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未成年少女懷孕後,當上網紅、秘密生子…她們的命運各不相同

她們在未成年就懷孕生子,然而後來的命運各不相同。

在日本不少影視劇中,都出現過「未成年生育」現象。

早在2006年,日劇《14歲的媽媽》播出時,就引發了日本社會對於「未成年生育」的熱議。

14歲的未希與智誌初嚐禁果後,意外懷孕。剛開始無法接受這個現實的未希非常慌張,智誌表露出怯懦。不知如何是好的未希不得不向家人好友求助,就在這個過程中,她愈發想要生下孩子。

她的決定引來學校和外界的非議:14歲就生孩子、做媽媽,真的沒有問題嗎?

最近,這樣的事件在日本真實發生了。

日本首例「秘密生育」事件

背後是少女人生的痛

小A住在關西,年僅十幾歲,還在讀書。去年11月中旬,她慌慌張張地給熊本市慈惠醫院的「こうのとりのゆりかご(赤ちゃんポスト)」(嬰兒郵箱)發出電郵,提到自己懷孕足足9個多月了,好像馬上就要生了,但非常不想讓父母知道。

慈惠醫院看到小A的電郵,非常擔憂,於是很快電話聯繫了她。

雙方聯繫了幾天過後,院方趕緊安排她生育的相關事宜。

然而小A很快就遇到生育的難關之一。

12月在去往熊本市的途中,她開始見紅出血。該院的理事長、婦產醫生和護士馬上趕到她所在的新幹線的博多車站接她,然後專車護送她去醫院,第二天小A順利誕下孩子。

「謝謝你的出生,希望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小A寫給孩子的信。

 

對於小A而言,誕下孩子是開始,也是結束。

孩子的血液檢查出現了異常,因此要注射抗生素和打點滴。生完孩子後小A非常虛弱,她每天都來看自己的孩子,每次看到孩子都會淚流不止。

在小A出院的那天,臨走前她抱起孩子大哭了好久,因為這很有可能是她人生中最後一次見到自己含辛茹苦生下的孩子。

因為她沒有能力也沒有辦法帶走孩子。

「最初我不想要孩子,因為男友知道我懷孕後,態度變得很差。如果生下孩子後,我很可能會被他打。

不過在懷孕的期間,我愈發對肚子裡的孩子,產生了難分難舍的感情,我希望把孩子生下來,而不是扼殺孩子的存在。

但是如果被媽媽知道,她會跟我斷絕關係的。即便我曾經受到過媽媽的虐待,跟媽媽關係不好,但我也不想離開她。」

為此,小A向院方提出了一個要求:想要進行「內密出産」,不向外界透露自己的身份。

所謂「內密出産」,指的是不在新生兒的出生證明上登記父母名字,不對外界透露父母的身份。

院方聽到小A的請求後,非常尊重她的意願。於是在新生兒的出生證明上,父母欄均為空白。

小A的孩子會交給醫院,由醫院交給福利機構,等待他人的領養。小A希望,以後孩子想要知道生母身份的時候,在院方跟她取得聯繫的時候,可以隨時告知孩子。

小A和院方這樣的「內密出産」做法,在日本國內算是首例,同時也是與日本現行法律相悖。

熊本市政府認為,慈惠醫院很有可能被追究「公證證書原件不實記載罪」。

而醫院之所以願意冒著違法的風險幫助小A生育,是因為她的一句留言:

「如果不能在醫院生孩子的話,我一個人生完可能就會立刻扔掉吧。」

未成年獨自生產後,往往會做出遺棄、虐待、甚至殺嬰等選擇。

據厚生勞動省統計,從2002年到2019年之間,出生24小時內被奪走生命的嬰兒大約有165人,其中加害者過半都是未成年的少女。

這一連串冷冰冰的數字背後,都是每一個鮮活、卻不幸夭折的生命,以及那些孤立無援的未成年少女。

孤立無援的未成年單親媽媽

在日本,像小A這樣的少女不是少數。

疫情之下,日本未成年人意外懷孕的情況愈加嚴重。未成年少女的「望まない妊娠」(不希望懷孕)的留言也愈來愈多。

日本各都府縣的生育谘詢熱線、醫院的婦產科郵箱,經常會收到不少年僅十幾歲的少女的問詢,她們有的剛剛初嚐禁果,擔心自己會懷孕;有的懷疑自己意外懷孕了,不知所措;有的則是已經懷孕了好幾個月,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據統計,日本每年有接近9000名十幾歲的未成年少女懷孕生育。

 

在其中,有65.3%的少女會辦理結婚入籍手續,而另外34.6%則不會辦理入籍手續。

這就意味著在每三位未成年媽媽當中,就會有一位會成為單親媽媽。

那些成年有經濟收入的單親媽媽要照顧小孩,已經很辛苦了,更何況是未成年而又涉世未深的單親媽媽,她們不得不獨自扛起育兒、經濟、家庭等等重擔,同時還要承受外界對她們的歧視、孤立、羞辱和非議。

