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定到平價貨,之前9萬一條裙子的梅根現在搞不到錢了?

前天是戴安娜王妃雕像揭幕的日子,網友都想看看威廉和哈里兩個王子的互動——兄弟兩人在母親雕像前並肩而立,說「每一天都希望她還和我們在一起」。

要知道這是哈里從王室出走第二次正式「回家」。上一次還是在菲利普親王葬禮上,兩兄弟只是聊了幾句,大家都在猜哈里跟王室的關係是不是破冰了。

 確實,哈里梅根夫婦的「北美意難平」都一年半了,隔三差五就有新料傳出來。就在上周,還有英國王室也要」裁員」的消息傳出來。 查爾斯王子說,不想讓王室人員多到把白金漢宮的陽台壓垮。哈里的一雙兒女阿奇和莉莉貝特,有可能被踢出「王子公主」名單。

之前的白金漢宮陽台上確實站滿了王室成員

還有一個更勁爆的消息是,查爾斯官方確認了,已經停止了對哈里的經濟援助。老爸斷供的理由也很正當:哈里梅根已經經濟獨立。 雖然過去一年,哈里梅根搞錢動作不斷:進娛樂圈搞快錢、跟Netflix、Spotify簽了天價合約、接受奧普拉訪談後四處演講、話題和眼球都有了。投身商界,哈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出任矽谷企業高管,就連還在休產假的梅根也在父親節出了童書,自傳也在準備再版…… 但是,兩人真正搞到手的錢有多少?娛樂圈KPI考核達標了嗎?如果真的失去王室頭銜與身份,網友又對他倆失去了新鮮感,要怎樣實現可持續「經濟獨立」?還能怎麼搞錢?不如來理性分析一下吧。 老爸斷供?王子的日子也難過, 剛到北美第一年,兩人至少花了400萬英鎊。 當然大頭是初到北美的安家費用(具體多少因為搬家太多已成謎團),其次才是養娃80萬,6位24小時貼身保鏢的私人安保費用60萬,梅根置裝費20萬等等。 最近這一年半來,從各種蛛絲馬跡可以看出,兩人也開始勒緊褲腰帶消費降級了! 不像妯娌凱特經常混搭一些Zara、Topshop等平價單品,梅根穿上這件$55的Topshop時引來很多關注, 首先,梅根最受爭議的奢華穿衣風格變了。肉眼可見地從高奢定製(9萬英鎊一條裙)換成了TopShop,這何止是平替,簡直地氣接到塵埃裡。 其次是二胎麗麗貝特出生後,兩人也低調了很多。沒有類似阿奇15萬英鎊的盛大迎嬰會(雖然以前傳言是閨蜜買單)消息,孩子還是在加州聖芭芭拉一家醫院裡出生的。

另外,兩人的公共活動開支也不能再從「女王撥款」中抽取了。換句話說,沒得報銷,英國納稅人不買單了。 哈里在今年3月的專訪中哭訴,脫離王室後經濟來源被切斷,不得不拿出母親戴安娜的遺產才能保障妻兒生活。 看來,即使是家裡真的有王位可以繼承(雖然排第六),王子也有捉襟見肘的窘迫了。 也就是剛剛過去的前兩周,老爸查爾斯的官方發言人才回應了這段話:哈里梅根宣告脫離王室時,說過會努力實現經濟獨立。查爾斯還是(看在父子關係上)提供了每年近450萬英鎊金援,希望能幫助兩人撐過過渡期。

老爸的經濟援助一直到去年夏天才停止,原因也是判斷兩人已經「經濟獨立」。 一年450萬英鎊,生活費幾乎全包,還是查爾斯從自己的私產「康沃爾公爵領地」裡自掏腰包。真是讓人羨慕

哈里之前在訪談中說「沒和父親一起騎過車」,被英國媒體迅速翻出舊照片打臉, 經濟獨立?哈里只有一個優勢, 至於查爾斯如何判斷36歲的兒子已經經濟獨立,標準我們不得而知。 但是熱心的媒體也做了統計,梅根在荷里活打拚多年攢下大約384萬英鎊身家,哈里總身家約為3072萬英鎊(其中大部分屬於繼承所得)。 按兩人每年400萬的開銷計算,大約還能「獨立」支撐八九年,但加上了阿奇和麗麗貝特兩個」四腳吞金獸」,可以預見只會光速坐吃山空。

《經濟學人》也尖酸刻薄地分析過哈里「經濟獨立」的可行性: 從啟動資本來說,哈里從曾祖母和戴安娜王妃那裡繼承了近千萬英鎊。雖然對於普通人來說,已經是天文數字了,但對於一次裝修就花了240萬英鎊的哈里夫婦來說,實在是「杯水車薪」。 更何況,被老爸斷供後,戴安娜王妃近700萬英鎊的遺產主要被花在了安保費用上,一年60萬,大約還夠支撐十年。 這筆安保費用其實也值得一說,哈里梅根在英國的時候,是要倫敦警務處派武裝警衛保護,也就是說要花英國納稅人的錢。 兩人剛出走時落腳的加拿大,因為跟英國同屬英聯邦國家,法律上要為兩人安保費買單,但無奈民眾反對意見太大,後來又搬到了美國加州,需要兩人自掏腰包了,自然難以承擔。 從可持續收入來看,哈里之前作為軍隊官員,一年可以領近4萬英鎊的工資。但是今年2月哈里已經宣佈將放棄榮譽軍銜,蚊子腿肉也要飛了。

