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87歲老頭一生兩次被”逐出”故土,都因為要開奧運會…

距離東京奧運會7月23日開幕,還剩下20來天時間。 其實在日本,有很多人對這次舉辦奧運抱著複雜的情緒。 有人是擔心疫情,有人是因此被迫離開了自己居住已久的家園。

87歲高齡的大爺甚野公平,曾因為1964年東京奧運會就舉家搬遷。 沒想到這次遇上2020年東京奧運會,大爺住了大半輩子的地方又成了搬遷對象: 「他們給了我17萬日元補貼,可我搬家就花費了100萬日元……」, 事情還要從甚野公平年輕時候說起。 1933年,甚野公平出生於東京新宿區霞之丘町。 甚野家就住在明治神宮外苑競技場的旁邊,開了家香煙店。 當時這裡周邊是孩子們的樂園,可以打打棒球,或是在小河裡撈魚。

(甚野公平展示在舊居前拍攝的黑白照片)

後來,明治神宮外苑競技場被拆除,重建為國立霞丘陸上競技場,可容納4.8萬名觀眾。 這裡成為1964年東京奧運會的主場館,也是日本國家足球隊的主場地。

因為體育場需要重建擴容, 包括甚野家在內,周邊約100戶家庭被迫搬遷。 起初,甚野公平和妻子帶著兩個孩子搬到西新宿生活。 一家四口擠在小小的屋子裡,香煙店開不成了,他幹起洗車的工作,勉強養家糊口。

(1962年和1964年奧運會後的對比)

然而,甚野公平還是放不下對霞之丘這片故土的感情,於1966年搬了回去,住進霞之丘公寓樓裡,繼續開起了小店。 距離體育館不遠的霞之丘公寓樓,為「都營住宅」性質的」公租房」,以低廉的房租向低收入群體提供。

甚野公平在這裡住了大半輩子,周圍一起生活的大多都是老鄰居。 截至2010年,住在霞之丘公寓樓裡的居民裡,年齡在65歲以上的老人佔了6成比例。 2013年9月7日,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宣佈東京成為2020年奧運會的主辦城市。 在那之後,國立霞丘陸上競技場就面臨著被拆除重建的命運,這裡將新建一座可以容納8萬人的新國立競技場。 因此,霞之丘公寓樓也將隨之被拆除,以便為新體育場騰出空地。 住在這裡的200多戶人家,沒有別的選擇,被強行要求搬離,分散搬到其它地方公寓樓。 回憶起當時交涉的場景,甚野公平依然感覺難以平靜: 「工作人員的態度過於冷漠,他們不是說‘請你配合一下’,而是以命令式的態度要求我們必須搬走。」, 「我在這裡住了約有50年,這是我一生中待過最長時間的地方。對於老人來說,要融入新的環境實在太難了。」, 「他們給了我17萬日元補貼,可是這有什麼用,我搬家就花了100萬日元。」, 對此,東京奧組委拒絕予以評論,並指出體育場的搬遷問題是由東京政府依法處理。 而政府工作人員則表示,支付17萬日元的搬家補貼,是符合相關規定的。

2013年收到搬遷通知後,甚野公平和鄰居們於2016年全部搬走。 甚野公平住進位於東京西部的兒子家裡。 後來,妻子於2018年底去世。 老鄰居們分散各地,很難有相聚的機會。 「被迫搬遷後,我運氣還算好的,可以住進自己孩子家裡。 然而有很多老鄰居分散開來後,只能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獨自居住,度過孤獨的餘生。」, 如今,甚野公平每隔幾個月都會回到以前居住的老街區看看,摸摸路邊新種下的樹木。

新國立競技場於2016年12月11日動工,2019年11月30日完工啟用。

這裡早已舊貌換新顏,很難再和一大幫老友相聚。

對於即將開幕的2020年東京奧運會,甚野公平表示心情複雜。 他當然希望奧運會能順利舉行,但因為奧運會重建新體育館,卻兩次導致他被迫搬遷。 難過、孤獨,是他怎麼也掩飾不了的真情實感。 「百年人生裡,遇到這種事一次也就算了。 可是我的人生裡,卻經歷了兩次這樣的動蕩,真是豈有此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