火,直接失速,從1000米的高空幾乎垂直跌落到附近的港口墜毀,造成62人死亡,僅10人生還的慘烈事故…

除了成為潛在的「機場殺手」,紫翅椋鳥還對北美的農業造成直接的破壞。 它們數量眾多,從莊稼到水果無所不吃,每年毀掉的農作物就高達10億美元。 除此以外,它們還熱衷於偷吃奶牛的食物,造成奶牛場大量減產。 一位農業專家吐槽到: 「椋鳥偷吃穀物飼料時,還特別喜歡挑最好的,剩下的差飼料奶牛都吃不下去,最終造成產奶量大幅度減少。有時候奶農都不知道自家奶牛為什麼莫名其妙就不產奶了,很多時候根源就在椋鳥身上。」,

在紫翅椋鳥站穩腳跟以後,北美本地鳥類,如紅頭啄木鳥,紫崖燕,紅襟鳥的數量開始大幅度下降。 一百多年前的Schieffelin肯定想不到,他眼中美麗而富有詩意的「莎士比亞鳥」,如今成了令美國人最為頭疼的入侵物種之一。 面對數量龐大,破壞力驚人的紫翅椋鳥,美國政府不是沒想到辦法,法律明確規定它們不在保護範疇,農業部也鼓勵民眾獵殺椋鳥, 然而,每年150萬只的獵殺數量,對紫翅椋鳥種群幾乎沒有任何實質性影響。 如今,美國農業部的官員也拿不出像樣的辦法解決紫翅椋鳥的問題。 而這一切災難的根源,只是百年前那位狂熱的莎士比亞的粉絲Schieffelin的一個另類的「浪漫」舉動。 如今的美國人對紫翅椋鳥的看法,正如一位農業官員所描述的那樣: 「它們很酷很有魅力,莫紮特甚至為他的寵愛的椋鳥死亡傷心欲絕……可是,它們不該屬於這裡。」,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