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患新冠時間最久的病人!掙扎14個月後,他選擇死亡…..

據英國媒體《約克郡晚報》報道,英國已知患病時間最長的新冠病毒重症患者,傑森·凱爾克(Jason Kelk),在住院14個月後選擇停止治療,平靜地接受死亡。

從去年起,凱爾克就被媒體稱為「全英國患病時間最長的重症患者之一」,今年再度感染後,這個「之一」被拿掉了,可惜他沒能戰勝病毒。他的妻子蘇·凱爾克(Sue Kelk)說,丈夫在2020年初就開始不停咳嗽,咳了好幾個月,還伴有肺炎。

(傑森和蘇在2017年的結婚合影)看到他呼吸越發困難後,蘇在去年3月撥打醫療救助電話,但醫生也沒想到這和新冠病毒有關,只給他開了一些抗生素。到3月31日,傑森的病情再度惡化,幾乎無法呼吸,蘇找來救護車。醫護人員發現他的血氧飽和度遠低於正常水平,這才把他送到醫院。當時,他們還表示他很快能回家。

(病床上的傑森)到第二天晚上,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傑森才終於被確診為新冠患者。因為他咳嗽是老毛病,也沒有發燒,所以人們遲遲沒往那方面去想。因為患有糖尿病和哮喘,傑森的病情比普通患者更糟糕。他很快用上呼吸機,入院三天後轉到重症監護室,醫生們給他注射鎮定劑,定期把他轉到俯臥姿勢,確保他能盡可能多地吸入氧氣。可醫生們發現,普通的呼吸機吸氧還不夠,傑森的喉嚨和氣管裡的黏液會阻礙他呼吸。於是,他們打開他的頸部,將套管插入氣管,讓他直接用套管呼吸。

(針對重症患者的氣管造口術),病毒也損害了他的肺部和腎臟,他需要全天使用一個腎臟過濾器,讓它代替腎臟器官工作。多重疾病的壓力之下,傑森的胃部也出現大毛病,他的胃神經無法正常工作,只能通過靜脈注射營養素液獲得能量。「他經歷這一切後,還能挺到現在,我真為他驕傲。」蘇在去年年底的採訪中說,「對重症患者來說,他們連從一個紙袋子裡掙扎出來的力氣都沒有。但傑森能從1000個紙袋子裡掙扎出來。」,

在入院後,去年一整年,他只出過三次門,因為身上插著各種管子,他基本做不了任何事。但當時的傑森還比較積極,他經常給蘇發短信,告訴她醫院裡的事情,在英國進入封鎖狀態後,蘇無法來看他,他們就用Facetime視頻聊天。

在入院幾個月後,傑森的情況有所好轉,他能靠著幫扶站起來,能更清晰地表達自己的話,還偶爾開開玩笑。

去年底,他告訴媒體自己最大的願望就是趕緊回家,和蘇一起看電視,吃炸魚薯條,回到老時光。「傑森在重症監護室裡待這麼久是非常罕見的,醫院的大部分重症患者只會待兩到三個月,更不用說八九個月。」蘇說。「這顯示了他堅強的性格和強烈的求生欲,他渴望回家,和我們家人團聚的願望。」,

(傑森和他的繼孫女)今年初,傑森的病情似乎出現轉機。2月份,他能夠開始自己走路,到3月,他可以連續15天不用呼吸機,還取下24小時的腎臟過濾器,改為每周三次的微創透析。

進入4月份,傑森終於離開呼吸機和其他設備,能夠出院回家了。他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和蘇一起吃炸魚薯條。他還吃了渴望已久的蛋糕和奶油凍,能夠喝茶,也重拾自己對計算機編程的熱愛(生病之前,傑森是一所小學的IT員工)。作為一名退休護士,63歲的蘇見慣生生死死,但她對丈夫還是充滿希望的。

他們兩人在一起20年,結婚三年,雖然年齡相差14歲,但感情非常好。蘇的孩子說他們是靈魂伴侶,第一時間知道對方想要什麼,蘇非常讚同。「我們總能說出對方沒說完的話,本能地知道對方的真實想法。我們讓彼此變得更加完整。」,

蘇以為他們能回到曾經的美好生活,但出院不過1個多月,傑森的病情突然卷土重來。他再次感染病毒,重新用上呼吸機,而且仍是氣管造口呼吸。醫生告訴他們,可能這輩子他都要在脖子上插根管呼吸。傑森還出現幾次暈厥發作,長時間昏迷不醒,醫生也不知道為什麼。

有時他醒來,但意識仍然不清楚,無法像去年那樣和家人們聊天、視頻。他似乎經常處於意識混亂的狀態,和家人的話說得顛三倒四。在最後一次交談時,蘇在和他談病情,傑森卻在談論格雷格斯早餐。蘇說,那絕對是胡言亂語。上周五,在傑森好不容易意識清醒後,他的精神狀況轉變極大。蘇說他失去了眼裡的光。

之後,她得到的就是傑森希望停止治療,接受死亡的消息。雖然很痛苦,但她能夠理解,「實在太累了,他只想讓這一切結束。抗生素有些作用,但是他的精神已經消失了。我認為真正的傑森在2020年2月就消失了,那是我們每個人都認識、都愛的傑森。」在確認放棄治療後,傑森從聖詹姆斯醫院轉入聖傑瑪臨終關懷醫院,在家人的陪伴下度過最後幾個小時。

(傑森、蘇和蘇的女兒)妻子、母親、父親和姐姐在病床前陪伴他,靜靜看著他咽氣。和治療過程中的痛苦比起來,死亡對他來說,反而像是甜美的解脫。「很多人會說,他這麼做是軟弱的,但我知道,他很勇敢。」蘇告訴《約克郡晚報》,「這可能是人能做的最勇敢的事,對可怕的生活說不,說‘我不想再這樣繼續活下去’。」,

」如果活著本身就是一場折磨,那麼沒必要讓它繼續。」在重症監護室裡度過14個月,被綁在病床上,身上插滿各種管子,傑森能挺到現在,其實已經證明了他的堅韌。

(傑森的治療眾籌,變成葬禮眾籌)人類和疾病比起來,仍然是渺小脆弱的,如果不是真的難以忍受,誰願意選擇死亡呢?平靜地告別家人和世界,是對自己的寬容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