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住隔離酒店,卻被保安頻繁性騷擾?! 投訴無門簡直絕望!

上周,我們才剛說過英國酒店隔離餐有多慘,這才沒過幾天又出事了——不止一位女性控訴在酒店隔離期間,遭受過保安的性騷擾。凡是從英國紅色名單上的歸國人員,都必須在酒店隔離10天,期間只能在保安陪同下去戶外進行日常鍛煉,10天後如果還是陰性,才能自由活動。騷擾她們的是G4S公司的保安,政府將隔離酒店的保安工作外包給該私人保安公司,監督歸國人員遵守隔離規定。

前幾天,英國媒體採訪了7位女性,她們都說在酒店期間受到性騷擾,她們表示在酒店訂外賣、收快遞,都需要保安幫忙轉交,但很少或根本沒見過女保安。來自諾丁漢的28歲護士Marie Sidwell在迪拜工作,上個月返回英國,並在雷丁市的貝爾特酒店進行隔離。因為無法外出,剛入住酒店Marie就從亞馬遜上買了些需要的東西,快遞寄到酒店,由保安幫她取包裹。

(Marie Sidwell),給她送第一個包裹的保安很正常,一切都按正確的程序來,先敲門,把包裹放在房間門口,然後退到安全距離等Marie出來拿包裹。十五分鐘之後第二個包裹到了,這次換了一位保安,比第一位年輕一些,Marie一開門,就看見他把包裹拿在手裡,並沒有放在房間門口,看到Marie後,保安開始跟她搭訕,問她打不打板球,說她讓自己想起一個人。保安問:「我能跟你拍一張合影嗎?」,Marie拒絕了:「不行,我穿著睡衣呢,而且我得隔離。」,保安說:「但我是陰性的呀。」,Marie後退一步回到房間,卻聽保安接著說:「我可以抱你一下嗎?」,說著,保安就朝房間走來,這個舉動把Marie嚇壞了,立刻把門關上,然後她從門上的貓眼往外看,保安竟然沒走,在房門外來回踱步,還站了一會兒。Marie有些擔心,於是打電話到酒店前台,投訴了那位保安,前台接待員表示他們會調查一下的,並對Marie表示會把那位保安調走,她不會再看見他了。

(酒店保安,示意圖)

投訴之後Marie還是不放心,因為她聽酒店和G4S保安公司的人說過,保安們有萬能房卡,可以打開所有客房的門,Marie害怕半夜有人私自開門溜進她的房間。還得在酒店待六天,5月30日Marie才能結束隔離回家,這段時間她一直提心吊膽,雖然可以出去鍛煉,但她卻不敢離開房間一步。之後幾天還算平靜,直到有一天Marie點外賣,拿外賣時她一開門,震驚地發現給她送外賣的正是之前騷擾她的那位保安。Marie嚇得直接關上房門,並打電話給媽媽求助,媽媽讓她投訴,可Marie已經投訴過一次,事實證明根本沒用,此時那位保安還在附近。這些都讓Marie驚恐不已:「我感覺很不舒服。」,「他們知道我一個人住,酒店裡到處都是男保安。」,

(示意圖)

Marie的遭遇不是偶然,46歲女子Katherine Godolphin也有過類似遭遇,之前她在津巴布韋參加一項反偷獵工作,回英國後在倫敦的希斯羅巴斯羅德酒店隔離。

一天,Katherine按照規定外出,去酒店大樓外進行日常鍛煉,一位保安負責陪同,兩人走進電梯,發生了讓Katherine不適的一幕。「他太惡心了,在電梯裡當著我的面模仿性交動作。」,第一次發生這種事,Katherine雖然很震驚,也很不舒服,但她覺得應該不會有下次了,所以沒跟其他人說。第二天,同一名保安陪同Katherine下樓鍛煉,可是一進電梯他又故技重施,背對監控探頭,當著Katherine的面就開始撫摸下體,嘴裡還念叨他的蛋蛋在著火,需要「清空它們」。這可把Katherine嚇壞了,因為接下來一段時間,就是這位在她眼前做出猥瑣舉動的保安,會陪她在外面鍛煉,會看著她返回酒店房間。這次Katherine忍不了了,她向酒店反映了這件事,保安公司G4S的負責人表示他們會進行調查,可之後就石沉大海,沒人告訴她調查結果如何。