17歲的橫井桃花就是這樣一位單親媽媽。

當年,還在讀初三的她與同年級的男孩交往後,就意外懷孕。剛開始發現懷孕的時候,她非常慌張,拚命上網找資料,還買來驗孕棒測試。

她後來告訴男友自己懷孕的消息,沒想到對方卻決絕地回「這不是我的孩子!別再找我了!」而她正打算回覆的時候,卻發現被對方拉黑了…

正當她萬念俱灰的時候,媽媽察覺出她的不妥。

在與媽媽商量過後,桃花決定生下孩子。

「每一次胎動都讓我和孩子產生了更深的羈絆,這讓我無論如何都非常想要生下他。」

生下兒子的那一年,桃花只有15歲。當同年紀的少女們都準備迎接高中新生活的時候,桃花卻無法再讀高中了。

沒有學校願意接受這麼一個未成年媽媽,同時周邊的人也開始孤立和羞辱她和媽媽。

於是年僅15歲的桃花決定自食其力,既然沒有書讀,她就出去打工,養活兒子。

她在一所保育所做臨時工,每個月收入只有7萬日元(約人民幣3800元)。收入微薄,桃花 只能給兒子購買二手的玩具和衣服,平時生活也維持最低的限度。

正如桃花一樣,未成年媽媽要面對的困難實在有太多,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經濟收入,以及外界的偏見。

「你真的有能力兼顧孩子和工作嗎?」

涉世未深的未成年媽媽並不能找到什麼合適的工作,她們大多都像桃花這樣,做小時工,拿最低工資,但一些單親媽媽卻沒有桃花這麼幸運,能獲得家人的支持。

據相關調查,這些單親媽媽的原生家庭都充滿各種家暴等問題,當她們遇到意外懷孕之後,家人並沒有給她們正確的引導和支持,更別說提供什麼保障了。

即便日本政府長期致力於解決嚴重的少子化問題,鼓勵人們生孩子,卻忽視了未成年生育的問題,在這方面一直都沒有相關的保障制度。

因此,未成年生育的她們,孤立無援,經濟更加貧困,陷入經濟危機,又將貧困帶給下一代,導致兒童貧困。

著眼如此,近年來日本民間自發組織了專門幫助未成年媽媽的機構。譬如,衝繩縣的「おにわ」,就專門幫助和守護十幾歲的未成年媽媽,這些未成年媽媽大多都是因為生活貧困、受到家暴而無法正常生產、育兒的。

おにわ機構負責人。

圖源:沖縄タイムス

據統計,從2010年開始,每年衝繩縣大約會有329-480位未成年少女生育。此前在對77位未成年媽媽的問卷調查中,其中就有51位遭到了家暴。

「おにわ」機構負責人表示,坊間流傳「越早生小孩越好」、「越早生小孩,身體恢復得越快」諸如此類的都是非常不科學的。

未成年人原本髒器都發育得不夠成熟,在這個時候懷孕,出現早產兒、低體重新生兒的概率會很高。未成年生育,無論是對母體還是嬰兒而言,都是具有一定風險的。

未成年媽媽當上了網紅

在眾多未成年媽媽當中,現年18歲的重川茉彌是如今日本最著名、最具爭議的未成年媽媽。

2019年4月,年僅15歲的她在戀綜《今天開始愛上你》,與年僅17歲的前田俊一見鍾情,隨後交往。

短短一年之後,兩人在2020年4月對外宣佈茉彌已經懷孕8個月了。

在日本,十幾歲的少女懷孕、墮胎或是分娩,已經形成一種不良的社會風氣。因此當時有不少網友們認為,重川茉彌和前田俊作為粉絲眾多的公眾人物,他們的行為無疑做出了不好的代表。

在巨大的爭議和關注度下,茉彌還是生下了孩子,在她生子後,這些批判又集中到了「拿孩子當做賺錢的營銷工具」這點上。

16歲的茉彌懷孕生子之後,就帶著「未成年媽媽」的身份簽了事務所,走上了網紅的道路,接到了不少廣告,她也順應成為了具有強大流量的帶貨網紅。前田俊也帶著「未成年爸爸」的身份,走上了網紅道路。

在事務所的運營之下,這對未成年夫婦變得越來越紅,也變得越來越有爭議。

重川茉彌的戀愛自傳在自己生產的那一天正式售賣,一些網友認為,她頂著「未成年媽媽」的頭銜,掌握了網絡世界的財富密碼,而這樣的行為,會造成一些涉世未深的未成年少女效仿:在未成年時期生育,就能成為網紅賺大錢。

面對這些,茉彌的態度是這樣的:

「自從生下孩子之後,我和丈夫每天都充滿勇氣地為孩子而奮鬥。即使我們要承受很多來自外界的非議。但我希望大家可以互相理解、互相尊重。」

直到如今,茉彌夫婦從來都沒有公開過孩子的正臉和名字。

在某種程度上,他們都在認真把網紅當做一份事業來對待,賺來的錢也給孩子提供了一個健康愉快的成長環境。

單單這一點,就連很多成年父母都無法做到,又有幾個未成年人能做到呢?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日本通」(ID:ribentong-517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