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爾斯陷謀殺戴安娜指控,被警方審訊!絕密筆錄封存30年細節首公開

再過不久就是戴安娜王妃60歲的冥誕。有人說如果她還活著,她一定會去美國再婚,過著瀟灑快樂的生活。

有人說如果他還活著哈里和威廉就不會關係陷入冰點;有人用AI做出了她60歲時的肖像…

但一切都只停留在「如果」。1997年8月31日淩晨,她在巴黎的隧道裡發生車禍後去世,年僅36歲。關於她在王室的生活,以及她的去世一直是神秘而複雜的。

而上個月,BBC前金牌記者巴希爾被錘利用假證據騙戴安娜接受採訪,「間接導致了戴安娜的死亡悲劇」。先來快速回顧一下。

他欺騙戴安娜的弟弟斯賓塞伯爵,聲稱王室買通了他們家族的員工,想趁機對他的姐姐和他的家族下手。

巴希爾在接下來持續給戴安娜兄妹灌輸,女王快要因為「嚴重的心臟病」不行了,所以死前想重塑查爾斯的形象,讓他盡快和戴妃離婚,好塑造後續的人設。

但巴希爾告訴戴安娜,由於她不想離婚(這是真的),擋了王室讓查爾斯「重新做人」的路,於是打算想方設法除掉斯賓塞家族。

這一連串謊言導致了戴安娜精神崩潰。事實上王室和戴安娜本來都是不想離婚,湊合著過的心態。但戴安娜聽信巴希爾的挑撥後,認為王室想要弄死自己,所以幹脆與王室魚死網破。

她在極度脆弱和恐懼中接受了巴希爾的採訪。而王室被一大串戴妃的爆料逼到沒法再讓他們裝作表面夫妻,只能勒令戴安娜和查爾斯離婚。

後面的事大家也知道了,離婚風波讓戴安娜受到了小報無孔不入的追蹤,最終在一年後死於車禍。而她的弟弟發現,非要把事情搞大的巴希爾,提供的證據是偽造的,他口中快死了的女王直到今天還精神矍鑠。

而王室亂成了一鍋粥,威廉哈里失去了母親,斯賓塞也失去了姐姐。只有巴希爾是最大獲利者。這讓戴安娜之死的謎團再次被搬上台面。

最近,英國媒體採訪到曾經負責調查戴安娜死亡的警察探長,才得知了另一個從未被曝光的故事:

戴安娜曾寫下死亡預測紙條,指控查爾斯謀殺。查爾斯為此接受警察審訊,並簽署絕密文件…

在戴安娜去世八年後,她的死因調查仍在繼續。在聖詹姆斯宮一樓的一間私人會客廳裡,一名白髮高個子的男子,正接過另外兩名男子遞過來的紙條閱讀:

「十月我坐在我的辦公桌前,渴望有人擁抱我,鼓勵我繼續堅強,昂首挺胸。」

「我陷入了生命中的特殊階段,處於非常危險的狀態。我的丈夫正計劃在我的車裡做手腳,讓我發生事故。刹車失靈會讓我頭部嚴重受傷,為他能與Tiggy結婚掃清障礙。」

「卡米拉不過是個誘餌,從各種意義上,我們都被這個人利用了。」

這是一張戴安娜曾寫下的便條,在她死後才首次被交給警察。正在朗讀它的,是被指控謀殺妻子的查爾斯王子。

在他對面的人是史蒂文斯警探(後被封為勳爵),這在英國歷史上從未發生過:一個警察審問未來的國王,調查他是否參與了謀殺妻子的陰謀。因為審訊的特殊性,2005年12月6日的審問到今天才被公佈。

世界上可能不會有人比史蒂文斯更了解戴安之死。他主導了對戴安娜車禍持續三年時間的調查。他首次透露,任務代號為「佩吉特行動」,而行動的推手是戴安娜死亡陰謀論最大的傳播者——穆罕默德·阿爾·法耶德。

法耶德是戴安娜當時男友的父親,曾是英國哈羅德百貨和富勒姆足球俱樂部的擁有者。他的兒子和司機當時也在車禍中死亡。

法耶德不斷向警方透露,戴安娜的死是王室的蓄意謀殺。由於他的孜孜不倦,警方最終決定對戴安娜之死進行謀殺調查。

法耶德聽聞後大喜,還特意向史蒂文斯贈送過奇怪的禮物,偏方壯陽藥——他從自家鄉村莊園的鹿身上割下來的鹿睾丸。被史蒂文斯婉拒了。

在調查中,那些認識戴安娜的人貢獻了上百條證詞,其中最紮眼的線索就是前面提到的「戴安娜親筆手寫指控」。

字條中提出了一個令人警方頭疼的說法。戴安娜認為,當時與她分居但尚未離婚的查爾斯打算故意製造車禍,從而重傷或殺死她,然後他就可以和Tiggy結婚。

Tiggy從1993年起長期擔任威廉和哈里的保姆,人緣好,在王宮中受到喜愛,當時30歲。戴安娜本人很討厭Tiggy,甚至還散播過Tiggy懷了查爾斯的孩子,又被迫做了流產的傳言。

字條是1995年,也就是戴安娜去世前兩年,離婚前一年寫下的。當時她把紙條留給了管家布瑞爾。

但這張紙卻在布瑞爾手裡藏了8年,甚至2001年警方因布瑞爾道盜竊了300多件戴安娜遺物,對他家進行搜索時,都沒有發現這張紙條。

在他把紙條給警方時,他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是什麼促使戴妃寫下了這些文字,他說自己從來沒看到或聽到任何證據來證明字條內容的真實性。

警方一開始懷疑字條是偽造的,因為管家布瑞爾被人證實有偽造戴妃筆記的能力。但調查組的筆跡鑒定專家得出結論——便條確實是戴妃親筆!

