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密宣佈7位新代言人,拋棄了性感,強調了多元!然而男性網友們不樂意了..

週四,美國知名內衣品牌維多利亞的秘密公開了「具有包容性」的最新代言人陣容,瞬間吸引大量關注。

這次代言人團隊一共7人,先來看看她們都是誰。

印度演員、歌手和電影製片人Priyanka Chopra Jonas。

印度收入最高、最受歡迎的藝人之一,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全球親善大使,曾被福布斯評為「最具影響力女性」之一。

美國職業足球運動員、美國女足隊隊長Megan Rapinoe。

隨隊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2015年女足世界杯和2019年女足世界杯三獲冠軍,2012年公開出櫃,LGBTQIA+活動倡導者,同工同酬活動意見領袖。

蘇丹裔澳大利亞模特Adut Akech。

曾是隨家人逃亡的難民,7歲來到澳大利亞,13歲被模特公司發掘,走上世界舞台後事業一飛衝天,2019年被Models.com年度模特大獎評為專業組「年度模特(女子組)」。

英國大碼模特Paloma Elsesser。

14碼身材的她在Instagram擁有大量粉絲,曾為蕾哈娜的品牌Fenty Beauty以及Nike、Glossier代言。

巴西變性模特Valentina Sampaio。

第一位登上法國《Vogue》封面和《體育畫報》泳裝特刊的變性模特,曾於2019年8月成為維密第一位公開合作的變性模特,LGBTQIA+活動家。

中國女子自由式滑雪運動員Eileen Gu(谷愛淩)。

中美混血,2020年被斯坦福大學錄取,計劃代表中國參加2022年北京冬奧會。

英國攝影師、作家、媒體人Amanda de Cadenet。

全球在線多邊平台GirlGaze創始人,性別平等倡導者,曾被美國商業月刊《Fast Company》評為2020年「商界最具創造力人士」之一。

據說維密不會讓她們穿內衣展示,只會在播客和品牌營銷材料中出現。

而這次挑選代言人,維密突出的重點是「包容性」。

品牌官網上寫道:「將一群具有開創性的夥伴聚集在一起,組成一支無與倫比的團隊,秉承共同的目標來推動積極的變革,我們感到很驕傲。」

「這些傑出的合作夥伴有著獨特的背景、興趣和激情,她們將與我們合作,創造革命性的產品系列,引入鼓舞人心的內容,推進內部聯結,為女性事業爭取重要的支持。」

單看這份代言人名單,每位女性都在屬於自己的領域有所建樹,都是很了不起的人。

而且她們有著不同的身材、種族、性取向、行業和目標。

充分體現了維密想突出的「多元化」,可以說是集」政治正確」於大成。

說起「維密」這個品牌,以往大家想到的都是性感苗條的代言人,以及豐胸長腿的模特」維密天使」。

再看看這次公佈的代言人,反差不要太大。

至於為什麼會有如此之大的轉變,關注維密的朋友估計已經猜到一二了…….

維多利亞的秘密這家內衣品牌,由美國商人Roy Raymond在1977年創立。

他發現當時沒有「適合男性為女性購買內衣的內衣店」。

於是以此為定位,開設了維密內衣連鎖店。

選擇「維多利亞」這個名字是因為它顯得很優雅,」秘密」指代內衣之下的美好肉體。

產品設計性感火辣,突出「男性審美下的性感」。

再加上讓人一眼就能認出的粉紅色,一系列在當初很博眼球的營銷概念。

維密火了,幾百家店鋪從美國東海岸開到西海岸,後來更開到世界各地。

1995年,維密在紐約廣場酒店舉行了首次「維密大秀」,這也是他們將品牌概念向全世界輸出的起點。

維密天使們個個高挑苗條,穿上維密的內衣,將性感發揮到極致,鑲滿珠寶的天價「Fantasy Bra」更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之後的二十多年,「維密大秀」簡直成了具有現象級影響力的時裝秀,」維密天使」成了模特行業一個重量級標簽。

