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女子遭性侵毆打多年後槍殺丈夫,數十萬人請願要求釋放!

這幾天法國開審了一宗故意殺人案,引起了法國全國人民的關注。

2016年,當時35歲的瓦萊麗·巴科(Valérie Bacot)開槍殺死了自己的丈夫,60歲的丹尼爾(Daniel Polette),之後,凶手夥同自己的兒子和女兒的男友偷偷將丈夫屍體埋於森林。

2017年,瓦萊麗東窗事發被逮捕歸案,她第一時間承認了自己的罪行。

妻子殺害自己的丈夫,共同的孩子親手幫忙埋下父親屍體,這個家庭打底經歷了什麼?

而在如今瓦萊麗面臨最高無期徒刑懲罰之時,法國超60萬群眾卻破天荒一齊向瓦萊麗伸出援手,呼籲法官和陪審團判決瓦萊麗無罪。

60萬人都支持瓦萊麗無罪,認定死去的丹尼爾罪有應得,這巨大的支持量讓這樁凶殺案變得更加引人好奇。

那麼,瓦萊麗和相差25歲的丈夫之間到底都發生過什麼呢?

從瓦萊麗的角度來看,比起說丹尼爾是自己認識23年、相伴18年的丈夫,不如說是撒旦派來毀滅她人生的惡魔。

在丹尼爾成為自己的丈夫之前,瓦萊麗和丹尼爾實際上是繼女繼父關係。

90年代,小瓦萊麗有著一個不幸的原生家庭,常年不在家的父親和酗酒成癮的母親,讓小瓦萊麗從小就十分缺乏關注,最後,父母離婚,母親名正言順帶著小瓦萊麗開啟了新的生活——和丹尼爾同居在了一起,然而,小瓦萊麗的童年不幸卻因此更加加深。

從12歲起,剛剛步入青春期的小瓦萊麗就遭到了繼父的性騷擾,到後來一發不可收拾的性侵。

每天晚上小瓦萊麗從學校放學歸來都會遭到繼父的暴行,但從未接受過自我保護教育的小瓦萊麗完全不知道繼父對自己做的是什麼,直到學校開始開設生理課,小瓦萊麗才意識到自己原來每天都在遭到繼父性侵…

這種暴行持續了三四年,直到1995年繼父丹尼爾終於被逮捕判刑,但法庭當時只是以亂倫的罪名判處丹尼爾服刑2.5年。

而到了丹尼爾輕鬆服滿兩年多刑期之後,他恢復了自由之身,沒有任何悔改,他回到了自己和前女友一起居住的鄉下。

當時,他向女友保證自己不會再重蹈覆轍,希望女友原諒並接納她。

而小瓦萊麗的媽媽真的相信了這個鬼話,將一個曾性侵自己女兒多年的男人又接納在了一個屋簷下。

接下來,小瓦萊麗平靜了兩年多的青春期生活徹底破裂了。

繼父對自己的惡行又重新開始,還未成年的小瓦萊麗無處可逃。

她苦於坐視不理的母親,「只要她不懷孕其它的我不在乎。」

被明明知道不對勁卻緘默不語的鄰居打擊,「沒有人看起來對丹尼爾坐牢後出來重新跟我們一起生活感到奇怪,所有人都裝作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每個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沒有一個人說過任何。」

