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元出賣身體,一天接40客人…紀錄片揭底層妓女賣身血淚!

人類社會最古老的兩個職業:殺手和妓女。

作為妓女,她們出賣自己的身體、尊嚴、人生,但在奧地利導演米歇爾·格拉沃格執導的紀錄片,他將這部紀錄片定名為……

《妓女的榮耀Whore’s Glory》

這部紀錄片用白描的方式記錄著這些女性的生活,他沒有批評,也沒有審判,只是節奏緩慢地拍攝著她們的生活……或者平靜,或者掙扎。

這些社會底層的姑娘們的日常生活,僅僅只是被記錄下來,就讓觀看者或多或少感覺到了不適。

但正是這樣一部紀錄片,成為了格拉沃格「全球化紀錄片三部曲」的高潮。

它入圍第68屆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斬獲評審團大獎,在外網獲得8.9的高分。

這部紀錄片的鏡頭,走過了很有代表的三個地方——泰國的曼谷,孟加拉的福利德布爾,墨西哥的雷諾薩。

這些地方的女孩從出身到習慣到性格都截然不同,卻在生活的壓力下,進入了同一條道路。

這部紀錄片的鏡頭,從相比之下看上去最「安逸」的紅燈區,泰國曼谷金魚缸開始說起……

泰國.金魚缸

泰國,旅遊行業與色情行業同樣發達,全世界對於亞洲姑娘們感興趣的嫖客都匯集在這裡。

她們站在冷色霓虹燈下,用激光筆吸引著路人的注意力。

當那些被激光筆掃射到的遊客抬起頭時,就會看到玻璃房後的女孩們——等待被挑選的妓女。

在泰國,人們大多信仰佛教,就連這些出賣肉體的妓女也不例外。

她們打個摩的上班,路過佛像也會虔誠地祈禱,祈求佛祖保佑。

「請多給我一些客人。」

她們和世界上任何一個社畜一樣,簽到打卡,進入化妝室,認真開始做造型,把自己打扮得更加漂亮——為了更好的績效。

因為她們會被當做物品一樣挑選,在玻璃房後排排坐下。

座位的不同,意味著價格的不同。

她們的「經理」帶著客人走過去,介紹著她們的價格:通通兩小時,紅色號碼的標價是1800泰銖,藍色則為2200泰銖。

分別相當於370元和450元。

就像是動物園一樣,一堵乾淨的玻璃牆,分割成為了內外兩個世界。

在內,她們相互閒聊著那些家長裡短的話題,吐槽收入或家庭,談論工作或者八卦,甚至討論人生與未來。

「吃了什麼?」

「我昨天忘記打卡了。」

「這周績效如何?」

她們會為了提升服務質量,去上課學習按摩。

會吐槽自己的奇葩甲方提出的古怪要求。

也會因為年齡漸長、逐漸有新人加入而感到職業規劃的危機感。

她們似乎沒有什麼不情願,也沒有「流落風塵」的苦悶或者搔首弄姿。

就像是任何一份普通的、維持生計的工作。

每個姑娘都會被編號——叫到號的人,會得到同伴的兩三聲恭喜,還有人會握住第一次出台的小姐妹,為她加油打氣。

而玻璃窗外,則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嫖客。

他們坐在這裡,像觀賞動物園動物一樣評價著這些姑娘。而對於為什麼來嫖,他們各有各的理由。

「我來這裡只是為了買個爽快,和老婆已經很久沒有爽過了。老婆是同甘共苦的生活伴侶,始終是第一位的。」

「我們的老婆都滿足不了我們,對於我而言,我的老婆只是一堆行屍走肉,完全沒有表現力。來消遣一下,也是換個口味。」

但結果都是一樣的。

他們心滿意足地付錢,她們如同一件活著的商品被人購買。

而紀錄片的鏡頭,在這裡移到了路邊交媾的野狗上……

在這一刻,人和野狗,並沒有更多的區別。

孟加拉·貧民窟

與泰國相比,孟加拉的「妓女村」,就截然不同。

這個地方名為「歡樂之城」,是一個有600-800名婦女工作的村落,與它的名字不一樣,這是一個充滿了苦痛的地方。

黑暗、肮髒、擁擠、狹窄的小巷,是她們的工作地點,也是她們居住的地方。

一個笑出來的雛妓,遭到了同伴的呵斥。

“不要笑,這會招來厄運。”