而且戴妃在寫完紙條不久後,曾與私人律師會面,也提出過她對人身安全,被人安排車禍的擔憂。這就讓查爾斯的殺妻指控越來越「可信」。

但警察頭很疼,因為就戴安娜死亡現場的一系列證據來看,它完全是個事故。但戴安娜對自己死亡的預言如此精準,未免太過巧合。

「我們唯一能審問查爾斯的由頭就是這張紙條,但它還不足以成為查爾斯被認定為嫌疑犯的證據。所以他將被當作潛在證人,自願選擇要不要接受審問。」

也就是說,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查爾斯可以像他爸菲利普一樣拒絕和警察交流。在他之前,菲利普親王也被指控謀殺了戴安娜,警方的訪談請求被親王拒絕(後因沒證據所以指控不成立)。

這次史蒂文斯通過查爾斯的私人秘書給查爾斯寫了一封信,請求會面進行問詢,查爾斯居然接受了,這令警方有些驚訝。

當時為了防止小報瞎寫和陰謀論繼續添油加醋,查爾斯要求審問現場只能有他,史蒂文斯和另一名高級警探在場,只有他們三個和查爾斯的秘書對這件事知情。全世界沒有第五個人知道審問的事,甚至連戴妃之死調查組的其他成員們都不知道。

有趣的是,在這場審問中,那名48歲的高級警探是工人階級出身,他對君主製毫不關心,雖然他很喜歡女王,但其實是個親共和派。

如果他們真的發現王室有策劃陰謀的證據,他是最不會感到難過的人,這位警探甚至抱了些為推翻王室助力的心,參與到審問中。

審問當天,查爾斯仍然非常忙碌。一下午都在跑活動,晚上還要辦一個慈善基金的晚宴。在活動的空隙中,警方一行人被帶到王宮,路過的餐廳裡正在準備聖誕節晚宴用的裝飾品,與警方嚴肅緊張的神情形成鮮明的對比。

也許他們今天的談話就要打破一些眼前的和平了?

史蒂文斯回憶,查爾斯到達會客廳時,他們鬆了一口氣。因為查爾斯很親切,對他們的到來表示理解和支持。但不管有多麼客套,該問的問題還是要問。

很快,大門被關上,史蒂文斯向查爾斯展示了那張紙條,並重複了幾次戴安娜對他的指控——蓄意謀殺當時的妻子,並拋棄當時的情婦,以便和兒子的保姆結婚。

審問前不久,才和卡米拉完婚的查爾斯,面對警方拿出的東西沉默了一陣。

史蒂文斯問的第一個問題:「先生,你認為王妃為什麼要寫這張紙條?」

查爾斯回答:「我對紙條的由來一無所知,它被登在媒體上我才知道有這個東西」(當時有小報曝光過非完整版字條,完整版是警方第一次給查爾斯看)

「所以你沒有和她討論過這張紙條對嗎?」

「沒有,我不知道它的存在」

「你知道為什麼王妃會對你有這樣的指控嗎?」

「不,我不知道」

他還敘述了一些自己所知道,或者從別人那裡聽說的消息,給警方作為參考。對於查爾斯的審問筆錄總共有兩頁紙那麼多,下方有查爾斯的簽名,確保為自己的言論負責。

但現在,這份筆錄由於安全原因仍不允許被全部公開,這份「真相聲明」文件現在在英國國家檔案館封存,直到2038年解禁。

警方在詢問中感覺到,查爾斯對紙條上的內容毫無頭緒。跟保姆沒什麼隱情,更不會踹走他的「真愛」卡米拉,對於戴安娜他是個冷漠渣男,但他也沒有足夠的動機殺了她。

警方通過審訊,不認為查爾斯有犯罪嫌疑。

雖然查爾斯被排除了嫌疑,但史蒂文斯仍然不解為何戴安娜王妃在那個時候,會做出查爾斯一定會讓她車禍致死,與保姆私通的結論。

這些指控太具體了,如果它不是真的,那一定是有什麼戴安娜信任的人向她傳輸了這些信息。

是誰呢?史蒂文斯今天認為,BBC那名造假的記者巴希爾具有極大嫌疑。首先,採訪發生在戴妃寫字條後不到一個月。

「我們沒有發現其他支持戴妃對查爾斯恐懼的證據。也許是巴希爾告訴她的這些事?

在這之前,巴希爾為了得到採訪權,已經向戴妃和她的弟弟灌輸了很多挑撥斯賓塞家族和王室關係的假消息。

「他可能利用了她當時的脆弱和偏執,向她灌輸了自己的想法」。史蒂文斯對於巴希爾遲來的造假實錘感到惋惜,因為如果當時他知道巴希爾利用假證據誘導戴妃,就可以對他進行刑事犯罪調查,也許就能知道更多真相。

可惜現在一些都太遲了。」這件事直到最近才被發現,太不幸了,如果在當時,我們一定會去找他,他應該是調查的一部分,是真相的關鍵。」

當然這只是史蒂文斯的猜測,也許查爾斯蓄謀殺妻只是巴希爾為了得到戴安娜信任的又一個謊言,只是這謊言恰好與戴妃的死亡一致,發生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小概率事件。

也許,王室的確還有警方沒有挖掘出來的秘密。

我們唯一知道的是,戴安娜在折磨中死去。戴安娜的一生錯信了太多人,人們利用她,編排她,最終她在一系列悲劇中結束了年輕的生命。(當然這不能改變查爾斯是渣男的事實)

或許2038年,查爾斯的筆錄放出,我們還能將故事進一步完整吧…

source:

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702303/Charles-asked-Princess-Diana-note-Paul-Burrell-alleging-Prince-wanted-dead.html#comments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