這次丹尼爾出獄後,很快改變小瓦萊麗一生的轉折就發生了。

應了她媽媽的言,小瓦萊麗最終還是懷上了繼父的孩子,當時小瓦萊麗僅僅17歲,自己都還是個未成年人,而這事發生後,她的母親就將瓦萊麗趕出了家門,不準她和他們一起住。

就像一隻無家可歸的流浪動物一樣,孤立無援,沒有其他親人的瓦萊麗一夜之間失去了所有,住所、學業和不值得但唯一的親人…

這種條件下,繼父的橄欖枝很快就將瓦萊麗「收買」了,他給她租了一處房子,保證會照顧她,還表示會接受他們的孩子…

瓦萊麗對於孩子的態度是複雜的,一方面她知道肚子裡的孩子只是個錯誤,但另一方面,從小沒有親情,渴望陪伴的瓦萊麗卻無比想要留下孩子,給ta一個溫暖的家。

但17歲的瓦萊麗過於單純了,她想給孩子們建立的家,到頭來卻成了自己生不如死的牢籠。

之後,繼父名正言順地離開了瓦萊麗母親,和瓦萊麗在一起了,接下來的日子裡,兩人又生下了3個孩子,10年後兩人正式結為夫妻。

但這18年相處中,前繼父、現丈夫的丹尼爾對瓦萊麗做出了不比當年齷齪和暴力的獸行。

首先,他把年輕的妻子當成了自己的保姆和出氣對象。

「有一次他在飯廳吃飯,看到了地上的孩子玩具沒有收拾整齊,就衝到了我在的另一個房間不由分說猛烈地扇了我的臉幾下。」

據孩子們的證詞,母親受到父親的暴行是按天計算的,每一天,瓦萊麗都在父親的拳頭下忍氣吞聲。

「剛開始是扇耳光,然後就出現了腳踢拳打,再後來有一次,他用錘子捶我的頭,掐我的脖子讓我窒息。」

滿身的淤青,斷掉的鼻梁…瓦萊麗生活在每日暴力的恐懼中,成為婚內家暴的嚴重受害者。

「當你在那種條件下,你都沒有一個正常作為人的思考能力,每天你都活在恐懼被打的情緒裡面,你想的不會是怎麼逃跑和尋求幫助,而是怎麼避免被對方打。」

而瓦萊麗也的確從未考慮過逃離這個禽獸丈夫,曾經性侵自己的惡魔。

「如果你沒有過過這種樣子的生活的確很難理解,為什麼在經歷了這麼多暴力,威脅,侮辱之後你還不離開?但這些疊加的打擊只會讓你無法正常思索——你的伴侶洗腦了你。你真的開始認為他說的所有事都是正確的,你開始懷疑自己,認為自己才是造成問題的根源——為什麼我要犯那個愚蠢的錯誤,惹得他不開心了?你不會想到這一切錯的只是他,你開始相信你得到的都是理所應得…」

身體語言暴力慢慢成功將瓦萊麗pua得所剩無幾。

她的困境連她當時未成年的孩子們都看不下去了,他們曾兩次跑到警局去尋求警方幫助,告訴警察他們的媽媽每日都在遭受父親的拳打腳踢。

但讓孩子們鬱悶和備受打擊的是,警察每次都只會把他們說的話當作玩笑,讓孩子們把瓦萊麗帶來自己報案。

而已經懼怕丈夫到死的瓦萊麗當然不會有這般勇氣改變自己的人生…

一個如同物品一樣被呼來喝去,一言不合就暴力相向的妻子,當然也根本不會引起丹尼爾的同情和愛惜。

在2016年,已經年過半百的丹尼爾在思忖著提早退休這件事了。

提早退休簡單,但退休之後自己的生活質量下降,可支配收入和零花錢受影響,這事才是最大問題。

思來想去之後,丹尼爾做出了一個令人無比憤怒和吃驚的決定——

他決定將妻子拿去出賣身體,自己坐著拉皮條收錢!

這個想法不是他的一念之間,很快他就將自己的汽車後面座椅拆掉,加了一張床墊,而他脅迫瓦萊麗為自己找來的眾多貨車司機提供性服務,每次收取17英鎊至43英鎊不等。

而期間,這個禽獸不如的男人還會要求妻子戴著藍牙耳機接受自己的遠程監控,勒令妻子接受嫖客的各種過分要求,忍受對方的暴力…

將自己曾性侵到大的女童,如今又賣給別的男人為自己賺錢,這種獸性心理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而瓦萊麗為甚麼不反抗呢?

丹尼爾已經數次威脅瓦萊麗,警告她如果離開自己,最終他會毀滅這個家,讓每個人都上天堂才罷休,拿孩子們的生命要挾,已經被精神控制的瓦萊麗也根本沒有想到拒絕…

但在事發之前,丹尼爾開始又露出了自己非人的一面,他一次問到瓦萊麗他們的小女兒青春期性發育問題,這讓已有先前經歷的瓦萊麗一下子就心生了最大的恐懼——

他是不是想讓女兒也去接客賺錢,還是想要對女兒圖謀不軌?!

這次,瓦萊麗終於被踐踏了那個埋藏內心深處的底線,她絕對不會允許這個禽獸對自己的女兒做出和當年一樣的事情,她要拯救女兒!

於是,在當年3月一次外出拉皮條後,瓦萊麗將丹尼爾隨時放在車座之間的一把小型手槍悄悄拿起來,對準了這個男人的脖子後面,扣動了機關,裡面唯一的一顆子彈飛快地讓這個男人癱軟在座椅上,流血不止…

在丹尼爾履行誓言要送他們所有人上天之前,瓦萊麗終於選擇在這之前,為了全家人,尤其是為了小女兒,自己和丹尼爾「同歸於盡」。

而瓦萊麗也在今年五月推出自己的自傳《每個人都知道》,詳細回憶了這段困擾她終身的噩夢,也控訴了整個社會對她的冷漠。

如今,40歲瓦萊麗第一次有了自己可以掌控的人生。

而對她的刑罰,也在考驗法國人和法治系統的包容度。

讓我們繼續關注這事結尾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