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們全部逮捕了吧!”強姦犯串通警察猖狂13年,200名婦女親手了結他!

這起案件發生在17年前,被一些博主重新翻出講述,很多網友聽完後簡直震驚。

案子發生在2004年印度一個叫Kasturba Nagar的貧民窟。這裡很窮,人們沒有太多選擇,但偏偏,他們在這裡遇到了人渣中的人渣——一個叫Yadav的黑幫頭目。

Yadav幾乎控制了這個貧民區,殺人,搶劫,勒索,綁架,無惡不作。女人住在這裡永無寧日,因為Yadav本身性欲旺盛,每隔一兩天便四出強姦婦女,甚至要求每家每戶主動交出一名婦女,否則全家都要蒙難。一個三百多戶的村莊,竟有至少二百名婦女曾遭受他污辱。剛舉行婚禮的新娘,懷孕7個月的孕婦,10歲的小女孩全都是他的受害者。只要Yadav在附近走動,所有女人都會躲在房子裡不敢出來。但Yadav會帶著手下隨時闖入任何人的家,把一個婦女拉出來強姦,抵抗的就會遭到黑幫的血腥毆打。

「我們當時在吃飯,Yadav假裝是我哥哥的朋友敲門。我媽媽去開門。一開門,他就把她拉出去,瘋狂捅她,然後割下了她帶著耳環的耳朵,因為拿不下戒指,直接把她手指砍斷。」,有時他入室是為搶劫,有時是為了強姦。「淩晨4點多,他自稱警察瘋狂敲門,進來後,一刀捅到我丈夫的大腿,把他關進廁所,然後把我拉出去強姦。三四小時後才放我回去。」

他曾經把一名叫Asho Bhaga的女子拖出來,當著她女兒和鄰居的面,在大街上割掉了她的乳房,最後將她分屍。一名叫Kalma的婦女在分娩10天後,被Yadav和他的手下強姦,她無比憤怒又毫無辦法,最後給自己全身澆上煤油自焚。另一名女子懷孕七個月,也被他拖出來,在路上,大庭廣眾之下被扒光衣服強姦。連12歲的小女孩都被他下令拖到附近一棟廢棄建築中進行輪姦。用當地婦女的話說:「貧民窟的每一個房子裡,都住著一個被Yadav強姦的受害人。」

在當地,被人強姦是一種恥辱,很多受害者被Yadav侮辱後選擇吞下苦水,默默忍受。但因為Yadav實在太猖狂,依然有一些受害者會去報警,報警是什麼後果?被警察羞辱。「為什麼他強姦你,是你太放蕩!」,甚至一名婦女在報警自己被輪姦後,再次被警察輪姦。「只要Yadav針對的窮人,警察就不會管。」

這些年,在金錢和各種好處的賄賂下,當地警察早已成了Yadav的人。婦女去報警,警察會直接把報案人的名字告訴Yadav,隔天就會有一夥男人出現在受害人家前再次強姦她。十幾年間,Yadav犯下的惡行數不甚數,至少有三起殺人後拋屍鐵軌的案子跟他有關,但在警察的包庇下,他一直為所欲為,就算被抓,也很快就被放了。在Kasturba Nagar貧民窟, Yadav一度覺得自己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有警察的保駕護航,沒人能動得了他。直到他遇見了一個名叫Usha的姑娘。

2004年,Usha剛滿25歲,酒店管理專業畢業的她正準備前往大城市入職自己的第一份工作,開始新生活。

有一天,Yadav強姦了一名13歲女孩後,來到一個叫Ratna的婦女家中要錢,為了威脅她,一夥人砸爛了她家的家具,並威脅要殺了她的家人。Usha知道了這事,她鼓勵Ratna報警,但Ratna不想惹麻煩,於是Usha幹脆自己繞過警察,去報告了警局的副局長。

然而,報警並沒有什麼用。警察把她的信息透露給Yadav,Yadav帶著手下很快包圍了Usha家,威脅她立即撤銷指控,否則潑她硫酸,強姦她殺了她。但Usha絲毫不妥協,她打開家裡的煤氣,手裡拿著火柴說,膽敢靠近,她就直接跟他們一起同歸於盡。這夥人聞到了煤氣味,怕她真的會點火,立刻逃了。這一次Usha成功擊退Yadav,一下讓當地婦女看到了反擊的希望。

人們對他的憤怒已經到達極限。在Usha事件的鼓舞下,2004年8月6日,兩百多個婦女衝到他家,把他家燒了。可能是看到了群眾集體的怒火,Yadav怕了。他去找警察,希望警察能暫時逮捕他,因為此時牢裡對他更安全。當地警方很配合,他們決定象征性讓Yadav過一下庭審,等群眾情緒冷靜了就放他出來。2004年8月8日初審,法庭上的Yadav表現得異常輕鬆,因為他知道,審訊過後,自己很快就能回歸自由。面對一些前來圍觀的百姓,法庭之上他還在公然叫囂,聲稱等出去了要好好給他們「上一課」。

有些婦女本以為,這一次,也許會不一樣,也許法律能幫她們討回公道。但期待很快落空。沒過幾天,警方就表示要開保釋聽證會。這就意味著,這個惡魔,馬上又要出來禍害人間了。這一消息,徹徹底底激怒了所有人,儘管沒有坐下來正式開會,但女人們一傳十,十傳百,有了出奇一致的想法:這一次,她們要聯合起來,為自己討回公道!

聽證會這一天,幾百個婦女帶上菜刀,辣椒粉,浩浩蕩蕩從貧民窟出發,來到了審理Yadav的法庭。下午2:30左右,Yadav出現在法庭上,他看到一名他曾經強姦過的女性,猖狂地當眾罵她是妓女,並且說會再次強姦她。警察聽著,沒有任何阻止,只是跟著大笑。這個行為成了點燃炸彈的引子。被罵的女子忍無可忍,她脫下鞋子衝上前去往Yadav的腦袋上一頓狂扇,「我和你不可能同時生活在一個地球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正當警察想要上前阻止時,沒想到瞬間從四處衝進來了至少200名女性,她們手裡拿著石頭,菜刀,辣椒粉。現場徹底失控,看守Yadav的警察也嚇得直接逃走…二百名眼布血絲的婦女排山倒海撲向Yadav,誓要把他碎屍萬段。她們把一堆辣椒粉和石頭砸向Yadav。其中一名更拿起菜刀,一刀把Yadav污辱過她們的陽具切下來,被逼到絕境的婦女們紛紛舉起長刀,一人一刀插進Yadav身上,Yadav共挨了七十多刀才氣絕身亡。

當警察問是誰殺的Yadav,所有婦女齊聲回應:是我殺的!後來警方在一堆人中逮捕了5名女性,並以謀殺罪起訴她們,其中包括被控為主犯的Usha。當得知曾經一起奮戰的姐妹被抓,Kasturba Nagar地區的女性開始上街遊行,大家空前的團結,每個人都聲稱自己對Yadav的死負責。「把我們全部逮捕了吧!」,

警方並沒有在被捕的五名女性身上發現武器和血跡。迫於壓力,也因為缺少證據,Usha和剩下被捕的女性最後陸續被釋放。退休的高院法官Bhau Vahane公開為這些女性說話:「在她們生活的環境中, 除了親自了結Yadav,這些女人別無他法。她們不斷去尋求警方保護,但一次又一次失望。因為法律無法給她們正義,她們只能自己動手。」

Usha出獄後,接受了媒體採訪,她說:「雖然他的死不足以讓曾經的受害者安息或是滿意,但至少讓社會看到了他的罪行和女性不可低估的力量。」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