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能理解”死亡”嗎?它們也會舉辦葬禮,哀悼遺體,但背後原因……

過去數百年,大部分哲學家、科學家都認為動物無法理解「死亡」。笛卡爾把動物比作「機械裝置」,認為它們和複雜的布谷鳥鬧鍾沒有太大區別,只能在設定好的程序下做出簡單的行為,沒有思想和靈魂,理解不了死亡的含義。盧梭也寫過,」動物永遠不知道死亡是什麼,而人類對死亡抱有恐懼,是我們脫離蒙昧狀態的一大成果。」,

這樣的想法影響了20世紀的動物學界,到現在也有大量的擁護者。這是因為,「死亡」需要抽象的理解能力。 它意味著生命的停止,死者無法活動,無法複生,同時失去肉體、情感和思想。 它還有必然性,終將發生在每一個生物身上。這樣抽象的概念,人類在很小的時候就能理解,但動物不一定做到。也許同伴只是睡著了? 或者,它的身體飄到另一個地方,只是不在此處?

為了研究動物是否理解「死亡」,人類形成了一門學科,叫」比較死亡學」(comparative thanatology),也就是觀察不同動物對死者的反應。 畢竟,動物無法口頭表達,沒法拿著話筒採訪它們的感受。過去20年,不少科學家觀測到,一些動物能出現類似人類的哀悼行為。可是,背後的含義又很不同。比如,當烏鴉、渡鴉等鴉科動物看到死去的同類時,它們會開始叫喚,讓其他同伴過來。 不一會兒,屍體周圍會聚集大量的鴉科動物,好像在舉辦葬禮。

但科學家檢測了烏鴉的大腦後發現,它們的杏仁核(和情緒有關的腦區)沒有活躍,這意味著烏鴉不是在為同類傷心。它們之所以聚集在死亡現場,更可能是為了收集潛在的危險信號, 因為來過「葬禮」的烏鴉之後會明顯避開這片土地,這裡會被它們標記為」危險區域」。

蜜蜂、螞蟻和白蟻等群居昆蟲,也有定期從巢穴中清理死去同類的行為。它們會把同類屍體拖走,丟到垃圾堆裡或者特殊的房間裡,有時,螞蟻和白蟻還會用土壤和碎葉片掩埋屍體。這些動物都有自己的「墓地」,蜜蜂中甚至還有專職的」殯儀員」,每日高效有序地清理屍體,把它們拖到蜂巢外。

看上去,這些昆蟲很清楚「死亡」是什麼,但科學家研究後發現,它們只是在對一種叫」油酸」的化學物質起反應。油酸出現在分解後的昆蟲屍體上,螞蟻和蜜蜂通過它了解哪些同類死了,哪些活著。這個判斷極其粗糙,研究表明,如果把油酸塗在巢內的任何物體上,螞蟻和蜜蜂都會把它們搬走。 哪怕是塗在活蹦亂跳的同類身上,這些同類也會被當作屍體強行抬走。

動物當真都這般木訥嗎?也不是,非人靈長類、鯨類和大象都在親友逝世後表現過哀傷,情真意切不在人類之下。在非人靈長類動物中,最常見的哀悼行為是抱屍體,特別是母親抱死嬰。黑猩猩、大猩猩、日本獼猴和獅尾狒都被觀察到,它們會抱著死去的寶寶數小時甚至數天,群落裡其他成員也會過來表示關心。

有時,它們會把寶寶屍體放在身邊,就像守夜一樣守著它。在屍體漸漸腐爛後,它會被遺棄,但母親常會返回去看它,就像訪問墓地。

在非洲的塔伊國家公園,人們還看到過黑猩猩用樹葉掩蓋屍體。2015年,一隻母黑猩猩死後,與它交往三年半的公黑猩猩多次出現照顧屍體的行為,不讓其他人接近。

鯨類也有類似的行為,它們會盡力讓同類屍體浮在海面上,或者把屍體背到背上或嘴巴上。2011年,有白鯨母親背著死去的寶寶整整一周。 在產下死嬰後,寬吻海豚也這麼做過。

大象也一樣,它們經常聚集在死去的成員周圍,用象鼻觸碰屍體,似乎想把它喚醒。有研究員曾拍到肯尼亞桑布魯國家保護區,一頭55歲母象的死亡視頻。 這頭名叫「維多利亞」的母象是保護區最老的象群族長之一,在2013年因自然原因去世。在它死後,附近三個象群看到了,這些」鄰居們」把維多利亞圍成一圈,檢查它的屍骨。 還有年輕大象踩了踩它幹掉的耳朵,好像想確認它真的死了。

大象們在屍體旁徘徊了很久,連覓食時間也耽擱了,安靜的氣氛像是在哀悼。科學家發現,不管大象的屍體腐爛到何種程度,其他大象都會過來看,有時不止一次。有的大象還會在死者面前流出顳液,也就是耳朵和眼睛之間的汗腺流出的液體。 這種液體是大象情緒充沛時的產物,興奮或壓力特別大就會流,像淚水一樣。