哈里一直以自己的軍人身份為傲, 如果從人力資本來說,以哈里個人「狗狗般的魅力」和」駕駛直升飛機的技能」,別說在北美,就算是在洛杉磯也幾無謀生可能。 哈里最大的優勢就是「一個頭銜」,也就是」薩塞克斯公爵」這個王室光環。 但這是把雙刃劍,批評他們的人,認為兩人亂花納稅人的錢:一邊脫離王室要自由,一邊利用特殊身份四處賺錢。

兩人接受奧普拉訪談後,有調查顯示多數美國人更同情哈里梅根, 產出為零?娛樂圈「KPI」都沒達標, 當然,哈里夫婦也深知這一優勢,光速申請了「Sussex Royal」商標,衍生服裝、文具、照片等一系列「王室」周邊,主要面向好感度較高的美國、中國、南亞等地區。 賣周邊的市場雖然估值約5億英鎊(也是《經濟學人》的數據),但目前還沒看到成功營銷案例。 賣周邊收益太慢,賺快錢還是得靠娛樂圈。去年說過哈里梅根夫婦以1800萬英鎊天價簽約Spotify,當時兩人說會以兒子Archewell Audio品牌推出一系列「鼓舞人心」的節目。

但大半年過去,兩人兌現的只有34分鐘的聖誕特輯,加上一段3分鐘的預告,今年更是零產出。 王室專家安吉拉·萊文毫不客氣地說,他們是懶漢,只是想付出很少的努力來拿到豐厚的薪水。 雖然兩人很用心地請來了埃爾頓·約翰爵士、詹姆斯·柯登和泰勒·派瑞等大牌好友助陣,阿奇還秀了「美式小奶音兒」。

可能需要爵士再作一首名曲才能挽回口碑了, 但節目播出後,被評論家認為「陳詞濫調、沉悶無味,他們做了非常無聊的播客。」例如,」埃爾頓·約翰這樣的人抱怨,不能把私人飛機帶出這個國家。」, 有好事的綜藝節目也算了筆賬,假如Spotify按約付錢,兩人相當於一分鐘就收入48萬英鎊!約等於世界首富的賺錢速度。 現在已經有傳言Spotify高層很不滿意,要麼施壓催更(沒想到王子也有被催更的時候),要麼終止合作。 看到Spotify如此遭遇,Netflix可能也在偷偷落淚。1億英鎊的長期合同簽下一年多,實際產出幾乎為零。 原本想著《王冠》能給帶把火,沒想到連帶第四季口碑下滑。連第五季請來Elizabeth Debicki和Imelda Staunton,開拍宣傳也沒帶上哈里梅根。 Elizabeth Debicki演戴安娜王妃還挺讓人期待的,女王是哈利·波特裡面的烏姆裡奇, 撲街也是意料之中的事。5月21日,奧普拉和哈里聯合製作的記錄片《你看不見的我》(The Me You Can’t See)在Apple tv開播。 雖然也請來了LadyGaga等大咖來聊心理健康問題,但劇集毫無水花,Twitter上寥寥幾條評論。

要問為甚麼梅根不能重操演員舊業?婚前最後的美劇《金裝律師》裡,她不過是籍籍無名的小女配,一集5萬美金的行情。 婚後試水為迪士尼《大象》配音,網友打分平均3星,還被認為「演員式旁白」是毀了這部紀錄片的罪魁禍首。 可以說,兩人在娛樂圈的KPI完全沒達標,資本說話的各大娛樂巨頭,怕是很難再繼續冒險「投資」了。 搞錢思路?哈里矽谷打工、梅根出童書, 雖然娛樂圈前途比較暗淡,但還是有搞錢方向:哈里投身商界,梅根深挖親子市場。 彭博新聞也很認真地分析過,幾乎毫無企業經驗的哈里,轉型商界巨頭有多少可能性。 首先,投身商界是歐洲各國「二流王室成員」和貴族的致富捷徑,他們有著天然的影響力和人脈優勢。

英女王外甥斯諾登伯爵, 哈里的表叔、瑪格麗特公主的兒子斯諾登伯爵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他創立了高端家具公司Linley,這家公司最新的年收達1400萬英鎊,同時他還在佳士得拍賣行擔任歐洲名譽主席(當然失敗的案例也是叔叔安德魯王子,還牽涉到了愛潑斯坦的性醜聞)。 哈里3月加入了矽谷初創公司BetterUp,擔任首席影響官(CIO,Chief Impact Officer)。這個頭銜雖然每個字我都認識,但組合起來還是讓人十分迷惑。 不過,這個消息公佈後,某搜索網站上BetterUp和CIO搜索量激增,我這才恍然大悟,果然是很有影響力的首席官。 確實,以哈里的人脈關係和王室身份,對於這家公司開拓新業務,擴大國際影響力,能提供很大的幫助。 而且,BetterUp是一個心理健康輔導平台,專門就員工心理健康向企業提供指導意見。這也與哈里一直強調心理健康服務重要性的價值觀一致。

哈里在說明自己選BetterUp打第一份工原因時,也說希望「能為他人的生命帶來影響」。 至於出書這種貴族名人的傳統賺錢方式,梅根不僅發揚光大,還開拓了更多垂直市場。 就在剛剛過去的父親節,梅根宣傳了自己的首部童書《長凳》(The Bench),靈感來自哈里對兒子阿奇的愛。

至於之前大曝王室機密的自傳《尋找自由》,今年夏天還會再版,而且內容還會新增奧普拉專訪、菲利普親王逝世等章節。 這些都是引起很大爭議的話題,所以也可以想象到,哈里梅根與王室關係又一波風暴來了。只要還有話題,就能有更多搞錢機會。 哈里主動脫離王室,這個選擇是錯是對,只能說「100個人有100個哈姆雷特」,關鍵得還在於得有承擔選擇的勇氣和開辟新路向的頭腦。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異想生活筆記」(ID:life_and_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