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目驚心!匿名論壇煽動自殺,死者家屬血淚控訴:這是邪教!

「簡而言之,我知道這也許很難讓人接受——但當你看到這封信件的時候,我已經去世了。

我知道我應該告訴你,但我已經抑鬱、有自殺傾向很久了。每天我都被濃鬱的死亡、自殺念頭包裹著。

……沒什麼的,死亡只是生命的另一部分。」

在蘇西死後,她的父母妹妹、最好的朋友,以及當地警方,同時接到了她發送的定時郵件。

信件裡,她告訴警察來汽車旅館處理她的遺體,以防止驚嚇到服務員——她交代好了一切,卻依然讓她親朋好友痛徹心扉。

在外人眼中,蘇西並不像是一個抑鬱症患者:她拿著全額獎學金,在照片裡會露出燦爛笑容,經常有人看到她滑著紅色滑板車穿梭在鎮上,從來沒有親朋好友聽她說過自己的抑鬱情緒。

在看不見的匿名論壇,她卻會在深夜敲下更多的字——

「我會莫名其妙地哭泣起來。和別人說,也會打擾到別人的正常生活吧。真的覺得很抱歉。如果我能離開這個世界就好了……」

而在這個互聯網灰暗的角落,每個人都是匿名的……在這裡,自殺是正常的,甚至是被鼓勵的。

她得到的回覆並不是安慰,而是指引。

匿名用戶回帖告訴她可以自殺,並且一步一步詳細地提供了她有關自殺的建議。

指引她怎麼買農藥、去哪裡才能不被人注意、最不痛苦、最不會麻煩別人。

這是一個自殺論壇。

蘇西,就是一步一步地按照這個指引,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外國,這樣的自殺論壇並不罕見。

任何一個能夠摸到這個論壇的人,一定都是搜索了一些關於自殺相關的字眼,或是發表了一些抑鬱情緒,被人指路過來。

根據研究,訪問自殺論壇的瀏覽者,考慮過自殘的可能性是平均值的11倍,有自殺傾向的可能性是平均值的7倍。

一個簡單的網站就能將數以千計想要自殺的人連結起來。

(截圖網站現在已經整頓,不必刻意搜索,生活很美好)

有些地方是抑鬱者互相給予幫助支撐走下去,但還有一些沒有監管到的灰暗地方,混雜進一些別有用心的煽動者,成為了煽動死亡的地方。

在這裡,不會有任何勸解和鼓勵,但隨時可以看到煽動別人自殺,告訴本就心情抑鬱的人「死亡是唯一解脫的方式」。

在這裡,號召集體自殺的行為也是被允許的。

《Vice》曾經採訪過一個這樣論壇的創始者Apollo。

令人意外的是,這位創始者並不是一個抑鬱者:「我不抑鬱,也從來沒有想過自殺。即使偶爾有一閃而過的念頭,我也從來沒有付諸實施。」

「我只是想為這些自殺問題的人,提供一個能夠自由交談的地方。」

點開這個網站,在首頁上就有各種關於自殺的文章。

《我討厭自己,希望結束痛苦》

《讓你的自殺看起來像一個意外》

《無痛自殺》

並且,他還計劃為這些潛在自殺者開發一些新的功能。

比如介紹信譽良好的手槍供應商,以及一個他們可以購買毒藥的地方,或者其他相關服務。

在這些論壇上,他們將死亡稱為「趕上公交汽車 catch the bus」。

「祝你好運,我希望我們都能夠有‘快速旅行’。」

「願你找到平靜,我的朋友。」

死亡是唯一的選擇在這個密閉的論壇被一遍遍重複,就像是回音壁一樣鼓勵他放棄一切,放棄自己的生命,告訴他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讓他最終拋下一切離開。

而在他們身後,卻是痛徹心扉的親朋好友……

這個月,一些悲痛欲絕的自殺者親屬聯合呼籲關閉在線自殺論壇。

「這些網站上使用的敘述是如此迷人,用平靜的語言描述對於死亡的崇尚,卻從不談論對於留下的人的傷害……」

「這是死亡邪教!」

英國母親凱瑟琳失去了她23歲的兒子——他在自殺論壇上發了7個帖子,與17位用戶交換了57條信息。

在成為會員的幾天之後,他一步步按照論壇上的指南開始行動,並在一周後死亡。

他在遺書的最後一行要求警方:

「請照顧好我的媽媽和家人。」

「以及,請盡最大努力為其他人關閉該網站。」

根據Dailymail的調查,去年,有三名英國男性在接受論壇成員建議後,從同一家英國賣家購買毒藥,自殺身亡。

一個烏克蘭化學品經銷商在論壇兜售偽裝成油漆顏料進入英國海關的毒藥。

這裡是自殺者的聖地,卻是所有留下來的家庭一生之痛。

一位自殺者的親屬在試圖勸阻其他人不要自殺後,被立刻禁言。

他被告知,任何「勸生者」都不應該出現在這個論壇……

他們嚐試通過「協助自殺可能導致14年監禁」的法律促使政府關閉網站,可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這些論壇上的回覆語句能夠算得上是真正「協助」。

他們只能高聲疾呼,希望有互聯網公司或者政府介入,使其得到改變。

但恐怖的是,當他們這樣努力、要求關閉網站的時候,這些自殺者親屬,卻都紛紛接到了恐嚇、騷擾電話……

一些來自這些自殺網站上的人,偽裝成他們已故親人,用他們的語氣警告:不要再參與其中……

這樣相約自殺的網站,其實離我們並不遙遠。

不久之前,有一位46歲的湖北父親胡明的事跡上了熱搜……

2018年,他的兒子與人相約自殺。

在兒子死後,他從兒子遺留下來的社交軟件上,發現了上百個年輕孩子,正在討論著如何赴死。

從最開始的憤怒過後,他開始深思,停留下來。

他的兒子,也許也是在某一刻想不開,於是在這樣大環境下,在眾人的攛掇之中,才離開了這個世界。

那麼也許,他可以當那個不一樣的聲音。

在有人發出尋死的念頭的時候,他會主動拉近關係、勸說他們改變主意。

那些當時看起來走不過去的坎,在過來人眼中,也許都是小事——但對於當事人而言,如果沒有人能夠拉一把,就是只有死亡才能解決。

他曾經勸說一個借了三萬塊錢的男孩不要尋死,而第二天,男孩放棄了尋死的想法,主動找他借了錢複印身份證,尋找工作。

胡明發了一百塊的紅包:「只要你有積極的想法,叔叔肯定支持你。」

勸生。

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胡明希望,也許他的存在,能夠打開對方的心結,拯救一個家庭……

在他的努力下,有二十多條年輕生命被拯救。

只是……對於更多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來說,這樣單打獨鬥的個體,並不能解決問題。

抑鬱者需要鼓勵,需要有情緒發泄、互相交流的地方,需要有可以喪氣而非永遠拚命奮鬥的歇息處。

但生命只有一次,這樣的地方,不應該成為自殺的溫床,不應該成為一本」自殺指南」,讓本應還在猶豫的人最終堅信了只有死亡才是解脫。

很多時候,也許人們走進了牛角尖,被一時的情緒蒙住了雙眼。

這個時候,他也許遇到認真傾聽、給予支持的地方,就能活下來。

走進崇尚死亡的自殺論壇,也許就會決定長眠。

整治這些鼓勵自殺的地方是必要的,但卻是治標不治本。

最終,最重要的,還是社會家庭,更加重視抑鬱者的情緒,給予足夠的支持……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