上面這些例子表現了動物面對死亡的痛苦,似乎可以證明它們理解「死亡」本身。但很多動物學家認為,這反而證明了動物不理解死亡。把屍體留在身邊,照顧它,試圖喚醒它,是因為動物分不清它是否還活著,會不會再醒來。就像靈長類動物學家索利·祖克曼(Solly Zuckerman)說的,」猴子和猿類對死去同伴的反應就好像後者還活著,只是動不了了……所以它們不知道死亡的存在。」,

至於大象流下的「眼淚」,它不一定在悲痛時出現,面對事態嚴重的情況也會出現。也就是說,大象理解到的只是「出現了可怕的事」,而不是,「啊,它死了」。對這種說法,馬德里國立大學的哲學教授蘇珊娜·蒙索(Susana Monso)完全不認同。她是研究動物死亡反應的專家,認為「動物不理解死亡」的說法實在太」人類中心主義」。

對人類來說,死亡是一個複雜的概念,包裹著無數文化規範和情緒反應。但這樣的「死亡」僅僅是人類理解的「死亡」,動物不能,也不需要理解。動物是否有死亡概念,不應該看是否舉辦葬禮或拍著棺材痛哭,它們只要有基本概念,即死亡意味著」它再也不會動了」,就足夠了。蘇珊娜經常舉的例子是2018年,一隻白化黑猩猩寶寶被殺。 在烏幹達的布東戈森林保護區,第一次出現了野生的白化黑猩猩。其他黑猩猩看到這個全身白色的小寶寶後,發出「哇哇」的驚叫聲,這種聲音通常表示遇到潛在的危險動物。

幾天後,成年的黑猩猩殺了它,一瞬間,黑猩猩們驚恐的尖叫停止了。 它們好奇地走進它,觀察小寶寶的身體,撫摸它的背部。「它們第一次看到白化寶寶時,覺得會發生可怕的事。」蘇珊娜說,」然後,在它死去的那一刻,·它們一點都不害怕了。這說明,它們的想法發生了改變。」  而這種改變,就是理解「死亡」的證明。

人類說其他動物不理解死亡,其實是指動物沒按照人類的方式做出相應反應。 沒有表達出明顯的悲傷是一個理由。但威廉瑪麗學院的教授、《動物如何悲傷》的作者芭芭拉·金(Barbara King)說,動物的悲傷本身就不是那麼顯眼,不是必須哭泣才算悲傷。「不想社交、進食變少、睡眠不足,還有改變身體姿勢,這些都是動物悲傷的表現。」,

京都大學心理學教授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erson)觀察到,當一隻叫Pansy的黑猩猩快死時,其他黑猩猩輪流為它梳理毛發,測試它的生命跡象。在Pansy死後,它的女兒守了它一整夜,清理乾淨屍體。所有黑猩猩睡覺時改變睡姿的次數明顯變多,說明它們睡不著。

在Pansy的屍體被運走後,黑猩猩們都不願意來到它死時的窩,但這並不是烏鴉那樣躲避危險區域,而是睹物思人。因為一段時間後,它們又在那裡住了。安德森認為,雖然黑猩猩們沒有明顯流露出情緒,但它們連續幾周吃得少,不願回窩住,都是悲傷的表現。

2019年,一篇論文描述了冠毛獼猴媽媽在寶寶死後,定期前往寶寶的埋葬地點。 研究人員沒有解讀為「冠毛獼猴媽媽不懂寶寶已經死了」,而是認為,這是它表達悲傷和思念的方式。其他動物久久地抱著死去的寶寶,照顧死去的親友,雖然人類不會這麼做,但為什麼不能理解為,這也是動物哀悼的方式呢?」比較死亡學家認為死亡的概念很難得到,是一種罕見的認知。這一假設基於兩種形式的人類中心主義。」蘇珊娜在論文《死亡很常見,理解它也很常見》中說。

「一種,是智力上的人類中心主義,給死亡的概念賦予過多的智力要求,另一種是情緒上的人類中心主義,即過度關注悲傷流露,認為它是對死亡的正確反應。」」前者相當於說,理解死亡的唯一方式是人類的方式;後者認為,對死亡表達情感的唯一方式,是人類的方式。這兩種形式的人類中心主義都導致人們對動物的死亡認知產生扭曲。」雖然比較死亡學界對此還爭論不休,但蘇珊娜等人的說法近年來越來越流行,認為動物是理解死亡的。

她和哲學家本·布拉德利(Ben Bradley)認為,多年來學界不承認動物理解死亡,背後還隱藏著人類道德問題,即只要不承認,那麼殺死動物就是無關緊要的,因為它們不知道死亡意味著什麼。「如果動物理解死亡,它會打消我們人類的優越性,讓我們無節製地利用自然的行為變得不再合理。」蘇珊娜說。

如果動物真的明白死亡,那麼屠宰場、農場和動物實驗室也會做出相應改變,比如盡力不讓動物看到其他同伴被殺。比較死亡學家的研究還在繼續中。2020年,人類學家阿麗西·卡特(Alecia Carter)創建了數據庫ThanatoBase,研究人員可以在裡面添加非人靈長類動物對死亡的反應。也許數年後,專家們能得出最後的結論,我們人類對動物的態度,也將發生改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