(示意圖)

第三位接受媒體採訪的女子名叫Amy,她從境外回到英國後,住在希斯羅公園大酒店進行隔離。5月15日這天,一位保安跟她搭話,誇她很苗條、「抽煙很性感」,接著就問Amy要電話號碼,說他們應該一起約會。之後那名保安好像盯上Amy了,讓她很不安。她外出鍛煉,保安要跟著,她回到房間,保安也跟她回來,儘管那裡已經有保安值勤了,但他還是站在她房間門外。

第四位接受採訪的女子是Janet Wheeler,她從外國回到英國米爾頓凱恩斯,住在萬豪旗下的三角洲酒店進行隔離。Janet入住第一個房間時,她表示發現臭蟲,酒店給她換了個房間,等待換房間的過程中,她來到走廊上,旁邊有一位保安。保安開始打探她的情況,問她結沒結婚,是不是一個人出門,喜不喜歡黑人,在那20分鐘裡,Janet被鎖在門外,無處可逃,除了保安只有她自己,「我感到害怕,很不安全,我無法脫身,也不能回房間,甚至不能給人打電話。」,Janet提出投訴後,萬豪的代表對外表示,他們會和G4S公司進行調查,還說他們對Janet的第一個房間進行了高溫消毒,並沒有發現臭蟲。

其他幾位接受採訪的女性則告訴媒體,她們受到了保安的恐嚇。一位女子4月在倫敦希斯羅麗笙Red酒店隔離時,保安衝她大吼大叫,把她嚇哭了;另一位女子在倫敦麗笙Blu酒店也被保安吼過,她投訴之後,幾位保安找到她的房間對她進行恐嚇,對她進行辱罵。

作為保安,本來應該負責維持秩序,確保隔離順利進行,可是個別保安卻利用工作的特殊機會,騷擾獨居女房客,給那些女性造成困擾和危險。女性司法中心的負責人Harriet Wistrich說,這些女性的遭遇「讓人非常擔心」。「發生這種事兒時,女性處境非常艱難,也很脆弱。」,「這應該是安全團隊培訓的重要內容,以便保安明白這樣做的後果。」,「需要讓他們明白對於容易受傷害的人來說,友好和過界之間的界限在哪。」,Harriet Wistrich還補充說,政府應該告訴獨自出行的人,如果遇到讓他們感覺不適的情況怎麼辦,並確保有一個舉報機製。

(Harriet Wistrich)

經過多位女性的投訴,這件事終於引起了人們的重視。媒體採訪了上文中的幾家酒店,被點名的酒店紛紛強調,保安公司是衛生和社會保障部門簽約的,不歸他們負責。不過,花園大酒店、麗笙酒店和萬豪公司的代表也表示,他們會認真對待這些指控,敦促G4S公司進行調查,並會配合任何調查。如果說酒店是間接責任方,那G4S公司就是直接責任人,媒體也去採訪了G4S公司,詢問他們有沒有對保安進行培訓,規範他們與單身女性相處中的行為。但G4S公司沒有答複,也沒說明他們是否收到「女性受到保安性騷擾」的投訴。G4S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期望員工的行為能達到最高標準,我們團隊的工作會在疫情期間繼續發揮重要作用,我們不能容忍破壞它的行為。」,「如果我們得知有任何不妥行為,都會製定強有力的程序,以確保在G4S和警方調查期間,給員工會被調離崗位。」,

這件事也驚動了英國政府。影子內閣大臣Nick Thomas-Symonds敦促政府和G4S公司一起進行緊急調查,確認發生過的騷擾行為,並確保以後不再發生。「歸國隔離是我們保衛入境安全的工具之一,但必須保證歸國人員的安全,不能讓他們害怕負責照顧他們的人。」,「我們希望各方都能妥善協助調查。」,

但願,這回調查不會再不了了之,而是真的能給受到騷擾的女性一個交待,也給其他」躍躍欲試」者一個鄭重的警告…….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