上世紀90年代初,維密已成為美國最大內衣零售商,銷售額達10億美元。

走向世界後,2013年,維密佔領全球三分之一女性內衣市場。

可以說,維密的輝煌都是建立在「男性對女性的想象和期盼」上的。

這個套路維密玩兒了五十多年,一直很靈。

直到2016年,維密的銷售額增長減速,並逐漸出現停滯和下滑現象。

這種頹勢是有跡可循的,因為最近七、八年維密頻頻翻車,品牌概念和價值觀受到一次次質疑。

2014年,維密發佈了那張臭名昭著的「完美身材」(Perfect Body)宣傳海報,照片裡的模特個個身材苗條,好像只有瘦才能美。

一時間被網友群起而攻之,認為維密對女性搞身材羞辱,宣揚不健康和不切實際的審美標準。

維密沒有道歉,只是把海報上的文案換成了「適合所有人身材」(A Body for Every Body)。

2016年,維密秀中出現中國和墨西哥元素,被媒體和網友質疑涉嫌文化挪用。

維密解釋這樣做是為了拓展中國市場,沒有發佈任何正式道歉和聲明。(維密從2010年到2017年曾幾次被質疑文化挪用)

在過去一些年中,維密反復被指控內部存在種族歧視現象,但每次都以管理層道歉並否認而告終。

2017年,維密曾與美國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達成一項179300美元的和解協議。

2018年,前CEO Ed Razek表示,維密大秀不會選擇跨性別模特和大碼模特,「因為這是一場幻想秀」。

外界批評維密「恐跨」和身材歧視,一年內股價暴跌40%。

2019年「維密大秀」因收視率暴跌而取消,透露出品牌正在改變營銷方案的動向。

2020年,100多名模特聯名簽署公開信,呼籲維密對公司的「厭女和虐待文化」采取行動。

這一年媒體屢次曝光維密內部存在普遍性的霸淩和性騷擾現象,公司高層掌握著試鏡模特的命運,用手中的權利對模特進行欺壓。

而且媒體還曝光,維密CEO Les Wexner和因性醜聞被捕的金融家愛潑斯坦交往甚密,存在「業務往來」,引發輿論地震。

母公司進行內部調查後,Les Wexner辭職。

同年5月,維密母公司L Brands宣佈將永久關閉250家位於北美的店鋪。

因為疫情的影響,6月維密英國分公司申請破產保護,英國境內門店全部關閉。

2021年1月,母公司L Brands的股東將維密前CEO Les Wexner等人告上法庭,起訴他們「具有根深蒂固的厭女、霸淩和性騷擾文化」以及濫用職權。

一家女性內衣公司,卻處處以男性審美為出發點。

而且企業中存在厭女、性別歧視、身材歧視、種族歧視、恐跨等現象,可謂五毒俱全。

就連維密新公開的代言人Megan Rapinoe,以前都曾在採訪中批評維密「性別歧視」。

「不但要性感,還通過這些衣服實現男性視角和男性腦海中想要的東西。」

「它的營銷對象是年輕女性,這種信息是非常有害的。」

在成堆負面新聞的打擊,以及產品款式陳舊、設計缺乏新意等一系列問題的影響下,最近幾年維密已經不復往年輝煌。

為了保住市場,維密也進行了一些改變。

比如2019年8月首次請巴西變性模特Valentina Sampaio(新代言人之一)為維密拍攝廣告。

品牌官網也能看到更多非裔和身材多元化的模特。

今年2月剛升任維密CEO的Martin Waters被問到是否會恢復「維密天使」時。

他答道:「現在,我覺得它跟文化毫無關係。」

Waters對《紐約時報》表示,現在品牌「需要停止關注男性想要什麼,而是關注女性想要什麼」。

「我早就明白需要改變品牌,只是我們沒有控制公司來做到這一點。」

於是,就有了文章開頭提到的新代言人。

但是從網友們的反應來說,大部分都是「唱衰」的,覺得這種改革本身就是急功近利之舉。

呃。為甚麼不直接申請破產,維密?

愛潑斯坦不是和這個牌子有關係嗎?已經說明一切了。

我拒絕購買維密,變得太無恥了。

維密真是想盡辦法挽救公眾形象啊!

成熟就是意識到維密是一家垃圾公司,產品價格虛高。

維密品牌變革的一個更好途徑是,製作高品質且合身又好看的內衣。

另一些網友(尤其是男性網友)反對維密新策略的理由是,看不到所謂「完美身材」的模特了,他們覺得這種改革會進一步失去市場。

我覺得他們正在錯誤地丟掉維密的目標市場…

準備好迎接2021年的維密秀了嗎?

代表我個人歡迎我們身材積極正面的新維密天使。

所有同意維密所謂新覺醒的醜女孩,都是沒在那兒買過東西的人,因為沒人想看她們脫光,最 蠢 的 品 牌 戰 略。

有意思的是,抱怨維密重塑品牌的95%都是白人直男。

總之,維密想要改變品牌形象,貌似遠不止換幾個代言人就能達到目的。

這麼做只會讓消費者覺得一切都是「向錢看」的結果,並非真誠的、發自內心的對女性的關注。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