而那個看上去只有十五歲的小姑娘則問道:「難道我一輩子都要哭嗎?」

面對鏡頭,她們說:「哭與笑是每個人生活中必備的兩樣東西,但背後隱藏什麼,每個人有不同理解。傷痛需要笑容來忘記,但儘管如此,這背後仍然是傷痛。」

在這裡,一名妓女要價僅僅只有200塔卡一次,15塊錢人民幣。

而一番討價還價,甚至能夠壓低到100塔卡成交。

即使只有這個價格,也會因為競爭激烈,而有無數女孩蜂擁而至,自己主動迎上去報價。

一天,她們要接十來個,甚至更多的客人。

這些客人,大多也是社會底層。

辛勤勞累了一天,工作完來妓女村發泄,是他們唯一的娛樂。

也有的人呢,甚至要中午去一次、晚上去一次。

一名理髮師說道:「如果沒有妓女村,全村的男人們就會去操母豬和山羊。」

在妓女村,地位最高的女人,就是「媽媽桑」。

她掌管著避孕套,妓女們每拉到一個客人,就來這裡領取一個避孕套,當然也抽一分成。

她由此,能夠還上房貸和車貸。

一名人販子,恰好把一名流浪少女拐帶過來,以8000塔卡,也就是600元的價格,賣給了媽媽桑。

從現在起,她就會被媽媽桑收養。

給她化妝打扮,給她買衣服,教會她們行業規則。

「你的嘴是用來讀經的,而不是用來服侍男人的。如果他們提出過分的要求,你就告訴他:‘我賣的是我的身體,而不是我的靈魂。’」

「你可以禮貌地告訴那些嫖客:‘你只是在有限的時間裡佔有了你的肉體,僅此而已。’過了這個時間,他就無權佔有你,你不是他的奴隸。」

對於妓女村的每一個女性而言,她們都是一樣的。

從孩童時期被賣到了這裡,一直過完一生,都是妓女。

如果年輕的時候不多接客人,等到人老珠黃,就會因為姿色衰退、無法給上房租而被肆意辱罵。

她們的生活的追求,只成為了希望有更多的客人。

讓她們解決生活的問題。

紀錄片的鏡頭給到了路邊的一個小女孩。

她不是妓女,暫且還不是。

但從這個村子裡出生的小姑娘,每個人都知道她的命運。

一個小姑娘說:

「我不知道為什麼,女人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如此艱難。」

「誰能告訴我,除此以外,我們的出路在哪裡?」

「為什麼我們要如此痛苦地活著?」

墨西哥.紅燈區

而墨西哥的女性,則要彪悍許多。

在這個被毒品和黑幫控制的國家,隨時隨地都可能被死亡的陰影籠罩,她們拒絕苦衷。

在破破爛爛的房子下面,站街的妓女穿著性感的短裙,站在她們自己寫著編號的房門前,招攬著來來往往的客人。

200比索,也就是100元,就可以做全套服務。

條件好一點的妓女,能夠要價到500比索,也就是240元。

男人一邊咒罵她們是婊子、蕩婦、賤人,一邊搖下車窗,踩下刹車,和她們商討著價格。

她們也已經丟棄了自己的羞恥心,甚至說服自己喜歡這樣的生活:

「我不是性冷淡的人,我喜歡男性的家夥,這東西很棒。」

「我服務他們,自己也能享受到,還能拿到錢。我喜歡這樣。」

在她接受採訪時,走過去了一個男人,她還轉過頭笑道:「甜心,快過來,來這裡。」

一個已經退休的妓女說,來這裡的人,很少有人在乎妓女的感受,大多都很粗暴。

而她也會直截了當地露出胸,勾引那些嫖客速戰速決:「來摸一摸它們吧。」

在巔峰時期,她每天都會接待40個客人。

她們不會以此為恥,客人也不會,這已經成為了這裡的規則。

有客人會帶著自己15歲的兒子來破處,妓女溫柔對待他,他的父親特別感謝她。

後來那個男孩還經常會帶著朋友過來,感謝那個的小姐:「她破了我的處,讓我成為真正的男人。」

她們面對鏡頭毫不在意地裸露自己的乳房、軀體,甚至私密部位。似乎百無禁忌。

在這個紀錄片中,墨西哥的這個姑娘,直接讓鏡頭記錄了她接客的全過程。

在道別的時候,這個男人問她。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

「我們是不會告訴別人名字的。」

「只告訴我。」

「只告訴你不行,好了寶貝,保重。」

她們唯一的準則,就是不要愛上客人。

曾經有一個客人對姑娘說:「我愛上了你,我願意為了你做一切一個男人可以做的事情。」

那個客人為她做了減肥手術,但她最後還是拒絕了他。

「對不起,我無法接受,我無法撒謊。」

」我不能做一個虛偽的人,我不想欺騙任何人,我不能假裝愛你。」

在採訪那個每天接客40人的退休妓女時,她靜靜地說了一段獨白。

晚上我們相互告別,誰知道,這一別會是多久,興許一別就是一輩子。

我們要記得,曾經我們是彼此的誰。

我們要記得,我們曾經相愛。

我們知道,我們只是模糊的熟人。

如果我們再次見到彼此,在夜晚昏黃的街燈下,你會加快你的腳步,我會轉向街的另一邊,然後裝作我並沒有看到你。

紀錄片選擇了佛教、伊斯蘭、基督教的三個國家的底層姑娘。

她們出賣肉體,甚至信奉撒旦,她們可能為此麻木、痛苦,又或者享受。

但沒有人可以對這些為了活下去,僅有一個選擇的姑娘們做出批判。

此謂……《妓女的榮耀》。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

Tag Of Message End